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優越感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優越感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我叫齊天,他叫盧偉,我叫他三哥,葉凡是我們大哥。」齊天當然很溜,張嘴一張就來了。

「呵呵呵,那我就倚老賣老占點便宜了,葉老弟叫我一聲粟哥。」粟一宵微笑著不再說下去了,實則有賣弄的嫌疑。意思是也想聽盧偉跟齊天叫他一聲,粟哥,。

哪知,齊天那臉突然一板,哼道:「粟〖書〗記,這個不一樣?」

「不一樣,這個……」粟一宵那臉色微微有些難看了。

「當然不一樣,我們稱呼葉凡大哥,那是打心眼裡叫的,不是親兄弟勝似親兄弟。

用句江湖俗語吧,即便是葉哥現在叫我拔刀子捅你一刀,我二話不說,立馬就會出手的。

呵呵,粟〖書〗記千萬別生氣,我只是打個比方。比方罷了。」盧偉相當的不客氣,這個比方打得粟一宵那嘴角都不由得抽搐了幾下。

「我也一樣。」一旁的方圓突然也是冷冷地湊上了一句。

「葉兄弟雖說叫我賀哥,不過,在大事上我聽葉兄弟的,誰如果犯著葉兄弟,我賀海緯兩肋插刀那是沒商量的,呵呵呵……」賀海緯斜瞥了粟一宵一眼,幾波打擊下來,粟一宵除了震驚之處就剩下羨慕份著了。

不過,這廝很相當滑頭,轉眼笑道:「想不到葉老弟還有這麼鐵竿的幾位兄弟,可喜可賀了,呵呵呵,我敬幾位兄弟一杯。」

「這話我們愛聽,同干!」葉凡突然笑道。

「不過,這位齊兄弟跟盧兄弟不知在何處高就啊?」粟一宵的優越感又冒了出來,覺得齊天跟盧偉最多二十五六歲,要論級別職位,絕對不會比自己高的。

也許這幾個都是葉凡曾經的下屬,而且,很有可能現在只是一個小科長或副科長。

剛才論兄弟情粟一宵覺得難堪,這下子又想從工作官職方面找回點面子來了。說實話,老粟心裡就是有些不服」你葉凡憑什麼這麼有人緣。

就在這時候,門外傳來腳步聲。

父親葉辰西聲音從外邊傳來道:「凡仔,劉〖書〗記到了。」

葉辰西口的劉〖書〗記自然指的就是古川縣去年新上任的縣委〖書〗記劉一偉了。此人相當的精明,一米七多個頭,力來歲。也不知打哪兒曉得了葉凡的能量,而且,知道了盧偉跟齊天的關係,所以,一到古川不久,立即提拔葉辰西為縣勞動局局長,自然走向葉凡示好了。

來過葉家幾次後,跟葉家的關係也還不錯。

葉凡也曉得」人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關鍵人家是來看自己身後能人的。

「劉〖書〗記,你好啊」呵呵,剛好,一起喝幾杯怎麼樣?」葉凡幾步到了門口迎了出去。既然劉一偉提拔了父親,人家也是好意。

而且,葉凡隱約的感覺到此人的身世好像有點不凡,估計茸後靠山也極硬實,因為,劉一偉是由省里直接下到古川任縣委〖書〗記的。

省里關係肯定活絡」一下來就能撈個縣委〖書〗記,能量肯定是有了。這種人接交來並沒什麼壞處。再說,自家就在古川,跟當地父母官搞好了關係也不錯。

葉凡吃飯的大圓桌就擺放在大廳〖〗央,很大的一張桌子」一米八真度。

這張桌子一般時都收起來沒用,有客人時才會擺上,還是景陽林場的鄭場長特地叫人給送來的,平時家裡人吃飯都是在廚房裡面那張小桌子吃飯的。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劉一偉假意猶豫了一下,走了進去。當一掃見齊天跟盧偉後,立即緊走幾步上前」笑著說道:「想不到齊少和盧少都在,葉局長家今天真是賓朋滿門啊,呵呵呵……」

齊少盧少」粟一宵心裡嘀咕了一句有些苦,劉一偉的身份剛才已知」是古川縣縣委〖書〗記,跟自己同等份量的存在。

這種人還得叫葉凡的兩個兄弟盧少齊少,那這齊天跟盧偉來頭責定不小。

估計是省里的名流家族少爺公子之流了。劉一偉那笑容隱含著一絲附著味兒,那豈不是說這盧少齊少家裡的來頭絕對比劉一偉大了。

「呵呵」盧偉跟齊天淡淡的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實則,這哥倆也猜到了劉一偉的一些心思。

「齊少、盧少,齊〖書〗記跟盧部長身體可好,呵呵……」劉一偉熱情地沒話找話問候著。

他這話一出口,粟一宵心裡更是嘀咕開了,就是賀海緯和方圓也沒鬧明白盧偉的家世,所以,也有些好奇地盯著葉凡三人。

「身體棒著呢,想必盧姨的身體也差不多。」齊天搶先回話了。

「呵呵,齊〖書〗記還是我的直接領導,那身體,沒得說了,肯定在家也天天鍛練著了是不是齊少?」賀海偉直接就猜到了齊天的身份,因為,有時也會聽到葉凡嘮叨幾句,至於盧偉,他還是不清楚。

「你的直接領導,這個,賀〖書〗記,這話從何說起。我記得賀〖書〗記現任省紀委副〖書〗記,你的領導應該是鐵〖書〗記或德平的庄〖書〗記才對啊!」粟一宵還是沒想到齊振濤頭上去,不過,這廝很老道,故意裝著一臉訝然樣子,當然是想探底子了。

「粟哥,賀哥不是在天牆公路指揮部征地組任常務劃組長嗎?齊〖書〗記是總指揮,當然是他的直接領導了,呵呵……」葉凡笑著解釋道。

「哎呀,想不到齊少的家裡就是齊〖書〗記,失禮了,我敬齊少一杯。」粟一宵心裡那股子優越感覺一下子消得無影無蹤了。

想想,自己只是喬志和的外甥沒錯,但是,這個,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