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果斷拿下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果斷拿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果斷拿下

「知道老百姓怎麼講我們魚桐市局嗎?他們說啊,一窩子酒囊飯袋。我們不是飯袋子,我們是人民的保護神,反而被人民罵成這個樣子,你們還想繼續下去嗎?」葉凡的聲音銼銼有力,傳遍全場,下邊幹警中突然有人吼道:「我們不是孬種!」

頓時,全場沸騰了。

葉凡雙手一按,現場頓時又安靜了下來,他冷冷瞅了徐林和鍾一明一眼,哼道:「看來兩位同志還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思想認識上先就出了偏差。你們已經不適合再呆在領導崗位上了,那將會感染幹警們都成了一幫散慢之徒。我們魚桐市局從今天起要倔起,我們不想再被老百姓戳脊梁骨了。徐林,鍾一明是嗎?」

葉凡突然抬頭,指著兩人問道。

「我就叫徐林,他叫鍾一明,怎麼的,就遲到幾分鐘,難道還能開除了我們不成?」徐林跟葉凡對上眼了。

「徐林,你這是講什麼話,注意自己的言行。」政委黃明志實在是看不過去了,話了。

「這裡沒你的事黃主任。」鍾一明幫腔道。

「今天我就代表組織來個現場辦公,在座的是局黨組成員的請舉手。」葉凡哼道,凌厲地掃了坐在主席台第一排的同志一眼。黃明志看了看舉起了手,不一會兒其它委員也舉手了。

徐林和鍾一明也舉起了手,不過葉凡哼道:「今天是商量處理你們倆的事,所以,你們要迴避。」

「同志們,咱們魚桐市局已經處於最危險的時刻,如果再不奮起,咱們將徹底沉淪。

剛才全局幹警都吼了,說不願意當孬種,那好,就得用實際行動去干出一番成績來讓老百姓看看。

我們的目標就是半年內破了88慘案,不然,在案子沒破以前,我們都沒辦法直起腰竿子做人。

今天,在局黨組班子現場辦公會上,我提議開除徐林和鍾一明兩位思想嚴重偏差,行為極端懶散,不服從組織安排。不聽從指揮的兩位同志。黃主任,你看呢?」

葉凡先bi向了市局的二把手黃明志。

「這個,我……」黃明志喃喃著,當然不想舉手了,正在考慮時葉凡卻是伸手敲了敲桌子,哼道:「黃明志同志,你真想成為魚桐的罪人是不是?你真想咱們局成為一盤散沙,像老百姓所講的一窩子酒囊飯袋?」

「我同意!」黃明志身體一震,被bi得沒法,只好點頭了。再不點頭,估摸著底下幹警得罵娘了,心裡暗罵葉凡yin辣,居然在大庭廣眾下玩了這麼一手立威。

葉凡跟黃明志一點頭,再加上葉凡那眼神犀利的bi著其它幾個黨組成員。

而台下幹警又全盯得緊,難死了幾個黨組成員。結果,除了三個不能參加的黨組成員,剩下1o個委員中六人舉手了,一人棄權,二人反對。

「通過,既然徐林和鍾一明同志被咱們局黨組會開除了,局黨組會代表的是咱們局的最高組織,是代表黨的領導。而下邊幹警們又沒人提出反對意見,就請兩位同志出去吧,這裡,不再屬於你們了。」葉凡沖早就臉se大變的徐林和鍾一明哼道。

「憑什麼開除我,我們不走,我們有權留下,要開除我們行,請把政法委的批示拿出來。」徐林大喊道。

「請兩位同志出去,再喊,就以擾1un會議正常秩序先關起來,哼!」葉凡朝men口前排的幾位幹警哼道。

「是葉!」兩個年青幹警搶得先機,同時站起先行了個標準警察禮直往徐林和鍾一明走去。

「走著瞧xi子!」徐林嘴唇抖瑟著嘴沖葉凡大喊了一聲,跟鍾一明轉身走了。

現場給全體幹警留下了深深的震憾,葉凡要的就是這種震憾,他要快立威。因為時間不等人,如果再如此懶散下去,半年想破案,那簡單是天方夜譚。

至於主席台上幾個副局長也彼為感觸,看葉凡的眼神又多了層深深忌憚。

「同志們,我相信絕大多數幹警都有為局爭光的絕心和信心,從此刻起,我們全體幹警都要拿出百分之兩百的心思用在88慘案上。當然,有功者我要重獎。

比如你獲得了某個重大線索的,局裡可以給以重獎,獎金多少,一萬不算多。

如果能抓獲此案罪犯的,當然獎勵會更重。那就看你們有沒勇氣去爭取獎金和榮譽。

這事我會跟黃主任商量一下,拿出個具體獎勵辦法出來……」葉凡圍繞破案展開了一系列計劃。現場幹警的心思也給活絡了起來,重獎之下必有勇夫,這就是葉凡採取的招式。

「什麼,開除你們,他有什麼權利開除你們,到底怎麼回事?」政法委副馬柏生一臉的訝然,聽了徐林的描述後那臉都差點氣黑了。

「老崔,有好戲看了。」李國雄市長放下電話後淡淡笑著把剛才市局生的事說了一遍。

「這樣處理是太草率了,恐怕會引起非議。遲到十幾分鐘,落一個警告處分算是天大的嚴重了,葉凡不會是腦子燒糊塗了吧?」崔明凱彼有些感嘆,搖了搖頭。

「腦子燒糊塗,他會那麼笨嗎?拿你我跟他比吧,我們的歲數都快是他的雙倍了,可是人家那官升得像坐火箭一般快。

為什麼,這就叫決斷之心,鐵腕手段。半年破案的豪言一放,已經把他給bi上了絕路,不早日立威,何以在市局立足?

沒立足何以想破案,那只能說是空談,攘外必先安內,特別是局,班子在大原則上的團體才能產生巨大的凝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