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私有財產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私有財產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唉一一一葉凡心裡也有此酸,輕輕的幫她擦著淚水。安慰道:「人走了就走了,不必一直陷入其,自個兒難受,讓走的人心裡也不安。你說」想我怎麼幫他?」

「這次的事關鍵還在藍月灣的顧天棋軍長手」他的推薦至關重要,你能不能說通他?」,梅盼兒說道。

「顧天棋,我跟他沒多少交情,人家堂堂的矢軍長,我一個小局長能幫他什麼?」,葉凡打著哈哈想矇混過去。

不過」梅盼兒顯然是有備而來,深知其根底子」那臉一板」哼道:「我知道你還在逃避。我知道你還在生氣,我知道我在你眼就跟一塊破抹布差不多。

男人想用時就是寶,用過後就是草。功亮的事我找過我哥了,不過,他說目前無瑕顧及。

得等幾年再說了,功亮等不起,再等過了巫歲還有多少盼頭?還有,你雖說跟顧天棋沒多少交情,但鐵占雄跟顧天棋卻是鐵哥們,雖說他現離開了軍界,但以前的交情拿下一個副師長職位,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

「你不是草,你是我的梅姐。」葉凡那臉一板」一把摟緊了梅盼兒,看起來一臉正經。

「不過,我最近也遇上了難事。」

葉凡故意又拿事說事了,既然自己今天非得幫梅盼尼了,那也得拿點東西回來才行。不能說葉凡這人不像人或者是個小人,而葉凡只是想借梅家的「勢「罷了。

「什麼難事?只要你答應幫功亮,能擺平的盼兒給你擺平。」梅盼兒眼皮都沒眨一下,看來為了報答梅功亮父母的恩德,此女也是豁出去了。

「最近我在負責大禹村的拆遷建設……」葉凡把挪動天牆公路的事有選擇性地說了一些。

「韋建明是誰我不清楚,不過,秦副省長此人我倒是有點小主意拿下他。」,梅盼兒說道。

「好!只要你能拿下秦淮北,功亮的事我包了。」葉凡心裡一喜,王八之氣彰顯,在心愛的女人面前顯擺一下」猶如雄性爭異性時的決鬥一般,也能引起雌性的貼服。

美女愛英雄嘛!

「好,我想辦法。」梅盼兒慎重地點了點頭。

葉凡手一划,拉,梅盼兒終於被解除了全身武裝」如羊脂白玉般光滑的全裸露在了某牲口眼前,玉體橫陳在沙上,山峰勾谷歷歷在目,還有那誘人的茵草叢,更是令男性牲口噴血的地方。

梅盼兒輕輕一分腳,更是撩人心血。

「盼兒,我來了。」葉凡輕輕說道,分開了雙腿。

「嗯!輕點」我才第二次。」梅盼兒閉上雙目,嘴裡輕聲喃喃著。

小葉凡輕擦幾下,輕輕而緩慢地推進在了ua道之」在梅盼兒有些微皺眉頭下」不久,終於頂在了ua徑深處。

屋裡,頓時響起了低微的嗯嚀聲,不久」聲音漸大……,狂風爆雨的猛烈搖擺之,沙在巨烈的顫慄著,出痛苦的吱嘎呻吟聲來……

第二次陰陽隔合」終於讓梅盼兒苦盡甘來,嘗到了作為一個男人帶給一個女人的食槌滋味」那味道,說不清道不明……

汗淋淋的倆個人著靠在了一起。

「盼兒,你到底用什麼辦法擺平秦副省長。他可是副省長」而且,還是除常委外的第一副省長。」葉凡這犢子有些私心,梅盼兒也感覺到了」白了某人一眼,哼道:,「怎麼,難道怕我用身體去換?我梅盼兒會做那種事」還能等到你來摘我處子之身」哼!」,「不是,我是有些好奇,嘿嘿,純屬好奇罷了。一個副省長」在我眼裡卻只能是昂望。」葉凡干聲笑道。

「算啦,告訴你吧。免得你整天疑神疑鬼的把我梅盼兒真當成ua瓶了。」梅盼兒沒好氣一腳踢在了葉凡大腿上,又伸手狠狠地在其人大腿上扭了一氣,扭得某人一臉痛楚時才咯咯笑著鬆了手,說道,「其實也不是很難,秦淮北作為老牌的副省長。

而我們江南傳媒肯定要知道這種人,所以,他的底細我倒是知道得很清楚。

像韋建明之流還沒有份量能讓我們江南傳媒重視的。」,說完後還故意瞅了葉凡一眼,這廝乾笑道:「那是,我這個小正處估計是更難入你們法眼了。」

「知道就好,別以為你就能蓋住天了。」梅盼兒絲毫不給某男面子,譏諷了幾句,說道,「秦淮北有個寶貝女兒,叫秦蕾鈴。其實是他已死的前妻生的,秦淮北後來又娶了一個。

不過,對這個前妻生的女兒,他相當的疼愛。不過,他這個女兒跟後娘很不合拍,秦淮北也很頭大。

手心手背都是肉,夾在間相當的難受。

只是,秦蕾鈴畢業後居然不聽他父親的安排,不去正兒八經的好單位上班」卻是跑到了江南傳x來。

一心想當今歌手。雖說秦蕾鈴的聲音還可以,不過,我們江南傳媒也是影視界的大公司,旗下的女歌手也有好幾個。

秦蕾鈴作為一個新人,很難有嶄露頭角的機會。目前只是在幹些配音打雜的跑龍套活,還輪不到她唱上一支歌的。

為這事,秦淮北也很無奈」還找過我,不過,當時考慮到各種情況,我沒打算幫她。」

「原來如此,那真是撞大運了,想不到撞來撞去的倒撞到你門下了,哈哈哈……」,葉凡得意地笑了。

「你就樂吧,「哼!」,梅盼兒氣不過,「功亮的事你得抓緊點,別給黃了」時間不等人。」

「幫他行,叫他給老子磕三個頭,以前的事就揭過了。」葉凡突然眉毛一挑,又來氣了。

「三個頭」你這也太過份了。難道你不想拿下秦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