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頭等艙一醋哥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頭等艙一醋哥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頭等艙一醋哥

又來第2更,各位兄弟,把手中的保底給狗子吧,狗子淚求!!

不久飛機準備起飛了,播音員那甜美的聲音葉凡那是沒聽見,因為他正想事兒。

就在這時候,一道甜美而柔柔的聲音響起:「先生,是否要我給您扣好安全帶。」

「安全帶!」葉凡嘴裡跟著喃喃著,不過,手上並沒動作,因為他突然想到浦海一行的安全問題,杜家既然底蘊深厚,杜子月又是一代梟雄,想不傷人降服此人,估計是有些難度了。

「哪裡來的土鱉,連安全帶都不知道還坐mao的飛機?」這時,一道不和諧男音從側排響起。

葉凡終於被罵回過神來,側頭看去,現一梳著大背頭,一身國際名牌的皇冠西裝,現在是節又沒強烈太陽光,此君坐飛機里還戴著個大號墨鏡,初一看有點像是oo7里的詹姆斯邦德,再一看原來是山寨版本的。再再一看,現只是劣質的山寨版本的,再再再……

「瞪啥瞪!就是你,賊眼鼠眉的。」那人好像跟葉凡有仇似的,眼神從葉凡隔壁那漂亮姑娘xiong脯前滑過後瞪了葉凡一眼哼道。

葉凡當即就明白了,原來自己當了回冤大頭,此人在妒嫉自己隔壁坐著個極品姑娘。

旋即心裡搖了搖頭,隨即也沒介意,跟這種富家公子沒什麼好爭的,葉凡感覺掉價,旋即淡淡一笑,說道:「那麻煩xiao姐給扣一下,本人頭次坐飛機,不知這個。」

空姐甜甜一笑俯子給葉凡扣好了安全帶。那鼓漲的xiong脯也給磨蹭了一下。

「果然如此,土得掉渣,穿的這身衣服也不知哪攤位上撿來的。」那年青醋哥整臉滿布著鄙夷。醋哥沒現,葉凡隔壁那漂亮nv子卻是微微皺了下眉頭,估mo著對年青醋哥的出言有些不滿了。

「呵呵,這個,哪啥的,好像跟閣下沒啥關係吧。」葉凡淡淡一笑回應了一句,轉頭跟壁那漂亮姑娘聊起來了。這廝,自然是沒話找話故意氣氣那個墨鏡傢伙的。

「姑娘是浦海市的?」葉凡淡淡笑道。

「嗯!」那姑娘不咸不淡,應了一聲。

「浦海好地方啊!」葉凡笑道。

「那是!」姑娘又應了一聲,根本就沒jiao談之心。

「看姑娘這身氣質,應該出身書香mén弟,而且,不會是復旦大學教授吧?」葉凡故意抬高那nv子,當然,這廝結合相面術也隱隱的能猜測到一絲東西。

「你……」那姑娘臉sè果然變了變,看著葉凡說道,「你怎麼猜出來的。」

「呵呵……」葉凡淡然笑著,大師風範也漏了點出來,那姑娘心裡一動,感覺這人突然間好像高大了起來,心裡也有些納悶,不過,興趣倒是上來了。

一來二往,兩人倒是jiao談了起來,隔著姑娘一個行道的墨鏡公子雙眼有些了。

葉凡沒理他,那姑娘也沒注意到他,倆人繼續jiao談甚歡。

「姑娘,能告訴我你的芳名嗎?能不能留個電話,本人第一次到浦海市,相對來說你應該是這裡的主人,我聽說浦海人都相當的好客,呵呵。」葉凡笑道。

「對不起,咱們還沒到留電話的地步。」那姑娘突然反應過來,起了戒備心理,看了葉凡一眼。

「我可是從農村來的土鱉,不用擔心被騙了。一般來說都是城裡人騙咱們鄉下人,哪有鄉下人騙得了城裡人是不是?」葉凡聳了聳肩,一臉的真誠笑容。

「農村人,咯咯。」姑娘突然被逗樂了,笑了兩聲,居然白了葉凡一眼,旁邊正關注著的墨鏡男更是緊握住了拳頭,心裡,估mo著醋海濤天了。

姑娘笑道:「叫我蘇枝就行了。」蘇枝姑娘淡淡笑道,xiong前一起一伏的像道亮麗的風景線。

「這是我電話,有空打我。我還盼望著你能給我噹噹嚮導,這浦海特別的大,我有些擔心出mén給走丟了。」葉凡遞過一張寫有電話的空白名片。心說,只要你的名字是真的,復旦大學又不可能跑了。

「那行!」蘇枝再沒猶豫接了過來。

葉凡出的這一招果然惹得眼鏡男再也忍不住了,唰啦一下解了安全扣走了過來,一把拉住葉凡手臂,指著自己的坐位哼道:「坐那邊去!」

「啥意思?」葉凡裝著一臉莫名其妙樣子盯著醋哥。

「去不去,再不去老子要你好看。」眼鏡男子聲音重了不少,威脅起人來了。

「你是誰?怎麼能這樣子欺負人?」蘇枝有些忍不住了,質問道。這話一出,更是惹出了墨鏡男真火,那大墨鏡往座位一上扔,臉上換了一臉笑容,說道:「姑娘,浦海的帝豪集團聽說過吧。」

「好像有這個名頭,不過,不怎麼熟。」蘇枝想了想又搖了搖頭。

「姑娘,你連浦海市帝豪集團都不曉得,看來電視看得很少啊。不是有句名言,叫『豪哥一現,帝都人間』。」墨鏡男子原座位旁的一個年青笑了起來。

「豪哥是不是豪豬的哥哥,所以叫豪哥。」葉凡一mo頜下沒mao的下巴,不恥下問道。

「咯咯咯……」蘇枝笑得花枝1uan顫,差點笑扭了腰。一旁的墨鏡男子,自然那臉sè,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一把抓起葉凡就要動手。

「這裡是飛機上,請尊貴的客人們注意飛行安全。」這時,兩個漂亮空姐大步上前,趕緊勸道。頭等艙里全體同志都盯向了墨鏡男子。都略顯責怪眼神,倒沒人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