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強服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強服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個,當然是葉凡臨時頭下了陰手,在暗使出了『落寶錢』,這銅錢倒是越使越順手了,收到了自如控制。

葉凡當然不會放過這機會,一個狠腿,那是著實的蹬在了杜峰身上,頓時,咔嚓一聲,樹枝斷了,不過,杜峰整個人活生生被葉凡踩得順著樹主幹直往地下掉去。

這一腳接近二千力勁,杜峰即便是老手了也受不了。不過,杜峰畢竟是從浦海市杜家出來的,那身手一點也不弱,而且,搏擊經驗豐富。

眼見著就要著地了,這廝那身體突然好像軟皮蛇一般似乎沒了骨頭,往後一纏,耍雜技似的,整個人好像一枚指環樣居然套在了大樹竿上。

葉凡的腳剛剛滑到下邊,杜峰往腳底下一掏,一把黑如墨漆的短匕從靴子里拔出狠狠地扎向了葉凡的大腿。

滋啦一下。

葉凡躲閃不及,感覺大腿住一陣子火辣辣,褲管頓時就被劃拉開了。

「有兩下子。」葉凡隨勢往樹上一蹬,立在地下冷哼道。這個時候也來不及檢查大腿傷勢了。

「你也不賴!」杜峰向上一蹭,坐在了樹枝上,摸了摸小腿,現一手都是血。

「剛才閣下用的是什麼暗器?」杜峰那臉色可是有些不好看了,要知道,他可也是用暗器的大家。

腰間纏著一匝的飛鏢,小指頭粗細,薄如紙片,這是杜峰的保命玩意兒,隨時穿在身上,而且還搞了個特殊的布套,像軍人腰間纏的子彈一般,這飛鏢,一般都用在最後的保命關頭。

「彼此彼此,剛才你不是也用過了。」葉凡淡淡笑道,不過,隨時警惕著,掃了周遭一眼,現陳嘯天正大顯神通,往往一拳一腿下去立馬就倒下一個人,或者是某人被他踢得飛到了幾米開外,出嘭嘭聲和那人的慘叫聲,其還夾雜著骨頭斷裂聲音。

而賀海緯好像打起興頭來了,因為他身材較高大,最近在葉凡督促下已經突破到三段的開源。

他知道自己的份量,專門撿一些弱手下狠手,葉凡望去時他一腿正好蹬在一黑衣人身上,頓時卟哧一聲,那黑衣人撞在大樹上滾在地下後再沒聲音了。

蓋莫野臉色相當的不好看,好像成了一邊倒的格局。這廝趁人不備,偷偷從靴子里掏出一把僅僅三指寬短巧手槍,往盧偉身上招呼了過去。

不過,鐺地一聲,手槍居然自動飛走了,還震得蓋莫野虎口淌血了,自然是葉凡的手筆了。

那邊陳嘯天也現了,生氣了,大吼一聲,掄起旁邊一截粗大樹棒,一棒砸下,蓋莫野躲閃不及,小腿著實的遭了一棒,頓時,那肯定差不多了。

杜峰也現了這種糟糕情況,神色變幻不定。

「杜峰,我知道你跟杜子月有矛盾。我可以出面幫你調停定下。」葉凡說道。

「晚啦!我們的矛盾不可調和。杜子月,那個混賬小子太狠了,杜家家產是我跟他父親共同打下的,憑什麼他要佔去六成。

而我杜峰只能拿到一成?說身手,我杜峰一點不比他差。那小子表面仗義,實則比誰都要陰狠。

居然聯合了幾個高手圍攻老子。這不,連浦海市公安局有些領導也給他買通了,污我是殺人犯什麼到處通輯我,我杜峰這輩子,還沒殺過人。」杜峰氣得喊了起來。

「所以,你盜取國家機密圖紙,為的是一來暗算杜子月,二來,你對國家心頭有恨是不是?」葉凡問道。

「恨,老子的恨多著了。這世道太不公了,我出了大力,得到的反而最少。我沒犯法,可是,國家幹了什麼,犯罪的不抓,反而抓我這沒犯罪的,浦海市公安局那幫條子,像陰魂一般,一直追得我走投無路,這是哪門子道理?」杜峰心裡充滿仇恨,用手重重地擂著大樹,以泄心頭的不滿。

「你完全可以通過正規渠道上法庭解決你跟杜子月之間的財產糾紛的。也沒必要走這種極端的不歸之路。憑你的身手,在哪地兒賺不來飯吃?」葉凡質問道。

「全是放屁,正規渠道有用的話我杜峰還用得著狼狽地到處躲藏嗎?

杜子月掌握了杜家的經濟命脈,他有大把的錢,他有幾十億,什麼樣的大律師請不來。

就分給我的一成的家產,也給他封鎖了。你叫我拿什麼去跟他搏一搏。

我的妻兒,現在估計都被他暗算了。此仇,絕不可能就此算啦。我杜峰,還算是個人嗎?」杜峰有些瘋狂了。

「你的妻兒現在都還好,國家保護著他們,這點你不用擔心。」葉凡哼道。

「不用騙我了,國家都被他買通了,說這話三歲小兒都騙不過。」杜峰譏諷著笑道。

「不信是不是?因為你盜取了94o圖紙,國家為了拿回圖紙。所以,先就得保護好你的家人。」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保護,這保護兩個字得加上引號吧?無非是押了我的家人當人質是不是?你說是不是?」杜峰吼道。

「你要這樣子說也不無不可,不過,現在你沒有路可選擇了。要家人妻子就得把圖紙拿出來,你自己,跟我回去。我倒是可以為你們調和一下。至於杜家的事,我也可以出面為你再爭取一成的家產回來。當然,是你應得的才行。」葉凡突然霸氣了起來。

「我憑什麼相信你,你才多大,官到幾品,能不能抓捕浦海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人家可是堂堂正廳級大員,呵呵。」杜峰突然笑了。

「就是他收了杜子月的錢是不是?」葉凡心裡一動,寒森森說道。

「絕對的,不然,憑什麼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