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好戲開場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好戲開場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好戲開場

5更到,狗子沒失言!後頭浮沉老大的東東追得緊,絕不能讓他爆菊,官術軍團——頂上!第6更!

「老狼,你們喝吧,我得先睡一陣子,太累了。」葉凡笑道,故意的掃了一旁的蘇枝姑娘一眼,現她臉上淡淡的掛上了紅暈。

幾人進了酒店大廳坐沙上休息。

一會兒開車的司機回來了,狼破天問道:「周凱,辦好沒有?」

「辦好了,頂樓,咱們可以上去了。」周凱答道,掃了葉凡一眼。其實周凱心裡ting納悶的,不知葉凡是何方神聖,好像跟狼破天這中央警衛局堂堂的大局長關係很隨便似的,直到現在,周凱把葉凡定位為是狼破天的好朋友。

「你朋友是個闊佬吧?」蘇枝淡淡斜瞄了葉凡一眼,笑著說著,這是她給狼破天的定位,以為狼破天是葉凡朋友,一切都他在安排。既然能住總統套房,肯定是闊佬了。

「呵呵,他……有點點xiao錢。」葉凡故意看了狼破天一眼,笑道。

房間的布置是中西結合,豪華大廳套xiao廳,除了主卧以外還有五個單人配衛生間的卧室。

主卧裡面有xiao書房xiao客廳,大廳有酒台xiao舞池xiao型號辦公會議桌,簡直是把多項娛樂項目融合在一起的特殊產物。

就是眼界相當高的蘇枝姑娘也相當的震驚,葉凡知道,今晚上不陪她去走走是脫不開身了,其實,蘇枝更尷尬。為了讓付偉死心,她也是tian著臉豁出去倒貼了。當然,這個倒貼是有個度的。

狼破天和張雄早開了紅瓶悠哉著喝了起來。

「走吧,我們先休息一陣子。」葉凡沖蘇枝故意說道。心說你給我惹麻煩,我總得賺點回來,不然太虧了。

蘇枝見狼破天等人在場,沒吭聲跟著葉凡進了主卧室。周凱瞄了一眼見狼破天沒表現意見,心裡實在是憋不住了,xiao聲問道:「狼局,這個,主卧室是給您留的。」

「你xiao子搞錯了。」狼破天哼了一聲,一杯紅酒下了肚皮。

「搞錯了,這個,不好意思,想不到狼局長對你的朋友如此的好。」周凱有些不好意思,說道。

「他才是這次行動的頭兒,一切聽他的。」張雄在一旁xiao聲對周凱說道。

「啊……」周凱再也關不住嘴了,失聲xiao叫了一聲,雙眼,1u出的是極為不自然的駭異之sè。

「叫啥,看他年輕好欺負是不是。就你那點xiao身手人家一拳一tui估mo著叭嚓一下就倒下了。別看他年輕,說句不中聽的話,我老狼還得叫他一聲大哥知道嗎?」狼破天淡淡說道,實則是有原因的。

那是因為周凱這人的家世也不簡單,屬於紅三代家族。雖說其周家放在京城不能進入二流圈,但也在三流圈內。但周家在這浦海市也是相當有份量的。

周凱的父親周魚林是浦海市市委副,分管的是紀委等方面工作,在這浦海市還是相當有份量的角sè。

而且,官員隨時都在調整地點,指不定周魚林什麼時候跟葉凡湊一堆了共事也講不定。

以後葉凡在政fu一頭有什麼事落他頭上也許還以幫點忙。所以,狼破天才會透1u出一點東西來讓周凱震驚一下。

而周凱自己面子上職位卻是浦海市局刑警總隊副隊長,四段身手,其實,是特勤組安bsp「狼……狼局長,再怎麼說我周凱也有著四段身手,不會那麼不經打嗎?」周凱心裡還是有些不服氣啊,呶了呶嘴怪異的看了葉凡的卧室一眼。

這xiao子,在浦海市圈內人也稱他為周大少,平時也是相當傲氣的。幸好是狼破天的中央警衛局局長身份太嚇人了,不然,周凱怎麼肯鞍前馬後的當了一九流車夫。

「呵呵呵,四段很了不起了嗎?要不等下葉哥出來,你找他試試拳腳嘛!沒試過當然心裡不服,不服氣就去試試嘛。」張雄倒是干聲笑道。心說你自己要當靶子我也沒辦法,有人就是個『賤』。

「比就比,哼!」周凱就是不服氣,他不相信比自己還xiao五歲的葉凡有那般厲害。

認為狼破天和張雄在為他們的好朋友自抬身價。其實,特勤組的正式成員不到5o個,個個都是霸道一方的青年才俊,哪能隨便服人的。狼破天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搖了搖頭自個兒喝酒了。

「蘇枝,你先洗洗。」葉凡隨口說道,看了房中那鋪寬達二米的豪華大g,玩的就是個曖昧。自然,也有拿蘇枝逗樂的主意了。

「我……我不洗,我上飛機前洗過,不臟,你洗吧,我看一會兒電視。」蘇枝那臉一紅,趕緊說道。

這個,洗澡也太那個了,而且,蘇枝可不敢保證葉凡這種時而猥瑣時而庄成的年青人會不會受不了youhuo,衝進間的。要是真那個樣子了自己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誰叫自己是倒貼上去的。蘇枝,她對自己的美妙身體還是相當有信心的。

「你可是我的nv朋友,咱們事先得演練一下,不然,晚上穿幫了可別說我動作生疏出了紕漏。」葉凡淡淡笑道,似乎不懷好意樣子。

「你……你想幹什麼?」蘇枝有些口齒不清了,感覺是不是掉進狼窩了,這個時候倒是有些後悔了起來。

「我能幹什麼,哼!」葉凡一聲冷哼,進去洗澡了。聽著那嘩嘩的流水聲,坐沙上的蘇枝心情相當的複雜著,臉sè也是變了幾變。在房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