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七十章費省長的提點

第一千零七十章費省長的提點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零七十章費省長的提點

「嗯,這事就這麼著了吧。不過,三位同志回去後都冷靜地想想今天的所作所為,要時刻牢記自己是一名黨員,要時刻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位才對。

從葉凡身上,我看到了我們南福省的希望。年青一代正在成長成熟,我很欣慰。

葉凡同志,回去後好好把大禹村的工作干好,好好的用好那四千萬,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大禹村八萬老百姓就交待給你了。

如果不能幹好工作,我郭朴陽不答應的。還有,既然財政部都這麼有誠意了,我們南福省當然不能讓人家看笑話。

這樣吧,簽於德平的實際情況,省里再額外追加二千萬給大禹村舊城改造吧。」郭朴陽說到這裡,轉頭看了看剛到任不久的費滿天省長,問道,「費省長你看呢?」

這老匹夫,一出口就是二千萬,老子的錢袋子都快被你送人情送空了。不過,費滿天卻是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嗯,郭書記講得是,二千萬不多,乾脆三千萬算啦。楊廳長,這事就交待給你了,三天之內把錢全湊齊直接劃拔下去。」

費滿天說完後掃了葉凡一眼,笑道:「小夥子,有膽識,這筆錢就交待給你了,大禹村改造完後我會來看看,一定要管好用好錢。」

「郭書記,費省長,各位領導放心,一分一厘都會用在大禹村改建上的。

只是這筆錢數目相當的大,省里的三千萬,加上財政部的三千萬,還有楊廳長答應的一千萬,湊一塊,就七千萬了。

我怕我一個小局長主持不了這樣大一個局面。我覺得,還是由庄書記和盧專員來處理……」葉凡謙虛說道,實則是以進為退藉機從省里就把這筆錢的管理權握在自己手。不然,回到德平,指不定有多少人盯著這筆錢。

「呵呵,小葉同志太謙虛了。天牆公路幾個億都能弄下來,區區幾千萬還能難倒你。

聽說你在魚陽當鎮長時就被人稱為億元鎮長,不會是官越做越大膽子反而越來越小了。

年青人,還得有點衝勁的好。沉穩是官員必備的素質,但沒有了衝勁不利於開拓進取。

而且,你要相信郭書記和費省長的眼光,他們看準你了,難道你自己還不自信,剛才鬧事可沒見你怕過誰?」齊振濤適時湊上一句,頓時引來滿廳人鬨笑開了。

「好了,你們三個都回去吧,我們的會議還得繼續進行,看來又得拖時間了。」郭朴陽笑著,一堂輕鬆,班子團結。

楊學正和玉史介再不敢搗亂,一回去立即是東挪西湊,第二天就把七千萬給打到了德平財政局。

盧塵天本來還想橫插一杠子留下幾千萬用於德平整個地區建設,不過,盧明珠來了電話過後,知道這筆錢是郭書記親自交待的,省委那些大佬全盯得緊,盧塵天只得忍痛把七千萬分不留地全給了葉凡主持的大禹村建設委員會。

庄世誠暗暗好笑,沒錢,由得你盧專員自個兒去愁吧。而且,庄世誠更狠,第二天就下明確了葉凡的大禹村建設委員會書記主任職務。

也讓好多位盯著這筆錢的官員心疼得想跳樓。而大禹村開,也由一個垃圾村頓時轉變成了一個香餑餑。

有了七千萬啟動資金,大禹村在張道林大師陪同費省長親自剪綵過後立即進入了前期開之,招商引資同期進行。在看到希望之後,一下子就進駐了好幾個大客戶。

不過,剪綵完之後費省長專門招見了葉凡。

「費省長,您好。」葉凡打著招呼。

「嗯,坐吧。」費滿天掃了葉凡一眼,說道。

「月芽坡大橋開工了沒有?」費滿天這是在明知故問,葉凡一聽就明白了,估計就是在隱晦地提點自己關於南華一建的事了。

「開工了,工程進展很順利。」葉凡是不露聲色等著費滿天提點自己。

「嗯,月芽坡大橋是天牆公路重點工程,南華一建是省里的三優企業。對於工程質量方面,應該信得過的。」費滿天好像很關心月芽坡大橋似的。

葉凡知道這廝是醉翁之意不在橋,看的是大禹城建設。估計他多給的一千萬就是沖這裡來的,反正朱小紅是他侄女,國家的錢賺到私人腰包,而且,正大光明,何樂而不為。

「嗯南華一建是大型企業,就是在咱們南邊幾個省都小有名氣。而且,從前期工程來看,南華一建做得相當的不錯,質量方面絕對信得過。

對於這種質量過硬的企業,我們大禹村開委員會在分包工程時也會重點考慮的。

樓房質量關係著千家萬戶,馬虎不得。何況,南華一建的朱總也是個有能力的總載,我們已經建立了很好的合作關係。

我也希望這種信得過的合作關係能繼續下去。」葉凡也是一臉正經說著一些不痛不癢的話。但也隱晦地傳達了一個意思,會照顧南華一建的。

「嗯,對於質量信得過的過硬企業你們大禹村開委員會指導方向很正確,建築安全關係著千家萬戶,更是你們大禹村打響第一炮的關鍵。

找一個信譽好,質量過硬的企業來開大禹村,他們的創意也能提升大禹村整體品牌。

為什麼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標誌性建築,就體現在了這裡,我希望大禹村也有自己的標誌性建築。

也許,還能成為整個德平的標誌性建築,也有利於招商引資……」費滿天的思想較前衛,講的也頗有道理,雖說是隱晦地在為南華一建拉人情,但也著實讓人找不到一點把柄,葉凡暗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