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財政部長玩的把戲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財政部長玩的把戲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曹家老爺子隱退後,僅有三兒子曹天下是南京軍區王牌師的師長,少將軍銜。而大兒子曹國慶和二兒子曹庚放都在政府官場。

在軍隊一塊,曹家直系親戚倒真剩不多掌權的了。所以,曹軍義這個師長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曹軍義雖說不是最親的直系,但其祖爺一輩也是跟曹夢德是兄弟的。說起來曹軍義也是跟曹國慶是一代人,跟曹國慶的關係應該是堂兄弟關係。

「這個,曹部長,我,「我也是有難處」有些事,獵豹這支部隊你也曉得一些,有些是軍事機密」不好外泄。」馬尚志那臉一紅,心裡憤怒極了。

本來曹夢德有答應他在臨退休前助老馬一把,再加上顧家的顧天龍也有這個意思,這兩尊神都是跟特勤a組頭兒鎮東海上將同級別的大佬,有他們聯合助推,也許老馬就能坐上夢的獵豹師長位置的。獵豹師長雖說還不能是特勤核心第八組大帥,但至少也扶正了。至於那個大帥位置,並不是曹夢德和顧天龍兩人能沾上一點邊的。

因為,核心第八組正帥是得由政治眉九常委會討論通過才能敲定下來的」關鍵還是在鎮東海手頭上。

他推薦人手上去,鎮山河〖主〗席那一關估計就能過了。鎮山河〖主〗席那一關一過,上政治局九常委會至少就有八成把握了。不過,馬尚志的野心當然在不斷膨脹的」他的終極目標應該是核心第八組正帥,也就是鐵占雄以前那個位置。獵豹師團師長只是馬尚志一個過渡階段罷了。

最近,馬尚志也托特勤的一些跟他關係相當好的領導去試探過鎮東海這位總頭兒。

不過,鎮東海的嘴閉得很緊,根本就不露半點口風。馬尚志也感覺有些無奈,自然把這筆賬又算在了葉凡頭上。

「那你說說,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有利於軍義?」曹國慶還算客氣,不過」語氣已經重了不少。

「齊天這個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如果能施壓於齊振濤,也許有用。」馬尚志出了個餿主意。

不過,曹國慶連想都沒想直接否決了,說道:「齊振濤那一塊走不通,你難道沒聽說過,齊振濤跟鳳天遙走得很近,他那省委副〖書〗記職位還是鳳家提出來的。」

講起這事曹國慶就有點來氣了,本來那省委副〖書〗記位置應該是他的妹夫宋初傑的。

組部都已經有初步定論了,想不到半路殺出一匹黑馬,就是齊振濤了」一打聽」才知道是鳳家推薦的。而鳳家很會弄事,這杠子是插得恰到好處。曹家,自然被打得很痛。

「齊振濤那一關不行了,誰還能治住齊天。不過」有個人也許還有點辦法,就不知你們是否知道他了。」馬尚志又想起葉凡來了。

「是誰?你直說。」曹國慶緊追著問道。

「葉凡,現任德平地區建設局局長,聽說是墨香市古川縣人。此人跟齊天是拜把子兄弟,而且」此人跟鐵占雄又是拜把子兄弟。齊天相當聽他的話,有他出面」也許能談得攏。」馬尚志心裡暗暗高興,知道葉凡那性格」估計這事八威是談不攏的。

到時惹得曹家憤怒了,不是給葉凡又樹了一敵人。不久前燕成就被自己成功說動,估計早就計較上了葉凡。現在又給葉凡找一強勁對手」馬尚志心裡不樂都不行了。

到時曹家、燕家、顧家都憤怒了,想必即便是鎮東海和鎮山河也得考慮一下三家的影響力,值不值得提拔葉凡了。

「我知道了。」曹國慶放下了電話,又打給了妹子曹梅芳,問道:「梅芳,貞瑤那丫頭以前談的那個叫葉凡的朋友是不是古川縣的?」

因為宋貞瑤跟葉凡的事當時給顧家的顧俊飛一嚷嚷」曹國慶倒也記下了葉凡這個名字。不過」曹國慶拿不準此葉凡是不是就是彼葉凡,所以,才問了妹子。

「提他幹什麼」一個牛氓混蛋」不是他還有誰?」曹梅芳前次在水州的,飛雲閣,被葉凡氣得不輕」到現在還沒消氣,所以,自然是沒好氣哼道。

「你叫貞瑤聯繫一下葉凡」軍義現在齊天手,聽說齊天很聽葉凡的話。」曹國慶簡短地講出了要求。

「不行,大哥,你這不是把貞瑤往火坑裡推嗎?以前貞瑤不懂事,差點被那混蛋的ua言巧語給騙了。

一年多了,我好不容易化解了她心頭的一點陰影,如果再叫她去找葉凡,那個,太殘酷了,絕對不行。

而且,最近顧家的顧俊飛那孩子盯得緊」要是知道貞瑤去找葉凡,估計會影響到顧家跟咱們曹家的交往。」曹梅芳差點喊出聲來了。這女人相當聰明,知道大哥決定了的事很難改變「所以,乾脆搬出顧俊飛來當了擋箭牌。

「顧俊飛,那個沒事。天下這麼大,哪能盡人皆知。再說,我只是叫貞瑤去找找葉凡,並沒別的意思。

難道顧俊飛跟貞瑤談了朋友就不允許貞瑤跟其它男子孌往了?何況我可是聽說過,顧俊飛很意咱們家貞瑤,而貞瑤並不怎麼理會顧俊飛。

估計心裡頭還念想著葉凡吧。當然,葉凡是不可能的。只要貞瑤處理得當,想必也沒什麼麻煩事。

只要把軍義的事解決了,以後貞瑤也不用再去見葉凡了。」曹國慶話語里並沒多少感情在」完全好像在談一筆交易罷了。

曹梅芳聽得心裡是直涼」氣得連身子骨都有些在顫慄了。聽大哥的口氣」明擺著就是要貞瑤羊落虎口自個兒送上門去,說白了,就是叫貞瑤用身子去換得曹軍義的〖自〗由。

「不行!這事絕對不行!」曹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