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專治太子女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專治太子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專治太子女

「你也坐吧」朱小紅好像在裝傻,居然指著對面平時葉凡跟下屬談心的一把轉椅子說道。地位全吊了個頭,好像這辦公室是她的,葉凡才是客人。

「對不起朱總,還請你坐過來。」葉凡盡量忍著沒脾氣,敲了敲身下椅子說道。

「哼葉局長,作為征地拆遷組組長,月芽灣大橋已經停工快半年了,你們怎麼一點行動都沒有?

老這樣子拖下去,我們公司估計得被你們拖圬了,我們南華一建多次找過天牆公路指揮部。

說此事是由你葉副指揮負責的,他們全在推,我想,我們沒必要鬧得法庭上見吧?」朱小紅先聲奪人,轉移了話題。

此女那性感的屁股還是坐在葉凡的寶座上不肯挪窩子。而且,以月芽灣大橋為由頭強勢地壓制了過來。

葉凡見她沒挪座的架勢,根本就不理她,乾脆開了小門進內室那個暫時頭的休息室睡覺了,一個仰八叉很是不雅地躺床上假睡去了。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朱小紅氣得站了起來,當從那斜開的門縫裡瞧見葉凡的睡覺姿勢時那臉微微一紅。

因為葉凡可是胯下對著她的,雖說穿著完整,但這,那啥的,也太那個了,所以,即便是傲氣的朱小紅也沒見過這種陣仗,不敢推門進去。

這女人,在門外磨蹭了一陣子見葉凡還沒動靜,還是忍不住了,哼道:「葉局長,你這是什麼態度,我要向你的上級反應你這種不作為的官員行為?」

「葉局長是誰啊?我該叫你朱局長才對。」葉凡躺床上伸了個懶腰哼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朱小紅有些兇巴巴樣子。

「剛才坐局長寶座上的可不是我?」葉凡半開著眼,說道。

「你……」朱小紅被噎著了,那臉,更紅了一些。突然一跺腳,哼道:「咱們走著瞧,我朱小紅就不信這德平就沒說理的地兒了。」

「隨便」葉凡是極端厭惡這種屁本事沒有隻會抬出背後靠山壓人的女人。

而且,剛才跟宋貞瑤的好事被攪了,心裡頭正窩火著,那管你什麼省長親戚不親戚的。

再說,現在的葉凡見過的大場面多起來了,已經不是往常那個一聽說省級幹部就打囉嗦的小年青了。

噠噠噠……

清脆的高跟鞋聲音越去越遠,朱小紅氣匆匆走了。

葉凡乾脆打起電話來,才知道貞瑤已經回水州了,氣得這廝甩掉了一個茶杯,一個煙灰缸子才降了點火。

不過一個小時。

庄世誠來了電話,問道:「小葉,到底怎麼回來,你這是什麼工作態度?」

「庄書記,我工作態度很端正。」葉凡反嘴道。

「還端正,你還有臉說,人家南華一建在月芽灣都快被你們征地組拖死了,你還有臉說工作態度端正。何況,人家朱總放下臉來找你,你是黨的幹部,怎麼能表現得像個牛氓,當著人家女同志的面居然耍那些?」庄世誠口氣很重,顯然是生氣了。

實則是庄世誠有氣,最近月芽灣的事一直拖著,庄世誠認為葉凡還沒盡全力。

他認為葉凡完全可以去找鳳家的鳳傾娍出面的,這小子就是沒去找人,所以,庄世誠是想趁機敲打一下這小子,逼他出馬找人解決去。

「耍牛氓,誰亂嚼舌頭根子了,我可是正人君子。」葉凡略顯不滿,哼道。

「你還敢說,當作人家朱總的面往床上一躺,事不辦,這不是牛氓行為是什麼?」庄世誠小罵道。

「庄書記,如果朱總這樣子說那她的事我還真不去辦了。剛才,朱總跑我辦公室來,聽秘書小劉說差點拆了我辦公室。

一進辦公室就大馬金刀的坐在我位置上。談事行啊,我總得坐在自個兒寶座上是不是?

那位置是我的。庄書記你也知道,當官的最怕自己的位被別人坐去了,我葉凡當然也不例外,也相當忌晦的是不是?

當時,我請她坐另一邊,她當作沒聽見,我再次提點她坐這邊來,那女人,居然還氣勢逼人,一出口就以上法庭為由頭來壓人。

這是個什麼女人。既然這建設局局長寶座由她坐了,那我已經不是局長了,還管什麼破事兒,那事就由她自己去處理好了。」葉凡來氣兒了。

「是這個情況啊,你說的可是實話?」庄世誠口氣和緩了許多,想到朱小紅的身份,估計這女人真會幹那事兒的。

因為,在自己辦公室里,這女人還是一股子高人一等架勢,雖說不敢坐自己位置上,就連莊世誠心裡都有氣,只是老莊同志老謀深算,隱藏得很深罷了。

「我哪敢跟你講假話,要知道,以前省委郭書記見我時還客客氣氣的,就是京城的燕副總理要招見我態度也是相當的好。想不到了朱小紅那女人,不就一個建築公司總裁,也太欺負人了。全不把咱這個小局長放眼中,既然她不仁我還義什麼?」葉凡有些憤概,當然是裝出來的。

「小葉,有些氣受過就算啦,我看這事就算啦,你給朱總說幾句好話,去辦事吧?

當官,就得受氣,上受領導氣,下受百姓氣,你的下屬有時還會給你氣受。

其實,人活一世,都要受氣。你看國家主席輕鬆嗎?肯定不輕鬆,他們照樣子受氣。

國家治理不好老百姓會罵娘,工資不出來公務員們會罵娘,做人,都難……你要難得糊塗才行。」庄世誠知道朱小紅的背景,所以倒是實心的勸導著葉凡忍忍。

「庄書記,你是大書記,胸襟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