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宋大小姐到德平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宋大小姐到德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一個地區的兩把頭都欣賞他,也許那小子好遠,我說:更大膽的離譜事,那天葉凡進了德平軍分區。

想拿回天車山月芽灣那個山坡地,因為天牆公路要從此地經過。當即就跟曹正德吵了起來。

最後」居然展到拳腳相加。曹正德還被葉凡給綁架進了辦公室。最後,惹出了南福省軍區司令員鎮湯成親自過問,才平息了此事。

不過,葉凡現在還兼著天牆公路指揮部的一個副指揮,聽說專管征地方拆遷一塊。

而月芽灣那個山坡剛好是我們藍京軍區以前廢棄的一個訓練場」呵呵」這小子想拿回去,就得問我答不答應了。」曹天下露出一臉的得意來「你是說跟他作筆交易,用月芽灣那塊廢棄的軍訓場去換軍義的平安?」曹國慶轉眼就明白了,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微笑。

「嗯,這其還要一個穿針引線的人。」曹天下淡淡笑道。

「那就非咱們家外孫女貞瑤莫屬了。」曹國慶露出了狐狸之笑來。

「不過,這事不能讓顧家那小子知道了」不然,也不曉得會鬧出什麼來。顧家是咱們家盟友。」曹天下又露出一臉的凝重來。

「呵呵,年青人的事,咱們不管。只要貞瑤能說動葉凡勸動齊天,其它的,以後再說了。至於說齊天,要拿捏他以後有的是機會。咱們曹家的人不能被白欺負了」這筆賬先記下了。」曹國慶臉上突然露出一絲嚴厲神色來。

「肯定的,哼!」曹天下一拳擂在茶几上,曹國慶皺了皺眉頭。

「我再打個電話勸勸梅芳。」曹國慶收斂了笑容,冷聲哼道。完全就是一幅毫無表情樣子。

「唉……」,曹天下嘆了口氣,有些不忍。必竟」利用貞瑤有些丟臉,曹天下是個軍人,熱血軍人,自然有自己的自尊的。

「大哥」我看不如打電話給宋老爺子算啦。」

「宋老爺子。」曹國慶微微一愕,旋即點了點頭應道,「嗯,我怎麼把他給忘了」找宋老爺子更有用的。」

五月份一天的下午四點多」快下班了,葉凡正忙著大禹村月女湖的整治。

嗑嗑……

「進來!」聽到敲門聲,葉凡一邊翻著件頭都沒抬應道。

門吱嘎一聲推開後又關上了,不過,葉凡感覺有些奇怪,來人沒動靜,有些訝然抬頭。

「你怎麼來啦?」葉凡有些意外」問道。

「不歡迎我馬上就走。」宋貞瑤一身淡綠衫連衣裙,加上清麗的臉頰」顯得清純更是可人。好像正受了什麼委屈似的」正撅著嘴兒。

「怎麼啦貞瑤,誰欺負你了」給哥哥我說說,定不饒他。」葉凡放下手件」快步上前,伸手就要拉貞瑤的手。

不過,宋貞瑤臉一擺甩手躲過了,見葉凡有些愕然望著自己,宋婁瑤哼道:「你現在威風了,堂堂的大局長,到水州也不來個電話。還要我送上門來。」

「送上門來……」,葉凡似笑非笑望著宋貞瑤喃喃了一句,此刻」她才覺得剛才的話好像有點語病,重重地擂了葉凡一下,臉騰地就紅了。

不過,葉凡是高手,隨勢也就一拉,宋貞瑤不防之下一下子就栽進了某男懷裡,掙扎了幾下見沒辦法脫身也就放任某男方便了。

葉凡那是毫不客氣」手一摟就把貞瑤給抱了起來,直往裡間那個休息室而去。

「你……想幹什麼,這裡是辦公室」有人!」宋貞瑤慌得臉都有些白了」拚命掙扎不想進休息室」因為」透過門縫,她看見了那鋪大床,臉蛋當然更是紅透了。

「怕啥,這裡是老子的地盤」我的地盤當然由我作主了。」葉凡根本就不顧,乾笑一聲,一把將她給放在了床上,兩人滾成了一團。一個熱吻,宋貞瑤忘記了一切煩惱,儘力的配合著某人的索取。

摸著夢的兩座山峰,柔軟帶有硬實的彈性,某男舒坦極了」手往下一滑往下探去」剛觸及肚臍眼處被貞瑤給抓住了。嗯道:「不行,這裡是辦公室!」

「那好,咱們去康橋別院」走嘞!」某男相當霸道,說走就走」關上門開車直往康橋別院而去。

葉凡已經是幾次到康橋別院了,也算是熟門熟路,直截點了一號洞府。這廝也不怕ua錢,反正金針一動就有財源滾滾而來。

「過得好嗎貞瑤?」葉凡給貞瑤沏上了茶,問道。

「還行!」宋貞瑤臉上淡淡的憂鬱雖說掩飾得好,但還是被葉凡給現了。

「有什麼話打開天窗說,別藏著掖著,會難受的。」牛凡伸手牽著了宋貞瑤。

「我先洗個澡,很難受。」宋貞瑤搖了搖頭,說道。

「那敢情好,咱們正好一起來個鴛鴦浴了,呵呵」,」葉凡干聲笑道。

「想得美!」宋貞瑤不理某男,自個兒進了浴室,不久,傳來嘩嘩水聲,接當的誘人。某男在室外轉著圈子」進行著激烈的思想鬥爭,是破門而入還是幹流口水等待……

最終還是沒有行動,某男接著也洗好了。

「真香啊貞瑤!」葉凡這次不肯住手了」一把就把宋貞瑤給摟進了懷裡,輕輕的拂著懷裡人兒,嗅著那股子處子之香,特別的滿足。

宋貞瑤穿著寬鬆而薄的睡衣,裡面什麼隱約可見。任某狼的咸豬蹄子在自己胸脯前騷擾著也不作聲。

當然,某狼也知趣,決不騷擾下半身,還是緊記不撈過界。

「葉哥,你說說,我的命是不是很苦。

」宋貞瑤輕輕的有些哽咽了。

「你的命苦,這個從何說起。你出身名門,父親貴為咱們南福省常務副省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