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被害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被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被害

今天達到5o張,1o點鐘再加一更,看你們的。

這個,是她決不能忍受得了的。平時,這nv人有何鎮南撐著,在魚桐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哪個不巴結著她這個大財神爺。知道她跟何鎮南背地裡關係的官員、商人們更是把她當nv皇一樣供著。

想不到現在被葉凡整得如此的慘,這臉子可沒地兒擱去了。

「媽,你幹嘛躲這裡哭?」董鶯鶯半夜睡來,隱約的聽到一些壓抑的哭聲,莫非是鬼,董鶯鶯心裡想著,rou了rou眼聽了一會兒,感覺好像是從自家衛生間里傳出來的,隱隱有燈光透出。

再細一聽,覺得越來越像母親梅玫的聲音,於是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透過斜著的mén縫看去,母親全身赤1uo,正用mao巾捂著嘴在哭。

董鶯鶯記得,母親是個端莊樂觀的人,以前父親在世時她每天都帶著微笑。

就是父親被告知病死在獄中的那天她也沒哭過。而是用自己的肩膀挑起了帝都皇朝集團的這付沉重擔子。

「沒……沒什麼,我突然想到你爸了,所以,沒什麼,吵醒你了。」母親梅玫擦了擦眼淚,用浴巾裹上了you人的dong體回到了bsp不過,董鶯鶯卻是追了出來,躺在母親懷裡,喃喃道:「媽,你別再把我當xiao孩子看待,我今年19了,長大了。」

「我知道,我們的鶯鶯長大了。快回去睡吧,媽沒事了。」梅玫拍了拍寶貝nv兒的肩膀。

「媽,你有事瞞著我。」良久,董鶯鶯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來,那雙鳳眼一直盯著母親,像要看透她似的。

「沒……沒有,我哪有什麼事,也許是公司最近很多煩心事搞得累了。」梅玫那眼神有些不自然,董鶯鶯自然看在眼裡了,追問道:「媽!你真不告訴我,我受得了。」

「真沒事,別胡思1uan想。」梅玫恢復了平靜,說道。

「你胡說,以為我不知道,這些天來,你一直在打聽那個葉凡的情況,連生活什麼時候的都打聽。

那天他拍賣銅像,你也是默默站在人堆里的。而且,看到銅像賣不出去,你還準備了一張3oo萬的支票。

這些,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看上他了,一個xiao白臉,他才多大,想當我繼父不可能,我絕不答應。一個xiaomao孩子,哼!」董鶯鶯突然大喊道,憤怒的指著母親叫道。

「鶯鶯,你聽我說,沒有的事。」梅玫那臉一沉,急得又掉淚了,看了nv兒一眼,說道,「他當你哥差不多,怎麼可能我會看上他,你這腦袋瓜別胡思1uan想。」

「不可能,你就是看上他了。那天晚上,我可是親眼見你默默的站在他那院子外邊老遠的看著,足足站了三個xiao時,以為我不知道,你就站在那顆大樹下的。」董鶯鶯絕不放過母親那架勢。

「你……你跟蹤我?」梅玫氣得身體都在顫慄,那浴巾早滑到了地板上,1u出高聳渾圓的xiong脯來。

「我不管,如果你敢跟他鬼混,我死給你看,哼!這事我說得到做得到。」董鶯鶯雙眼通紅,哭著回到房間捂著被子不理人了。

一個xiao時後,聽到了腳步聲。

「鶯鶯,你長大了。有些事也該讓你知道了,不過,你得答應我千萬得保密,不然,會惹來殺身之禍的。」梅玫mo著董鶯鶯秀,一臉哀痛,說道。

「媽,你說吧,我會記在心裡的。」董鶯鶯這個時候出奇的平靜,盯著母親說道,那眼皮都沒眨一下。

「你爸是被害死的。」梅玫一句話出來,董鶯鶯頓時被震méng了。睜大著一雙瞳孔實在是難以接受。

「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不過,最近這段時間,我總感覺有人在耍yin謀。

你看看,我們公司現在資金運轉不靈,空置了幾百套房子。再賣不出去的話已經ting不過去了。

銀行都催過好幾次了,崔行長以前跟你爸多好,稱兄道弟的。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現在催了幾次後那臉已經擱下來了。

他們下了最後通碟,如果在一個月內不能還貸,他們將起訴我們公司。

到時那些房子都會被拿去拍賣,我們集團公司也將圬了。唉,前段時間,我無意中翻起了你爸的遺物。

看到了一個熟悉的箭頭圖形標記。我當時心裡傷痛就去看了那個地方,居然現驚天秘密,你爸在裡面藏著一個筆記本。

裡面談到最近有人下手了,要吞併我們集團公司,最主要的就是叫我們退出礦山……」梅玫一臉凝重,說道。

「那怎麼辦?」董鶯鶯問道。

「我決定了,你明天就離開魚桐市,先到你燕京的姑姑那裡住一陣子。

以後不要聯繫我,要聯繫的話由我來聯繫你。我為什麼一直在打聽葉凡,那是因為我現這個人很特別。

你看到沒有,他太年輕了。我打聽清楚了,他才23歲就是副廳級高官了。

這個人的家世肯定不得了的深厚。而且,他連銅像都敢賣,他什麼事不敢做。

更何況,他話說出口了,要在半年內破案,我一直懷疑,你爸的死是不是跟那天晚上的慘案有關係。這裡太危險了,你不能再留下了。」梅玫一臉堅定,說道。

「媽,你不走,我絕不會走的,要死咱們一起死。」董鶯鶯哼道,眼中突然閃過一絲堅決。

「走肯定要走,不過,我要把事搞清楚,你爸的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