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拿下曹正德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拿下曹正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慢著,省軍區鎮司令命令,立即放了葉凡。」鎮濤聲說完後指著幾個軍官說道:,「鎮司令有令,立即請曹正德同志回省軍區彙報情況。」

幾個軍區再沒一絲猶豫,撲了上去,挾持著曹正德往外走去。

「葉凡小兒,我曹正德跟你沒完。嗯要那塊地盤,除非我曹正德死了,死了,哈哈哈…………」曹正德被幾個軍官硬拖拉著,一邊掙扎著往後退著一邊大喊道。

「是嗎!曹正德,那我葉凡今天當作這麼多同志的面慎重承諾,你曹正德,估計也差不多了,我葉凡說話唯天可表。

哼,曹正德,走著瞧!」葉凡冷哼幾聲,跟賀海緯在馬師長帶來的人保護下出了德平軍分區。

回到德平,葉凡立即被庄世誠和盧塵天招去了。

問明情況後再位巨頭也是一陣子沉默。

良久才說道:「看來,曹正德是故意刁難了,這個人做事如此下作,好歹也是咱們地委常委,怎麼能如此的吃裡爬外,橫加阻隔。這事看來得向省委反應了,希望郭〖書〗記能向軍委反應一下曹正德同志問題。該同志思想有嚴重的si利xing。」庄世誠說完後,盧塵天也點了點頭。

「不急庄〖書〗記,這事我自己擺平,沒必要驚動郭〖書〗記,還鬧到軍委,不大好。」葉凡口氣堅決。

「你有辦法?」盧塵天問道。

「我先試試,給我幾天時間,不行的話勇向郭〖。

「那就這麼辦吧。」庄世誠點頭了。這事,如果不用鬧到省里當然更好,畢竟鬧大了對雙方的影響都不好。

葉凡一回到辦公室,那臉已呈鐵青sè,想了想,一拳擂在桌上,出啪啪聲音後,拿起了電話,說道:「趙〖主〗席您好,我是葉凡。」

「噢,是你啊!怎麼想起給我來電話了,呵呵,我可是好久沒見到你這個大忙人了。聽說前次為了天牆公路的事你到京城了,也不到家裡來逛逛,是不是我趙家的大門不值得你這高人來踩上一遭?」趙寶剛話語略顯譏諷,又似在調侃。

葉凡曉得」趙寶剛心裡有氣。因為,前次趙寶剛向自己示好了,而自己不去拜訪他」明擺著沒有響應嘛!

「不是的趙〖主〗席,最近的確很忙。這次想求你一件事,以前您老人家不是說軍委給我一個承諾,我現在就是來要承諾的。」葉凡硬著頭皮說道。

「說吧,什麼承諾!」趙寶剛哼道。

「三天內拿下南福省軍區德平軍分區的曹正德,我要他永世不得翻身。」葉凡狠狠地說道。

「嗯!」趙寶剛沒多餘的話,應了一聲掛了電話。

「曹正德,你真的要一意孤行」一條道走到底嗎?」鎮湯成一把掌拍在了茶几上,喊道。

「這事沒得商量,不搞死葉凡,我曹正德還混個球。鎮司令,這是我跟葉凡的恩怨」希望你要不插手。」曹正德很硬毛,哼道。

「好好,好個曹正德,好,這事我不管了,你愛咋辦就咋辦。我鎮湯成千勸萬勸都沒用了」由著你吧。不過,曹正德,別把德平軍分區扯進去就走了」到時鬧得不可開交時別來找我出面調停。到時你也別怪我鎮湯成翻臉不認人,見死不救什麼了。」鎮湯成板著個臉哼道。

「不會!這事我自己會處理好!」曹正德說完後大跨步走出了鎮湯成辦公室。

「天下」葉凡小兒太欺負人了,簡單沒把咱們曹家放在眼。」曹正德一個電話,掛給了藍京軍區王牌一師的師長曹天下。

「一個小局長,能有多大能耐,難道你正德兄還擺不平嗎?」曹天下口氣淡然,根本就沒把這事放心上。

「鎮湯成在幫襯著他。」曹正德憤然哼道。

「鎮湯成,這事倒是有些奇怪了。」曹天下心裡閃過一絲訝然,「難道那小子還有點來頭?」

「來個頭屁,父母祖宗八代也找不出一個縣令出來。聽說他跟以前獵豹兵團的團長鐵占雄關係不錯,估計鎮湯成是看在鐵占雄面子上的。」曹正德說道。

「噢,原來如此,鐵占雄,倒是大名鼎鼎的。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此人現在不是去公安部任排名最尾巴的副部長了,離開軍界後如無水的魚,他還能嘎嘣什麼?」曹天下淡然,說道。

「估計是老交情吧。」曹正德也一臉輕鬆,說道。

「放心正德,那塊地只要我們王牌一師不點頭,誰也拿不走的,卡也得卡死這小子。天牆公路要改道的話,那是不可能的了。等於再建了天車山公路,哈哈哈……」曹天下得意地笑了。

「嗯,我就是想跟你說一下,一定要咬住月芽坡,誰來轉讓都不要給。乾脆咱們立即派些人去整理一下,重啟該軍訓場,裝裝樣子,到時也能堵悠悠眾口。至於錢方面我想辦法,不用你們出一分錢。」曹正德又出了個餿點子。

「行,我立即安排幾個人下來,你們軍區配合一下,裝裝樣子。」曹天下笑道。這個,不用出錢白賺的事曹天下當然樂意了。而且,訓練場搞好了對自己也是一份子小功績。

「還有件事正德,聽說那頭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曹天下相當鄙視。

「天……,天下,哪頭癩蛤蟆?」曹正德沒搞懂曹天下的意思。

「除了葉凡那小子還有誰?哼!」曹天下突然哼聲道,「居然打起我外甥女貞瑤的主意來,他也不想想,就憑他家那家世,也能配我們曹家的貞瑤。」

「您是說宋省長的女兒貞瑤小姐?」曹正德聽了,心裡一喜,暗道,如果這小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