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注意國際影響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注意國際影響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蘇枝被噻住了」半晌沒吭聲」葉凡也就閉目養神了」這個,此刻最好別心軟。

不久,居然聽到了一些細微的chou噎聲響起,葉凡轉頭一看,不是蘇枝是誰,眼圈有些紅了,鼻子在微微chou動著,用一張紙巾捂住了鼻子免得影響了別人。

「這個,那啥的,啥意思?」葉凡有些不忍,問道。

「不要你管!」蘇枝好氣哼道,「白眼狼,虧得本姑娘還把電話給了你,怕你被帝豪的人打殘了,打殘了活該,哼!」

「那算啦!我這鄉下人怕事。」葉凡點了點頭又開始閉目養神了,根本就不接招。心說這ji將法是沒用的,早用舊了。

機場出口。葉凡抬眼就看見了吉普車前的狼破天,這廝相當不雅的正啃著一條大jitui」見葉凡走了出來,立即把jituijiao給一旁站著的一個青年人,接過紙巾在嘴巴處隨便擦了幾下正想上前跟葉凡打聲招呼。

卻看見葉凡被一個相當漂亮的姑娘突然緊緊的抱住了,那姑娘半個xiong脯都緊緊的擠壓在了葉凡身側,手cha進葉凡cao在ku兜里的右手腕里,樣子顯得相當的親昵。

狼破天一臉曖昧的瞧向葉凡,現了一點詭異現像,葉凡居然皺了皺眉頭」好像很痛苦似的,真他娘的太不懂風趣了。

就在這時候,一個本來站在一輛寶馬前的帥氣男子大步向前,幾步就站在了葉凡跟前那廝冷冷哼道:「你是誰?把手放開,蘇枝是你能挽的嗎?」

「付偉哥,他是我朋友,他有車就不用接我了,麻煩你了。

」蘇枝非常有禮貌,而且」一臉的幸福」緊緊靠著葉凡說著話。

而帝豪集團的那個方一豪公子倆人站一旁瞧著熱鬧。這時一輛氣派大奔停在了不遠處,從裡面走出兩個男子跑上前,一臉諂媚樣子叫道:「方少」張少咱們上車吧。」

「等一下。」方一豪沒好氣哼道,雙眼盯著葉凡快噴火了。

「豪哥,看到沒那xiao子好像有麻煩了」呵呵。」方一豪身邊的林棟大少輕輕瞥了葉凡一眼,臉上掛著絲絲興哉樂禍,哼道,「敢罵老子狗tui!你等著。」

「不用你出手,老子叫人整殘了他,一個外地佬,爬也休想爬出浦海。」方一豪冷聲哼道看了付偉一眼,說道,「那xiao子開寶馬,應該有點來頭吧?」

「寶馬有什麼,這年頭借寶馬車開的人多著。」林棟不屑的哼道那邊又是一聲吱嘎聲響,停了一輛兇悍軍吉,裡面走出一個少校來,老遠就沖林棟喊道」「公子,長叫我來接你了。」

「先等等。」林棟哼了一聲轉頭沖那嚴校說道,「賈興,那邊那個xiao子你給我記牢了。」

「他招惹林少了?」賈興瞄了葉凡一眼頓時來了jing神頭,同道。

「哈哈林少被人威脅了,就是那個xiao子,好像叫葉凡,說是要打斷他狗tui。」一旁的方一豪突然興哉樂禍的笑了起來。

「媽的,活得不耐煩了,我馬上上去打斷他狗tui再說。」少校賈興冷哼一聲就要上前去。

「慢著,我都沒急你急什麼?要整殘他還不容易,這裡不是個地兒,教訓一下還行,等等看。」林棟哼聲道,賈興捏了捏拳頭,盯上葉凡了。

這些人的異樣舉動當然逃不開狼破天的法眼的,倒是在嘴裡叼上了一根煙」一屁股坐在了軍吉車前上,一幅吊兒啷鎖樣子正看戲玩。

聽蘇枝那麼一說,付偉倒是細細打量起葉凡來。說道:「蘇枝,別理他」鄭姨和我媽說是為了迎接你從海南回來,特地在千秋閣要了個大包間,擺了幾桌,還有你的幾個朋友也叫來了,說是今晚上是您的生日,得好好賀一下才對。到時蘇叔和我爸都會來。」

「對不起付偉哥,謝謝崔姨了。」蘇枝先是謝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溫順的問道,「葉哥,你看,要不去千秋閣吃頓飯,晚上我生日,你總不能把我一個人孤零零的扔在千秋閣吧。」

「這個,我有」葉凡那個「事,字還沒出口,現蘇枝那臉一板,「哼道,「你是不是有別的nv人了?」

「狼哥,葉哥好像有大麻煩了?」這時」張雄從車要鑽了出來」嘿嘿乾笑道。

「大麻煩」麻煩越大越好」呵呵。」狼破天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淡淡笑道。唉,nv人,最會惹事了,愛江山更愛美人,有多少英雄倒在nv的裙擺下」想不到咱們威武不可一世,殺敵如切菜瓜的葉副帥會不會倒在那啥的裙下就難說了。」張雄突然有感而。

「他,不可能!能讓他倒在裙下的nv人」除非是天上的仙nv。」狼破天冷冷哼道,看了站在遠處的一今年青人一眼,隨口說道,「再來個jitui。麻痹的!這啃著jitui看戲就是特滋潤。」

張雄那身子一震,也叫道:「給我也來一條,就差一瓶酒了,可惜。」,這廝還搖了搖頭,那年青人沒吭聲,默默地又撕開包裝,拿出一隻jitui來遞了過去。

「蘇枝,他是你什麼人?」付偉那臉漲得有些紅了,嘴bsp「男朋友什麼人,哼!」,蘇枝板著臉個哼道,看了葉凡一眼,手把他給拽得緊緊的,說道,「你真不去,那……好吧,你走吧,以後我不會再來求你了。

」蘇枝說著話,那眼眶中隱隱有淚霧在飄,一幅可憐相。

最難消受美人恩,唉……葉凡心裡嘆子口氣,沖遠處正啃jitui狼破天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