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無非還不是男女間那點破事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無非還不是男女間那點破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無非還不是男nv感情方面的些爛事,當時杜舉文不是說他即是杜家人,又不是杜家人,難道杜舉文是杜笑塵的私生子?」葉凡也感覺納悶。

「私生者有可能,但是,杜舉文的義父叫洛紅塵,而洛紅塵又是杜家四虎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四人的師傅。

好像洛紅塵跟杜子月的母親有什麼瓜葛,不會是杜舉文是洛紅塵跟君秋瑤的種。

而杜笑澤戴了頂綠sè帽子白幫人家養兒子。而杜舉文野心極大,看他那計劃,設計得十分的完美。

不但杜峰在他陷害之內,就是杜子月他也想一併害了。用他的話說,就是變成又聾又啞全身癱瘓口不能言手腳不能動的徹底廢物了。此人功力高,心機更深,厲害啊!」狼破天倒是大加佩服。

「此人實力跟我差不多,如果我動用飛刀出其不備也許能拿下他。想不到杜家一下子出了三化段位以上強者。鍾阿咕就不用說了,不是杜家人,而王朝馬漢等人實力也不弱,鎮頭兒好像也頗為但心杜家坐大的。

」葉凡淡然說道。

「其實,像跟華夏六尊有關係的家族,那家沒有二三化段,只是人家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像這次,大家絕想不到一個裝聾作啞的老傢伙會是八段位高手,而且,好像還是頂階的快突破九段的一流頂階高手。」狼破天還不知道鍾阿咕是他的師叔,談起來還振振有詞的。這廝看了葉凡一眼,神秘一笑,說道,「兄弟,那個從樓頂飄下來的老人家你好像叫大伯吧,到底什麼來頭的?」

一旁的張雄早豎起了耳朵也想知道,「呵呵……「……」葉凡一聲乾笑,不答,nong得狼破天和張雄都十分的鬱悶。

這廝急了」惡狠狠說道:「杜家那丫頭長得相當的不錯,見過沒有?」

「沒有,跟我屁關係。」葉凡沒好氣哼道,還瞄了一下外間mén,不願意談nv人。

因為,喬圓圓這幾天都是衣不解帶的伺候著自己,被她聽見那不是自找麻煩了,知道老狼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了,有挑逗的嫌疑。

「算啦,不說這個了,不過,剛才進來時倒現一個人。」狼破天笑道。

「誰?不會又是什麼副〖總〗理吧?」葉凡淡淡說道。

「不是」你不正想找的人,就是藍京軍區司令員陳凱越。剛才我隱晦的打聽了一下,好像是腿有些難受」走路時會痛。估計得住上幾天了。老頭很倔強,一直不肯住院,還是軍委領導強行下了命令給綁進醫院的。」狼破天似笑非笑樣子。

「葉凡,我給擦擦腳。」這時,喬圓圓端著盆水進來了。

「要不要我們迴避一下?」張雄一臉曖昧,笑道。

喬圓圓臉一紅,「哼道:「迴避什麼,又沒脫衣服」哼哼!」

「那就脫吧,我們走了。」狼破天乾笑一聲跟張雄走了。

「不正經,「哼!」喬圓圓白了兩不良貨sè一眼。

「圓圓真好。」狼破天嘆了口氣一臉羨慕。

「當然好,看到沒,葉兄弟住院根本就是享受」這邊漂亮護士xiao姐給正宗按摩著,那邊還專mén來了喬大xiao姐天天伺候著,媽的,xiao日子過得比你我舒服多了。我都想大病一回了。」張雄略顯酸味,說道。

「也是怪了,喬大xiao姐平時多高傲的一個人。而且」長得漂亮賽天仙,以前在學校聽說都是校hua。唉,葉兄弟好福氣啊。」狼破天嘆了口氣。

「好白菜全給豬拱了」還得帶上個鳳傾械,人家現在的燕京大學校hua,兩校hua全給他一個人拱了,媽的,你我就沒這好運。」張雄忍不住罵了一句。

「嗯,人家有本事,這個,拳頭大就是硬道理,連校hua們都喜歡。幸好這事做得保密,鳳家那丫頭沒來,不然,有得xiao牛同志找樂子了,哈哈哈…………」狼破天大笑了起來,回頭望了望,趕緊停住了,才記得這層樓里不可大聲喧嘩,裡面住的全是共和國的高官之流。

「咦!老狼,快看,那個?」張雄突然指著不遠處有些愕愣神了。

狼破天抬眼看去,頓時,臉上露出了怪異的笑,說道:「咱們快走,說曹cao,曹cao就到了。兄弟,你自求多福吧,哥們不伺候著了。」兩人曖昧的笑著,噠噠噠走了,有點像是逃難。

「我叫鳳傾城,葉凡是我朋友,我想進去探望,麻煩你說一下。」鳳傾城上身披風,下身一條寬鬆的水藍sè褲子,沖mén口板著個臉的兩個特勤隊員說道。

「沒有探望證,任何人不準進去。」其中一今年青人站得直直的,冷冷說道。

「我是他nv朋友,你進去說一聲。」鳳傾械生氣的哼道。

「nv朋友,姑娘,這個可不能1uan說,裡頭還有一個,好像也是……」一今年青人沒防備,說漏嘴了。

「是喬圓圓是不是?」鳳傾娥瞳孔猛然睜大了不少,有些帶怒氣了。

「這個你也知道,看來真認識了,我去問一下。」年青人態度好了不少,進去一個問話了,不久mén開了,請鳳傾城進去。

「鄧海平,你怎麼放她進去了,這不是添1uan嗎?」一個特勤隊員問道。

「呵呵,王吉同志,不必擔心什麼,長難道拿不下兩個姑娘嗎?人家本事大著,你看到不,這姑娘肯定也大有來頭,那氣質好像天生的富貴著,咱們得罪不起。要是真是長nv朋友,你想想,咱們攔著,以後人家成了長夫人,那以後咱倆就等著蹲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