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春欲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春欲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bsp聽李強傳來信息說是李月這幾天都很老實,除了瘋瘋癲癲再沒幹什麼令人疑心的事。那天晚上李月到葉凡牆根下睡了一晚上後再沒來過,葉凡那棉被也沒收起,就那樣子扔在牆根下。

深夜2點了,葉凡有些睡不著。這破案的東西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最近魚桐市也較平靜,也沒生什麼大的案件,一些xiao案子局裡人自會處理,倒不用葉凡這大書記去勞心費神的。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拿起手機後現是個陌生號碼,接通后里面沉默了一陣子,傳來一道有些壓抑的nv子聲音道:「是葉書記嗎?」

「嗯,你是?」葉凡反問道,覺得有些詭異,這麼晚來了個陌生電話,不會是跟魚桐慘案有關係吧。

「你見過我,我在鴨子河帝舫5o8號包廂等你。」那nv音說完就掛了電話。

「肯定得去」葉凡握了握拳頭,沒走正mén,偷偷從後邊順水管下去的,這個,難不倒葉凡。

而且,還搞了個大帽子把臉都給遮了,跟搞地下工作有點像,葉凡微微還感覺有點刺ji,有點當地下黨的感覺。

這廝也沒走船舫的正mén,而是從另一個方向爬進去的,跟飛賊有得一比。

用特殊方法開了包間mén,現很大的包間里燈光相當暗淡,就沙上卧著一個人,看那頭飄著應該是個nv的。

「是你叫我來的嗎?」葉凡站那個正側卧著的nv子前面哼道。

「你……你怎麼進來的?」那nv子倒給嚇了一跳,跳了起來,一臉駭然的盯著葉凡。

不是董鶯鶯是誰?

「我是干公安的,這個不算什麼?」葉凡淡淡笑道,放肆的打量起董鶯鶯來。

晚上的董鶯鶯特別的純美,因為有空調的緣故,所以穿得並不厚,兩條修長如yu的美tui輕輕踏在鋪著紅地毯的地面。身上穿著一件粉紅sè的1u著雪嫩後背的短裙,宛如一朵盛放的純潔玫瑰般展現在了葉凡面前。

略帶點金黃sè的長在頭頂挽了一個宛如荷hua般的髻,其間夾著一個鑲著鑽石的公主夾,不知真鑽假鑽了。

肌膚白晰、細膩,在燈光下顯著淡淡粉紅,曲線玲瓏的後背大方地的展現在外。開口很下,一直1uo1u到腰tun轉折的地方。

清純的yu體若隱若現,腰肢扭擺間粉裙顫慄。純美中又溢著淡淡的妖靈般的youhuo味道,說不清道不明來。

見葉凡放肆的盯著自己,董鶯鶯並沒有閃開,反而是故意的ting了tingxiong,那已經育得很成熟的xiong脯突然又漲高了不xiao,頂得裙子往外明顯的凸著。而且,前方開口很低,那深深的峰溝子相當扎目地展示在了某君面前。

葉凡故意隨手往峰頭探去,當然是想試探一下董鶯鶯這幅狀況是不是裝的。果然,剛觸及山峰哪知董鶯鶯一下子退到了後面,盯著葉凡哼道:「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哼」

「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是不是後悔叫我出來了。」葉凡反而是淡淡一笑,一屁股坐在了沙上。

這廝掃了一眼滿臉憤怒和不甘心的董鶯鶯一眼,知道此nv肯定有事求自己,一下子反而拿擺了起來,沖董鶯鶯哼道:「還不倒酒,是不是要我叫兩個nv郎進來倒酒。」

「你……」董鶯鶯這輩子哪經過如此陣仗,受過如此委屈,一急,眼淚在眶中打轉,站那兒不動了,惡狠狠地盯著某君。

「沒酒喝我可是要走了,這深更半夜的,還是回去睡覺來得舒服。」葉凡淡淡的伸了個懶腰,站起來要走人,這廝當然是裝出來的,實則是想探探董鶯鶯到底能提供點什麼。

「我……倒」董鶯這聲音好像是從鼻腔里哭著叫出來的。

「倒就倒嘛,哭啥,難道給我倒幾杯酒就委屈死了,哼」葉凡冷聲哼著一屁股又坐了下來,伸手拍了拍旁邊的位置示意董鶯鶯坐過來。

葉凡最是明白,要降服董鶯鶯這樣的家裡有錢的高傲姑娘,有的是手段,對於一隻嫩鳥,要徹底讓她服了才行,以後想知道點什麼才好從其口中挖出來。不然,人家一直當你是癩蛤蟆想吃天鵝rou,還破鳥的案子?只有把天鵝變成水鴨子才能行事。

說起來董鶯鶯在家估mo著就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公主,連紅酒瓶都開不來,搞了半天,那酒瓶還是沒打開。

急得她淚都冒出來了,一直拿眼瞅著葉凡,不過,葉君今天是豁出去準備當大爺了,根本就沒有相助的意思,故意瞄了董鶯鶯一眼,還冷冷哼道:「連瓶酒都打不開,以後還怎麼跟男人相處?」

「你是大男人,是你們開酒才對,我只是一弱nv子。」董鶯鶯反嘴道。

「好笑,你沒看見,飯店酒樓歌廳酒吧里開瓶的全是nv的,打不開就叫葉哥哥一聲,興許我一時興趣來了給你看看。」葉凡是板著臉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來的。

差點沒把董鶯鶯當場噻暈過去,一雙美目盯著葉凡,好像見到了曠世妖魔,半天才回過神來,喊道:「你還有沒有一點男子漢氣度,你還有沒一點紳士風度,你還是不是爺們,你還……」

董鶯講得太急,被噎住了。

某君是個冷血動物,冷冷哼道:「還有什麼,一起給喊出來,反正也不差那幾句。」

董鶯鶯不吭聲了,專心搗鼓起葡萄酒瓶來,卟地一聲,倒還真給她找到了竅mén,打開了木塞子。

她得意地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