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上肉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上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上肉

「呵呵,滅了亞鏈不是什麼都有了嗎?至於說亞鏈,問問那人。」葉凡說道。

一問才知,亞鏈還真是來過寨子多次了,看來,假扮亞鏈混進去此法肯定行不通了。

不過,葉凡決定還是走假扮這條路好進寨子,至於說亞鏈,葉凡自有辦法,即便是到時穿幫,也許早拿下族長了。

「張雄,總部一直想拿到妖毒,那毒拿來有什麼用?」在張雄帶路下,大家後撤了十幾里,埋伏在了所謂的道邊。

其實,這大道也不能說是大道,跟華夏國的羊腸小道有得一比,只是路的痕迹比較明顯罷了。

像葉凡他們剛才走的那條路,根本就沒有路的痕迹,只是摸索著走罷了,有一個大致方向。

「妖毒,用處大著。就拿方圓的情況來說吧,如果咱們把妖毒拿來研究,再配製出其它的毒性葯來,施在對手的身上不是相當不錯嗎?而且,這種宗八葉子也許還能搞出什麼刺激性的另類藥品來。這個,科能組的那幫老傢伙有的是辦法。」張雄干聲笑道。

「等下伏擊亞鏈一夥勿必做到一擊就,而且,最好不要動用現代兵器,必竟這裡離寨子不到o里,聽到槍聲會引來麻煩的。」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下午一點,太陽光雖說還相當的大,不過,因為是冬天,那太陽照身上還是暖洋洋的相當的舒服。

埋伏了大半天的葉凡一伙人,終於聽到了一陣子雜亂的腳步聲。不久,傳來了說話聲。令葉凡相當驚訝的就是,這些人講的居然是華夏語,只是腔調有些變味了,仔細聽再加上揣摩一下子還能聽出來。

「不會是以前國民黨逃到金三角的殘餘士兵後代吧?」葉凡問道。

「有八成可能,昨天總部不是查過了,東巴的手下有很多都是咱們華夏人的後代。

95o年,元江戰役後,國民黨兩支殘軍輾轉來到緬甸,即使是殘軍,他們也讓緬甸政府頭痛了二十年。

緬甸政府在與這支殘軍幾次作戰敗下陣來後,向聯合國控訴:「他們是一支擁有美式先進裝備,有著十年軍閥混戰,八年抗日戰爭,五年內戰經驗的部隊。」

僅憑這樣的戰爭經驗,緬甸政府的僱傭軍團怎麼打得過呢?

後來,泰國執行招安,他們還為泰國政府出過力。現在到外散落下了許多小部隊。

聽說現在還有幾十萬的後代住在金三角以及周邊地帶,唉……他們都是華夏人,他們想回來,不過因為歷史原因等,這事很難解決。」張雄嘆了口氣。

「傳令下去,如果亞鏈的人不反抗,不用取他們性命。」葉凡下達了命令。畢竟,向曾經的可憐同胞們開槍,葉凡有些不忍心。

也許是亞鏈他們在這條路上從沒遭到過伏擊,所以,來根兒就沒有採取任何的防備措施,一路走一路還說說笑笑,開著低級玩笑。做夢也沒想到在摩亞族的眼皮子底下還有人伏擊他們。

「張虎,寨子里那個洛金花長得不錯,聽說你小子搞了那妹子。」一個年男子聲音乾笑道,頓時引來一陣子鬨笑。

「那個,嘿嘿,亞鏈哥,還沒到手。金花是族長的表侄女,說是還要迪克族長點頭才行。」一個宏亮聲音參雜著喜悅,笑道。

「你小子就偷著樂吧,搞了就搞了,有什麼,跟老子還藏著掖著的,是不是欠揍。」隨著話聲,嘭地一聲張虎屁股被踹了一腳,痛得這廝一直在跳腳,逗得一伙人又大笑了起來。

「亞鏈隊長,聽說這次準備挑選o名精壯男子,是不是有大動作了?」一個略顯沙啞的聲音問道。

「問這麼多干屁用,小心東巴哥把你那冬瓜頭當球踢了。」亞鏈哼聲道,有警告的意思。

「行動」葉凡一聲令下,早就埋伏好的老賀他們一人撲向一個。為了在短時間內最大效率的制服敵人,葉凡同時扎出五把飛刀,攻擊的是五個目標。這邊,跟張雄如大鳥一般竄了過去。

叭嚓一聲。

亞鏈還沒反應過來,手上的槍早被葉凡給踢到野草叢,感覺人影一晃,屁股上被狠狠踹了一腳。

這廝雖說也有著一大把力氣,皮糙肉厚的,但畢竟他倒霉的遇上了葉凡這個另類。頓時像表演空飛人一般直接就甩砸進了野草叢。

還沒等他回過神來,一隻大腳早踩在他肚皮上了。

「你們是什麼人?我們是東巴的人。」亞鏈大聲吼道,用的是泰語。

「哼,東巴在老子面前不抵事,老實點。」葉凡一腳踢去,亞鏈居然忘了痛,一臉駭然盯著葉凡問道:「你們是那人山頭的?」他還以為葉凡也是華人後代,跟他們是同行。

「山頭,這裡都是老子的山頭。」葉凡裝得相當的凶,腳上一用勁,亞鏈那光光的頭都冒出汗來了。不過,葉凡的臉經過藥水變型,臉上腮幫子鼓起老高,像惡魔一般,的確有些滲人。對於特勤科能組那幫老傢伙搞出的這種刺激性變臉藥水。

葉凡是徹底無語了,沒一個稍微帥點的都沒,全是惡八怪樣子。當時盧偉和賀海緯初次變臉後還嘀咕了一句道,老子成牛魔王了,就差兩人角。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亞鏈問道。

「你是華夏人後代?」葉凡問道。

「嗯,你難道不是?」亞鏈反問道。

「問你答就是了,這裡還容不得你來問老大,大哥,乾脆直接斃了,真麻煩」齊天故意暴怒了,走過來幾腳下去,卟卟幾下,踢得亞鏈是咧嘴痛苦不堪,一下子也老實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