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王室糾葛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王室糾葛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生在拉洛帝家族,父親的話就跟你們古代的皇帝的話一樣的。其實,這個還難不倒我的,我有其它原因。」詩曼說著話人也放開了一些」裊裊走近葉凡,蹲下身子給他搓起背來。

「能告訴我嗎?」,葉凡來了好奇心,心說,也許,這個就是拉洛帝親王的王室秘密。

「你是我相公,我當然要告訴你。我的母親叫古蒂絲,出身於泰王國古老家族古蒂家族,外公是華夏人,叫湯宗基,外婆叫古蒂麗蕾。不過,因為是在泰王國,所以」我母親還得隨姓古蒂家族才行,而她還有個華夏名字叫湯梅枝。回華夏探親時都叫湯梅枝。」詩曼說道。

「那你在華夏還有相當多親戚了?」,葉凡問道。

「嗯,外公的湯家在華夏也是大戶人家」那邊有好多的表親,我數都數不過來。」詩曼臉上掛著幸福的微笑。

「你母親是親王的第幾位妻子?」葉凡問道。

「她是第二位妻子」不是正式的由國王冊封的那位。不過」我的大媽因為沒生過男孩子,而後面兩位妻子都有男孩子。

這個,按王室規矩是不行的。雖說我的父親那親王也是一個虛銜,不過」我父親的家族很看重這個稱號。

大夫人也知道這個規矩,自動提出了退封。王室已經批准,不過,按拉洛帝家族規矩,這冊封的正妻稱號並不是按順序的。

而是在我父親剩下的妻子裡面挑選一個強者。這個強者並不看我母親的長得漂亮或者是不是本事?

而是看其生出的子女哪個強就選其母冊封。拉蒙就是我的親弟弟,他今年8歲了,已經是三等拳手。

父親對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成為一代泰拳王。不過,這個太難了」整個泰王國的五等泰拳王也不會過5個。

六等其實不叫泰拳王,應該稱之為泰拳皇,那個,當然更難見到了。就是父親說是也沒見到過一個。」詩曼一臉凝重」說道。

「七等叫什麼?」葉凡來了興趣,暗道老子就是七段頂階,應該有個更拉風的名頭才對。

「七等叫泰拳帝,不過,父親說是從沒見過如此高手。」詩曼說道。

「估摸著叫你來也有你母親的主意吧?」,葉凡轉頭盯著詩曼,問道。

「嗯!」詩曼點了點頭,隱晦地掃了葉凡一眼」說道」「你也許會講我母親自私,其實,在大家族」她只想爭取到自己的利益。

三夫人出身於泰王國的福迪家族」叫福迪音音,兒子叫拉華利。他也是三等泰拳手。

不過,他有個好師傅,叫斯潘林,此人是五等泰拳王。本來經斯潘林說過後父親已經有意向王室申請冊封福迪音音了。

不過,我母親提出了異議,最後」我父親稍微放了一放,說是再等等看。」

麻煩了,這個,冷不丁的估計還得捲入這所謂的王室爭鬥。葉凡心裡一寒,頭大了。閉目養神起來了。

他可是不敢吭聲了」就怕等下詩曼提出點什麼,那自己將處於兩難境地。就是那個三夫人的福迪家族,估計也是個大家族。

不過,要來的終究要來硪詩曼幫他搓著背,突然抽噎了起來。

「哭什麼,這個。」葉凡知道該來的就要來了。

「我是為外公哭的。」詩曼抽噎著說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無非是想我助你弟弟一臂之力去爭取你母親該得封號是不是?不過,這個跟你外公有什麼關係?」葉凡皺了皺眉」問道。

「你不知道」我外公在古蒂家族生活得並不如意,我母親敬重外公。所以」一直也在爭取,想爭取到封號,回到古蒂家族,到那個時候母親的地位很高了,也可以為外公說上幾句話。

其實」外公是個很好的人」他疼我,他受不了古蒂家族的岐視,所以,一直呆在華夏不願意回來。

而我外婆,她心裡難受,可是家族有家族的規矩,她無力反抗」在古蒂家族」只認有實力的人,沒實力的話沒有說話的權力。

外婆一年跑幾次華夏,奔波勞累,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些,母親都看在眼裡痛在心頭。

到如今,他們都老了,都的了,外公心裡一直如魚刺梗心,感到屈辱。不過」他捨不得外婆,不然,他們早離了。」詩曼一臉眼淚」說著話。

「哼!古蒂家族是嗎?」葉凡冷哼一聲」「看不起咱華夏人,就得讓他們受點教訓才對。」這個時集,倒是激起了葉凡的怒火,這是一種民族之怒。

「詩曼,我們可以x交往,過段時間再說怎麼樣。」洗完後葉凡坐沙上說道,還是不願意沾上這個大麻煩。伸拳頭幫一幫詩曼倒是可以的。

「你看不起我。」詩曼頭仰了起來,盯著葉凡,「是不是我長得太丑」你不喜歡?」,「不是,你長得很美,只是我覺得時機還不成熟。」葉凡說道,感覺頭真大了。

「行,你可以不理我,明天早上我就離開拉洛帝家族了,以後」無家可歸了。我有劍橋畢業證書,我會養活我自己的。」詩曼生氣了,氣嘟嘟的。

「這個,你不必這樣子做。咱們不說,他們也不清楚是不是,呵呵。」葉凡笑道,「這個,咱們可以試著交往一段時間再說。」,「我母親很聰明的,她不會相信的。」詩曼搖了搖頭,臉突然紅了。

「什麼意思?」葉凡摸了摸了頭」暗道難道還像古代一樣來個檢查不成?

「母親明天早上會叫醫生來的。」詩曼說著這話,臉上像喝醉了酒一般,紅艷欲滴血染,輕輕躺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