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小費砸了20萬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小費砸了20萬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是狼局長,葉將軍,我請求參與這次調停杜家私人恩怨的事。」周凱是絕不願放過這個機會的。

「嗯,鎮頭兒既然讓你知道了這些事,當然也有叫你參加的意思。我也就一點頭的將軍罷了。這老頭,還跟我玩這些噱頭,名面上好像把主動權全jiao給我了,實則我這,還不是他們玩的一木偶,老傢伙,還真會玩。」葉凡沒好氣,xiao罵出聲了。

周凱和張雄都不敢吭聲,開玩笑,罵鎮頭兒,那是活得不耐煩了。兩人也是暗暗震驚,想不到葉凡敢出如此之口。

「呵呵呵,那老傢伙就是那樣子的,整天玩nong咱們。」狼破天突然開口笑了,瞅了葉凡一眼,有些不滿,說道,「大哥,前次的事你可是做得有些不地道,他們都分到不少,就我,你看看,現在口袋可是有些乾癟啊!」

葉凡,那腦mén子當即爬上了一絲黑線,有些不好意思,乾笑道:「老狼,你的身份特殊,泰王國你怎麼能出面,要是給人查出來就麻煩了。再說,你也挪不開身子嘛!領導們的安全重於泰山嘛!不過,你這用度方面也得節約些,前次去海南那神腿子家逛了一趟,你也分了幾十萬嘛,怎麼才一年多時間你就花光啦,這錢,到底去啥地方了?」

葉凡當然也鬼,轉眼間打著哈哈,反而倒打了一耙,知道狼破天患了紅眼病。

「麻痹的,老子不幹這破局長了,太不自由了,連撈錢都沒進間,唉……」狼破天沒好氣,罵道。

這廝彼為有些憤憤然了,又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至於說到花錢,咱們兄弟哪個是xiao家子氣的人。

沒辦法,京城雖說繁華,但也是花花世界,高級飯店去逛一趟出來就要大幾千的。

晚上高檔娛樂場所再轉悠一圈子,又得去大幾千。我這個,總不能搬出這破局長身份硬副著人家埋單是不是?再說,那也不是我狼破天的xing格。

這錢,在咱們眼裡像紙片一樣,所以,就幾十萬塊,一陣子就沒了。」

「唉,狼局的情況我倒知道一些。最近跟老鐵一樣,他家裡那位也是看中了一歐洲風情的老宅子,聽說是清朝時的建築。也是一歐洲商人建的。不過,現在一問,人家喊出了6oo萬。老狼雖說也幹了不少年頭了,每年的津貼用度,零零總總全湊一塊也有二三十萬吧。不過,這點錢,根本就不夠他砸錢的。前幾天在京里『人間天堂』,當時一二流歌星那歌他覺得唱得不錯,一高興,再加上醉了,就扔出去這個數。」張雄伸出了二根指頭。

「老狼還真夠大方的,給xiao費居然砸出2萬來,有錢人啊,真是大手筆,呵呵呵。兄弟不如你也!」葉凡興哉樂禍,笑了。

「二萬,不不不!是2o萬!」張雄干聲笑著斜瞄了狼破天一眼,得意不已。

「2o萬,葉凡跟周凱都沒忍住,吱嘎一聲車都停了下來,轉頭看著狼破天一臉的訝然。

「呵呵,呵呵,那個啥的,當時糊塗了,這個,砸都砸了,總不能再要回來嘛!媽的,酒醒後後悔啊!」狼破天那一向嚴肅的臉上,居然也微微的漲得有些紅了。

「應該不止這點故事吧?」葉凡若有所思,看了狼破天一眼。

「這個,那個,有啥故事的,還不都是玩玩,逢場作戲罷了。」狼破天摸了摸下巴,不好意思起來了。

「算啦老狼,真沒錢我借給你,先把歐洲風情給盤下來。利息就不算了,咱們是兄弟嘛!」葉凡說道。

「這個,6oo萬這個數字,對我來說估計十年八年都還不上了。」狼破天又摸了摸下巴,說道。

「十年八年都還不上,這錢,不借了,rou包子打狗了。」葉凡趕緊縮嘴了,「乾脆我支援你十分之一怎麼樣,白給的,不用還了。」

「不要,白給的沒意思。不過,這次浦海的事如果能解決,大哥你應該能賺個盆缽滿溢吧。

好像每次跟你出mén一趟收穫都頗豐的,以後有什麼大事要出mén,千萬別忘了可憐的老狼。」狼破天的話簡直太雷人了,張雄和葉凡三人都無語了。暗道這廝原來是沖這個來的,難怪他大節的老婆都不陪,原來如此。

呵呵!呵呵!呵……

車裡響起了四個人的乾笑聲,幸好沒招來狼。

「如果杜子月太顧及老狼,我看老狼乾脆找個理由先回京里。就是張雄也先找個地兒躲起來,我一個人在這裡呆著,也好給杜子月一個『面談』的機會。」葉凡半躺在沙上,說道。

「方案不錯,不過,我們能想到杜子月也能想到,估計這樣子回去會不會引起他的懷疑,懷疑我們先前在酒桌上給他設套,此人不簡單,絕不是愚蠢之輩。」張雄有些想法。

「老狼暫時不用回去,等兩天看,我也到處溜達一圈。原先老狼到浦海的由頭是專程陪我玩的,這個杜子月也聽見了。

既然話說出口了,當然得裝裝樣子,不然,惹人生疑。當然,如果老狼玩得太久了,杜子月如果等不及了,估計著會想出什麼法子來引開老狼也指不定。

沒見到此人以前我以為此人一向強勢,應該是像古代那種霸主梟雄之輩,想不到此人表現得相當的文雅。

在他身上,咱們是一點老大的架勢都看不出來,一個身家幾十億的大老闆,一個在暗地裡cao控著浦海一些地下產業的霸頭。

出mén,身後居然連個保鏢都不帶。表現得太文雅這個,好像有裝的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