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刺激一下他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刺激一下他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巧了,杜會長也練過幾手。」這時,跟著杜子月一起來的另一個嘴邊有顆痣的年青男子笑道。

「杜會長怕不是練過幾手那麼簡單吧?」梅亦秋突然cha話道,看了那青年一眼,笑道,「你應該是軍人吧?」

「這個你也能猜到,厲害!本人在駐浦海的第五集團軍任一xiao營長。」黑痣年青人看了梅亦秋一眼,神情相當的自得。

「的確xiao,才到營長。」誰知,梅天傑也瞧出來了,那話噴出來更狠更狂,差點噻著黑痣年青人了。

「噢!敢情老弟的軍職比林傑要高很多了,呵呵。」杜子月淡淡說道,斜了梅天傑一眼,覺得這嫩鳥也太狂了。

「那倒不是,我不混軍界,我姐在混,她現在是一xiao團長。」梅天傑瞅了杜子月一眼,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張雄在心裡暗暗偷笑。

「哪支部隊,不會是西藏的什麼旮旯部隊吧?」林傑有些生氣了,傲氣也上來了,講話有些yin氣出來,所以,說話有些不客氣了。

「比駐西藏的旮旯部隊還要慘,水州獵豹。」梅亦秋那嘴可是不饒人,立即為弟弟梅天傑找場子了,那話噴出當場令得林傑啞火了,失聲說道,「獵豹!」

而杜子月卻是隱晦地觀察著梅亦秋,沒想到這個漂亮姑娘身手如此了得,還是獵豹的一個團長、對於獵豹,杜子月也有所了解的,知道裡面的軍官沒一個好惹的。雖說還不能入杜子月這種大家法眼,但也不能xiao覦。

「怎麼啦,獵豹比你們第五集團軍低是不是?」梅亦秋哼道。

「不……不是……」林傑趕緊解釋道。

「獵豹是特種部隊,當然比第五集團軍配製要高得多了,呵呵。」杜子月淡淡笑道,不過,那一絲不屑還是顯露了一點點。

「南海一神腿,漠北飛雕鷹,西疆爬狸貓,東方升土地。杜會長,你應該有聽說過這個吧。」梅亦秋似笑非笑的突然練出這四句打油詩來。

像梅盼兒、梅天傑等人當然沒感覺了,因為沒聽說過,葉凡和狼破天自然心知肚明的等著看戲,杜子月那嘴角卻是微微的動了動。

葉凡鷹眼之下觀察得清清楚楚的,心裡暗暗高興,本來想找個話題刺激一下杜子月,想不到梅亦秋倒搶先幫自己辦了。

見杜子月不吭聲,顯然是不接招,梅亦秋也就不想再刺激杜子月了,畢竟,杜家也不是好惹的。

哪知葉凡突然沖自己擠了個眼球,梅亦秋心裡愣,旋即明白過來,淺淺一笑,那嘴一張,又說道:「浦海市在舊社會時的青幫老大杜月笙那是威名遠播浦海灘,而剛才我念叨的四句詩中所講的『東方升土地』指的就是浦海市杜家的杜子月大少,不知那個杜子月跟杜會長是不是同一個人,有點好奇。」

「呵呵,圈內人給的個xiao外號罷了,不足掛齒。」杜子月冷冷哼道,顯然是有些生氣了。

「噢,想不到杜會長還是杜家人,倒真是巧了,前段時間去國外旅遊,也遇上一姓杜的,說他也是浦海市杜家人。」葉凡淡淡說道,等著杜子月上鉤。

「我們杜家也算是個大家族吧,在國外的也相當的多。其實,就是公司來說,我們杜家在國外也有好幾個公司。不知葉認識的是哪一位?」杜子月點塵不驚,隨口問道。

「他說叫杜峰!」葉凡隨口說道,現杜子月那嘴角果然bsp「葉在哪個國家遇上他的,唉……說起來杜峰還是我的xiao叔。這幾年游xing大,說是要周遊全球,連手機號碼都換了,害得我們全家都在找他。」杜子月一臉的淡定,葉凡知道這貨肯定是裝出來的。

「這個,當時我也是無意中遇上他的,在泰王國一餐館吃飯,被幾個本地人敲詐,還是杜峰先生為我解的圍,後來,一談起來,才知他是浦海杜家的人。」葉凡淡淡笑道。

「噢!不知我xiao叔杜峰住什麼地方?麻煩葉告知一下,我們好去找他回來。他都出去好幾年了,家裡人都找得煩了。」杜子月嘆了口氣,說道。

「這個,我不清楚,他吃完飯就走了。」葉凡目光顯得有點閃爍,杜子月一看有些感悟了,敢情人家不願意說了,也就沒再問了。

目的達到,雙方後面都在閑聊一些不痛不癢的閑話。

走出千秋閣。

杜子月一夥先坐上大奔走了。

梅盼兒問道:「你們住什麼地方?」

「浦海大酒店。」葉凡隨口答道,隱晦的掃了梅盼兒那鼓鼓的胸脯一眼,想到梅盼兒在床上的瘋狂,頓時,下邊有了反應。不雅的居然又翹了。

這廝趕緊蹭到車mén前擋住了某帳蓬部位,知道那該死的老蟒血又來作怪了,嘴裡卻是淡淡的隨口問道,「梅總,你們姑侄三個都到浦海來是不是有什麼事?」

「事,當然有事,不然我們吃飽飯來幹什麼,浦海不是沒來過。」梅盼兒說道。

雙方告辭了,不過,走的時候,梅盼兒卻是乘人不備,在葉凡大腿上狠掐了一下,痛得這廝又不敢叫,nv人冷哼道:「知道你那地兒又翹了,是不是想到什麼齷齪的事。」

「天地良心,我真沒敢齷齪,只是,你太you人了一點,這個,是個爺們都受不了,在把持方面我是有些弱了。」葉凡輕聲說道。

「騙鬼去吧,走了。」梅盼兒鑽進車裡一冒煙,走了。不過,在車窗里朝葉凡擠了個嫵媚的眼球。

「啥意思,是不是晚上有節目……」葉凡愣愣的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