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喬公子擔著鼻子認了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喬公子擔著鼻子認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喬公子擔著鼻子認了

「啪……」地一聲,一張支票被葉凡掏出來砸在了桌子上,哼道,「看看,夠了沒有?」

「葉凡,你哪來這麼多錢。」喬圓圓拿起來看了一眼,現是二千二百萬,一臉驚訝盯著葉凡,臉sè都微微有些變了,估mo著是擔心葉凡去貪污受賄什麼的。

「別擔心圓圓,我的事你也知道一點,這錢,是前次我去泰王國賭拳時掐來的,來得正道,有國家開的證明。」葉凡淡然說著話呷了口茶。

喬圓圓倒是點了點頭,對於葉凡的暗中身份她知道一些,所以,倒沒懷疑。只是喬報國也感覺有些意外,隱晦地掃了葉凡一眼。

「這錢真是你的?」喬報國還是有些疑huo,因為太大筆了。

「哥,他說是他掙的就是他掙的,不會騙人,他的本事大著,泰王國聽說賭拳成風,也沒什麼稀奇的。倒是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來,你要2ooo萬幹什麼?」喬圓圓有些焦急樣子,說道。

「唉……香玲的母親叫葉慧,在生下她後好像是說出了點mao病,落下了病根,從此那身體都非常的不好。

而香玲又要人帶,他父親蘇青雲又整天忙著工作和官面上那攤子事,這個,也是一個官員的悲哀。

做為一個官員,當然,走上更高一層領導崗位是他所一直努力追求的,當然就沒時間照顧著她了。

所以,她從xiao是她nai柳妹花帶大的。倆人的感情,甚至可以說柳妹花就是香玲的第二個母親也不為過,有時甚至勝過她母親葉慧。

其實,柳妹花也是香玲母親娘家一個很遠的表親。她nai媽大兒子叫常一軍,前幾年突然撞了大運,認識了一個台灣老闆,叫姜宏運。此人聽說很有錢,家產達幾十億。

在台灣有個集團公司叫『海昌一景集團』,說是想在大6這邊展。而粵州離香港不遠,地理位置也是相當的好。

所以,倆人這麼一來二去的就說合拍了。常一軍拿出了自己賺的2oo萬作為合股的錢,而姜宏運很大手筆,第一批款子就拿出了2ooo萬。

不過,在註冊時姜宏運說是台灣方面對大6的政策有些關卡。出了個餿主意,註冊人常一軍頂上了。

常一軍當然高興了,這個,自己才出2oo萬,人家出了2ooo萬,這公司的註冊人還是自己。

當時常一軍也有些疑huo,不過,姜宏運是實實在在的拿出了2ooo萬,又不是玩虛的。

而且,常一軍作為一個xiao生意人,頭腦也相當靈活,暗中也託人查過『海昌一景集團』,的確有這麼一個集團,而且在台灣的名氣還不xiao。

所以,當然倆人就談妥了下來。合開了個公司叫『海鐵公司』,開始初經營狀況相當的不錯,常一軍當然高興。

買了很多高檔禮物,禮品給香玲家,反正兩家也有親戚,香玲家倒也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因為,常一軍開這公司香玲當然也扛起他老頭子大旗暗中幫了些忙,所以,工商稅務等局都是特事特辦,而且,就連稅收那一塊也給實惠了不少。

不過,好景不長,僅僅一年時間,『海鐵公司』突然東窗事,欠下了2ooo多萬的債務。

因為這邊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常一水在負責打理,姜宏運很少過來。所以,常一水趕緊打電話叫姜宏運過來處理,不過,姜宏運那個時候卻是把臉一甩,冷哼著說是公司跟他沒關係什麼的就放下了電話。

常一水也是一點輒都沒有了,因為公司法人是自己,而自己跟姜宏運簽定的協議都是si下籤定的,更離譜的是當時自己跟姜宏運簽定的協議自己手頭上的一份居然不翼而飛了。

到這個時候,常一水才感覺到是不是受騙了。不過,又找不出有力的證據出來,連唯一有點用的si人協議都沒了。

最後,這苦果就得他自已全部承擔了。那可是2ooo萬。最後,香玲的nai媽哭得眼睛都看不清東西了。

香玲暗中也是陪著掉了不少的淚。不過,香玲家也沒搞公司,一年的收入全湊一塊也不過二十來萬,根本就沒剩什麼錢。

香玲的母親把所有的積蓄1oo萬都給了nai媽柳妹花,算是不錯了,不過,就這1oo萬也是杯水車薪。

被騙的公司出了最後通碟,限常一水二年內還錢,不然,就要上訴。

如果真上訴,常一水鐵定把牢底坐穿。後來香玲出面做通了一些工作,那公司又拖了一段時間。

不過,前年那公司又bi了過來,而且,口氣強硬,再不還錢就要怎麼的了。

實在沒辦法了,香玲偷偷扛起他父親大旗去銀行為『海鐵公司』貸了2ooo萬把這筆錢先給還了。

畢竟他父親蘇青雲是這粵州市一把手,銀行都得賣點面子。這貸款容易要還就難了,香玲一個工資不到二千塊的nv孩子哪有2ooo萬去還。

所以,一直煩燥得不行,常一水暫時又賺不到什麼錢。他母親聽了後差點跳樓了。

香玲又不能bi著常一水還錢,再說,人家也拿不出來。去年銀行又給轉了一回,不過,光是那利息就壓得香玲快喘不過氣來了。

你說說,哪有時間跟我談什麼情戀什麼愛的。」喬報國一臉頹廢相,狠命地抓著自己頭。

這廝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我早就給老頭子說過了,想辭職經商。不過,老頭子沒答應。說是我如果敢辭職他就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