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財政局長下課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財政局長下課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財政局長下課

「何書記親自過問此事時你也是這樣答的嗎?」宋光輝淡淡問道,看不出表情和心理。

「是的,葉書記問我時我是照實回答,後來何書記打電話來問話時我也是如此回答的。」安蕾淡定的說道,隱晦的掃了宋光輝一眼,現此人還是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怒。

「作為市財政局長,難道真的就不能擠出哪怕是上百萬來給市公安局暫時救救急,你們魚桐可是排名全省第四的經濟強市,而且,畢竟,88慘案等著偵破。」宋光輝一臉認真,說道。

「馬上放假了,太忙了,我整天忙著劃拔款子,真是抽不出時間來了。」安蕾小心的回答道。感覺這宋副書記話講得輕描淡寫的,但實則給人以無形的大山般壓力,安蕾,感覺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你能說說那一億款子到底劃拔給誰的?」旁邊一個中年人突然問道。

「這個,劃拔的對象相當的多,我一時也記不清了。如果領導要具體材料,我可以回到財政局叫人整理一下送來。」安蕾說著話其實心裡已經有些慌亂了。

「哼,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這是什麼,你自己拿去瞧瞧。」那中年人一聲冷哼,把葉凡提供的材料丟給了安蕾。

安蕾接過後翻了一遍,那臉有些白了,說道:「市公安局未經允許就查我們財政局,這顯然是違法行為,違法所得的材料是不能作為證據。」

嘭地一聲,桌子被中年人拍了一下,哼道:「還敢狡辯你怎麼知道這些材料是市公安局送上來的,難道我們紀委在調查取證時就無權查你們市財政局了嗎?你這是什麼思想,市財政局就不是黨領導下的國家機關?看來,你這種思想認識上先就出了偏差,財政局就大到天了,能獨立於黨的領導之外,而且,這上頭有人證物證等等齊全,你還有什麼話說?」

「我……這……」安蕾一時有些慌神了,喃喃了一會兒。

「有人跟我說,你不拔款,而市公安局正在全力偵破88慘案,你這樣子從中橫加阻隔,是不是在擔心著什麼,難道你跟88慘案有關係?如果不能說清楚,那我們有權懷疑你的動機?」宋光輝突然哼道。那聲音,相當的冷。

「不是這樣的,這個……」安蕾咂了咂嘴,講了半句講不出來了。

「怎麼啦,是不是真給我們說中了,老實交待,88慘案到底怎麼回事?」宋光輝逼得緊,大有安蕾不說實話,那她真跟88慘案扯上關係了。如果跟那案子扯上,那她還有什麼盼頭。

不到兩個小時,在宋光輝強大的攻勢下,安蕾說出了這個是領導的隱晦安排的意思。看了安蕾的口供,雖說宋光輝沒說什麼,但是何鎮南那臉sè唰地就有些微黑了,半晌沒有說話。

良久,才說道:「我並沒有別的意思,那個,只是安蕾同志理解出了偏差。

作為魚桐的一把手,我不可能作出這種有損市公安局利益,有損老百姓利益,有損國家利益的事。

當然,對於安蕾同志一向的霸道作風我沒有及時現和糾正,最近我也有所耳聞,說安蕾同志的思想有些問題。

該同志在為人民服務方面有些拖沓,甚至,有時也會故意刁難其它部門來提款的同志。

以前我還以為這個是謠傳,看來,是該好好教育一下她了。而且,以前她的職位也是我推薦的,我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請領導處分我吧,回去後我立即招開常委會,討論處理安蕾同志的事。

對於這種思想懶散,把國家的錢當成自己行使權力手段的同志,我們市委絕不會手軟的,該換人立即換人,該開除的也決不含糊。」

何鎮南在涉及自身利益時是毫不猶豫的拋掉了安蕾這枚棋子。看了宋光輝一眼,又說道,「不過,葉凡同志做得也太過ji了一些。沒錢可以想其它辦法嗎,市財政局也並不是不給錢,比如暫時向銀行借貸,或想其它什麼法子。人挪活樹挪死,只是拖一段時間罷了。今天造成如此重大不利影響,他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趙書記曾經在我下來時說過了,說是咱們的幹部都是在黨的領導下開展工作的,一切都要以黨的指揮棒為準。

葉凡同志沒有把這件事耐心的給你這個黨委書記講清楚,他是有些急燥了。

不過,看在他一心為了破案的事情上,這事又情有可原。關於銅像的事就交給他自己去辦,將功補過吧。

只是,對於市公安局,你們魚桐市委市政府也得大力支持才對,在財力物力人力上傾斜,爭取早日破案。

還魚桐人民一個明朗的天空。至於安蕾的事,那是你們魚桐市黨委的事,上面不干涉你們對她的處理。不過,我個人在這裡講幾句閑話,你們就當是聊天一般不用當真了。」

「宋書記您說。」何鎮南一臉恭敬說道,知道安蕾保不住了。上頭的省委書記趙昌山是在借葉凡的手,從安蕾身上敲打自己。

葉凡和安蕾,無非是兩枚棋子恰逢其會罷了,而調查組下來,其主要目標卻是自己這個市委書記。

「得去拜山頭了……」何鎮南在心裡默默念叨著這句話。那是因為何鎮南是原省委書記雷道全的親信,是他一手提拔上來的。而雷道全跟趙昌山的趙家並不屬於同一個政治集團。

趙昌山調到粵東省後,何鎮南心裡有顧慮。就怕引起雷道全的不滿,不能做人走茶就涼的糗事。

官場有官場的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