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五章周副局長靠攏來

第一千零五章周副局長靠攏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零五章周副局長靠攏來

「你們都不幫幫?」陳蕾瞅了兩個不良姐妹一眼哼道。

「怎麼幫,這是你要誠心感謝人家葉凡,人家沒叫你以身相許就算不錯了,就幾杯酒,有我們姐妹在,難道葉凡還能把你真箇給吃了不成,咯咯咯……」蔡紅藕臉色微紅著,尖笑不已。

「好好,紅藕,記住今天的話,以後有得你哭的。」陳蕾一咬牙,抓起酒杯喝了起來。

陳蕾因為在行署辦任主任,所以,接待方面是她的工作,所以,酒量也是不小的。一瓶紅酒下了肚,不過,臉已經紅得像一熟透的草莓果了。身子有些搖晃著坐在了沙上。

「葉凡,把你的肩膀借給陳蕾靠一靠?」蔡紅藕不由分說,把陳蕾給扶到了葉凡身邊,她身子一歪,真的靠向了葉凡。見蔡紅藕跑開了,葉凡只好伸手扶住了她。

「呵呵,陳蕾,你這臉色可是比新娘還好看。」葉凡笑道,示意溫寶玲幫忙,不過,溫寶玲裝著沒看見,葉凡只好半摟著陳蕾。

不久,周長風到了,有外人在場,蔡紅藕倒是趕緊把陳蕾給拉到了自己身邊。

「葉局長,你好。」周長風笑著先伸出了手。

「表弟,葉局長是個有誠信的人。打從在墨香魚陽林泉時我就認識他了,他很照顧著千洛公司。

到德平後,給了我們千洛公司二千多萬的工程。別以為葉局長收了咱們千洛公司什麼好處,一頂點好處都沒拿,他是個正直的領導。如今是你的領導了,以後你可得多多配合葉局長開展工作。不然,我可得跟你急了。」溫寶玲先話了,雖說還是微笑著說的,但說得很正經,不像開玩笑。

「我也沒想到長風同志就是溫總的表弟,坐。」葉凡親切地笑道,能找到一個同盟心情不錯。

「謝謝。葉局長大名用如雷貫耳來形容一點不為過,天牆公路,多大的工程啊那是我們連想都不敢想的大工程。聽說葉局長還得到過燕副總理親自接見,周某佩服不已。」周長風有點拘謹,瞅了表姐一眼,笑道:「表姐,我哪敢不聽你的話。不然,我這官帽了飛了可就沒地兒再去摘的。」

「燕副總理?」就連蔡紅藕都有些吃驚了起來,盯著葉凡好像要得到證實似的。

有些醉蒙蒙的陳蕾也清醒多了,一雙眼神在葉凡身上掃描著,不知在想些什麼。

「呵呵,當時燕雲副總理主要是想聽聽我對天牆公路的看法,所以跟交通部的一夥領導在一起。都是為了工作,談不上親自接見。」葉凡話講得輕描淡寫,雖說十分的謙虛。但這包廂內哪位同志是傻蛋。這個不是明擺著的。

「唉……真是羨慕,不要說副總理,就是副省長到現在我也沒握到過他們的手。老同學,你的確值得驕傲,你也是我們跨世紀英才班的驕傲,當之無愧的班長,我蔡紅藕很少服人,這次,是真服了。」蔡紅藕一點也沒吝嗇自己的誇獎。

「紅藕,自罰三杯,你這話可是有毛病?」葉凡陰森森笑道。

「不可能,我這話里有什麼毛病,講不出個道理來你可得被反罰六杯,哼哼」蔡紅藕一時有些得意了,以為抓住了葉凡的語病,緊咬著不放了。

「如果講出來呢?」葉凡干聲笑道。

「我蔡紅藕六杯。」蔡紅藕心思電轉,覺得絕對是贏定了。

「大家都是證人,好好,紅藕,想想那天在黨校附近的『八寶閣』你見到誰了。好像握過手吧,別耍賴就是了。」葉凡奸計得逞,早就倒好了六杯紅酒,盯著蔡紅藕。

「紅藕,到底是不是真的,是省里哪位高官跟你握手了?」陳蕾眼神迷濛著問道。溫寶玲和周長風當然也是支起了耳朵,有關省里高官的東西大家都有興趣。

「哼小葉子的齊叔,我喝」蔡紅藕覺得有些丟臉了了,賭氣似的拿起了酒杯。把葉凡都叫起太監『小葉子』了。

「齊叔,葉凡的齊叔是誰?」陳蕾如果是清醒的時候不會這般刨根問底,今天太高興了,再加上醉,所以,倒是彰顯出了女人的八卦來本性來。

「姓齊的,又是副省長,陳蕾,你真醉蒙了是不是,自己猜去。」蔡紅藕沒好氣哼道,咕嚕一聲整進去了一杯紅酒。

周長風心裡自然計較開了,姓齊,又是副省長,那除了齊振濤還有誰?難怪,聽說葉指揮部里很得寵,原來如此。

想不到葉凡還有這麼硬實的點了撐著,齊振濤現在可是省委副書記,南福省委穩坐第四把交椅的大佬……

其實,這個也是葉凡臨時頭起意故意如此的。就是要借蔡紅藕之口把自己背後影子稍微透露一點,好降服周長風。這個,不顯露一點出來如何能讓周長風服貼。

如果今晚上能拿下周長風這個建設局的副局長,那不等於明天在局裡自己先就有了一個同盟,也可以說是跟班。

「呵呵呵,蔡部長,我陪你飲三杯,葉局,這三杯算我敬你的,你飲一杯就是了。」周長風雖說年歲也不是特別的大,但處事相當的果斷,一下子就貼了上來。

「這個怎麼使得,這樣,我也干三杯,咱們同飲。能認識長風同志也很高興。」葉凡隨竿子就上了。

「葉局長,我表弟就交給你了。聽說你分管的征地拆遷組最近缺人?」溫寶玲是話中有話,說完後還斜瞄了表弟周長風一眼。

葉凡那有不明白她意思的,無非是想葉凡把周長風也拉進自己指揮的組裡,分到一杯羹。也不是說周長風硬要撈好處什麼的,主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