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新任專員到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新任專員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新任專員到

感謝『1uozi』兄弟打賞,兄弟,月票再給點力吧,訂閱千萬別落下了,狗子的催劑,呵呵。

……………………………………………………………………

「你叫我怎麼幫你,葉凡又不是我手下?」梅盼兒冷聲哼道。

「小姑,我知道葉凡還是會聽你一點話的,你就幫幫。」梅功亮又說道。

哼,葉凡跟我關係雖說已經到了相融的地步,但這小子傲氣得很,未必肯聽我的。梅盼兒心裡暗自尋思著,嘴裡卻是說道:「葉凡不是最後提醒了你一句嗎,你照做就是了。」

「你是說叫我去弄大喬小喬的事,這個有些奇怪,葉凡怎麼會叫我去勾那兩個妹子,這裡面不會有事吧?」梅功亮說道,其實在故意裝傻。

「別跟我打馬虎眼,葉凡有沒事你難道不清楚嗎?你想要頭上帽子,就得去照辦。

先去打聽一下,楓葉娛樂城的大喬小喬後台是誰。估計此人惹著葉凡了,如果是咱們梅家能對付的,你就去做。

只要葉凡消了氣,也許你還有轉機的。你提副師的事馬師長只是推薦,作用不是特別的大。

主動權還在顧天棋這個直管的軍長手,有他的推薦,相信軍區里有你小叔幫襯著也能順利遞上去。

而軍委那幫老傢伙應該會通過的。」梅盼兒支招道,還是不願意看到自家侄兒前程被毀了。

「好吧,那小姑,您能不能到德平來一趟,我想再請葉局長吃個飯。」梅功亮放低了身姿,近乎哀求了。

「我看看有沒時間,如果有看看明後天能不能來一趟。不過,如果見到葉凡,你態度一定要誠懇,姿態要放低,別整天厲害哄哄。

你一個大校,別以為葉局長一個小處長你就不放在眼,其實不然,你在他眼,根本就算什麼。

別的不說,就是鐵占雄雖說隱退公安部,但他以前在軍界積累的人脈、顯示的虎威就不是你能抗衡的。

到時真惹得鐵占雄火大了,你想想,老爺子會不會出馬為你擺平,好好想想。」梅盼兒說道。

放下電話後心裡暗罵道,這個小冤家,真喜歡跟我梅家人作對,本姑娘保護了二十幾年的處女身都給你搞了,還這麼不講究,沖著我脾氣。不過,葉凡有給我打招呼,說明他心還是有我的……

梅盼兒心裡喃喃著,臉蛋已經紅透了,身子一股子燥熱涌了上來,暗道,這小冤家,那方面能力還真是強,那個東西也特別的,如果到德平,又得被他強霸了,這個混蛋……

「軍長,葉凡不就一個小局長,真的需要我如此低頭嗎?」馬師長有些不服氣。

「小局長,哼」顧天棋對著自己的愛將哼了一聲,然後說道,「趙括將知道不?」

「當然知道,去年是咱們的領導。」馬師長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顧天棋會突然提到趙家的趙括來。

「知道就好,知道不知道,趙將軍見了葉凡,那是相當親熱。好了,言盡於此,你自己好好想想。」顧天棋聲音柔和了許多。

趙括可是將,現在的燕軍大軍區第一副司令員,怎麼會,葉凡到底是何方神聖,一個小局長能引動軍界這麼多大人物看他臉色,這到底怎麼回事……馬師長一直在喃喃著,抓著自己的頭,難想出個所以然來。

「老鐵,馬天那傢伙有點事得罪了葉凡,你能不能給說說,呵呵。」顧天棋很是寵愛馬天師長,所以,乾脆電話打給了鐵占雄,他知道鐵占雄跟葉凡關係太鐵了。

「為什麼,先把事說叨一下。」鐵占雄那臉一板,哼道,誰如犯著葉凡,那就相當於犯了鐵占雄逆鱗。

「是這樣的,那天野戰二師的夏天民在……」顧天棋述說了一遍下來。

「活該,我說老顧,你這事叫我怎麼去跟葉凡說,那不是打我的臉。梅功亮設計,馬師長計還給人家數票子,我說馬天那腦袋沒犯渾吧。

既然那天在路上葉凡說了車子是我鐵占雄的,有軍事機密了,你夏民還要咬住不放。

了梅功亮設的陷井也正常,這事,不是我老鐵不給你顧軍長面子,我是絕不會說的,想陪禮道歉,叫馬天自個兒去。」鐵占雄一點面子不賣顧天棋。

引得顧天棋也火了,仗著自己是目前執政的鎮系人馬,旋即也冷哼道:「老鐵,別怪兄弟我不客氣了。當時夏天民他們在追捕敵特份子,要搜查葉凡的車子也正常。」

「正常就好,你就去查吧,哼」鐵占雄一聲冷哼,掛了電話,乾脆不理顧天棋了。

鐵占雄,你丫的到公安部就翹皮了,不認得咱顧天棋了,什麼東西。顧天棋氣得差點甩了電話,想了想,乾脆電話打給了顧全將。顧全是顧家的掌舵人,也是特勤a組的副組長。

而且,還是顧天棋的親伯父,顧天棋想,你葉凡不就第八組一個副帥,伯父顧全還是a組的副組長,能量大多了。

其實說起來,顧天棋並不是純粹的『海派』鎮系人馬,而顧家自成一體,只是有跟附的意思,但又不是全部跟附,只是鎮系目前主政,面子大,實力強,顧家勢弱,也只能跟著分到一小杯羹。

而顧全一系又跟京城顧天龍那一系的京派不一樣。這個關係相當複雜,扯不清解還亂。

「大伯,駐德平野戰二師的馬天師長惹著葉凡了……」顧天棋把葉凡的事說了一遍。

電話那頭的顧全將聽了後半天沒吭聲,良久才哼道:「天棋娃子,你是不是不服氣?」顧全從來在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