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葉副督察長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葉副督察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葉副督察長

第9更到!

剛解決了這事,電話響了。裡頭傳來魚桐大熊山基地司令錢森那有些焦慮的聲音,說道:「將軍,我是錢森。前幾天基地一輛軍車翻到崖下,車中軍人全重傷暈了。

等我們趕過去時現公文包里一份基地外圍的圖紙丟了。最近幾天,基地一直派人在大範圍搜查圖紙去向,附近村民都查遍了,沒現什麼線索。

就怕這圖紙落到外國碟報人員手裡,或者這事本來就是他們乾的。不過,前天有了線索,聽說有知情者在出賣圖紙。

我已經帶人到了粵州,現住在香格里拉大酒店。聽說總部安排的兩個人正跟你在一起,我想,能不能讓他們提前介入,協助我一起搜找圖紙。」

「這事你向總部彙報過沒有?」葉凡問道。

「彙報了,鎮頭兒指示全力搜查,務必要將圖紙找回來。如果落在外國碟報人員手中,也許人家順藤mo瓜查出點什麼就惹大麻煩了。」錢森口中充滿了憂慮。

「給國安部mén打過招呼沒有?」葉凡問道。

「暫時還沒有,這事是我們特勤的事,不好向他們打招呼。而且,這事我也不想讓他們知道,大熊山基地,就我們特勤知道內幕,即便是總參的軍情局估mo著也僅知道表面上的文章。當然,總參高級領導應該知道神龍—m2號。」錢森說道。

「行,吃過飯後我到你那邊來。」葉凡說道,暗暗皺了皺眉,這麻煩事又來了,看來,想徹底脫開軍隊一塊糾纏那是不可能的了。

而且,自己在主席給自己佩將軍肩章時也答應過主席一定守護好大熊山基地的。如果真出了什麼紕漏,那將對不住主席對自己的栽培了。

不久,省廳的陳布和廳長和省委組織部的金部長到了,而稍遲了幾分鐘,在喬報國迎接下,他的未來岳父蘇青雲也帶著蘇香玲,旁邊還跟著一個長相有點相似他的年青人,四人進了包廂。

雙方互相都是客氣地介紹了一下也就算是初步認識了。當然,對於葉凡的年輕,蘇也是微微愕然了一下,旋即恢復了平靜。

葉凡隱晦地掃了蘇香玲幾眼,現這姑娘長相堪堪達到上乘,算不上極美的nv子,只是,氣質方面相當的有特點。也許,喬報國就是被她的氣質所mi了。

蘿卜青菜,各有所愛講得有理。

「喬姑娘,我敬你一杯。」蘇香玲的弟弟叫蘇國興,聽說是常務副省長林峰的專職秘書,人長得年輕,估計就比葉凡大上二三歲,所以,那臉上,淡淡的閃現著一絲傲氣。

甚至,看葉凡的眼神還有一絲莫名的敵意在,因為,喬圓圓只給葉凡倒酒,蘇國興就坐在喬圓圓的身側,可是喬圓圓從不給他倒酒。其實,蘇國興對喬圓圓也有點別的想法的。

喬圓圓長得太美了,氣質和身材以及臉蛋都是極品佳人,是個男的估mo著都有一些想法的。

而蘇國興認為自己姐姐跟喬報國拍拖,自己如果能娶了喬圓圓,那真是親上加親了。而且,這事估mo著蘇青雲也知道一點。

「對不起,我不勝酒力,意思一下怎麼樣?」喬圓圓相當委婉的拒絕道。

喬圓圓講的當然是鬼話,像這種紅酒她喝上一瓶半沒問題的。只是,她好像也感覺到了蘇國興的一點什麼其它想法,怕引起葉凡的不快,所以,表現得十分的拘謹。

「喬妹子,這個,你可就有些失了偏頗了。」蘇國興裝得一臉的失落樣子,故意說道。

「我不明白你話是什麼意思?」喬圓圓淡淡笑道。

「你好像剛剛跟這位葉干過一杯吧?剛才葉打通莊,你是最後一個收尾,就幾秒鐘前還哐當著碰了一杯的。而且,你那一杯還裝得特別的滿,是你自己倒的,而且是一飲而盡。」蘇國興好像抓住了什麼把柄,舉著酒杯,瞥了葉凡一眼,向喬圓圓bi了過來。

「對不起,我就一杯酒的量,第二杯就不行了。」喬圓圓微微皺了下眉頭,但是哥哥喬報國和未來嫂子蘇香玲都盯著,也不好作什麼。

「如果喬姑娘真不勝酒力,難道多喝一杯酒就要倒下了?」蘇國興反問了一句,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話有所指。

「我……真的有些醉了,喝一xiao口怎麼樣?」喬圓圓盡量剋制著。

「算啦國興,圓圓也許真是不勝酒力,不能喝別勉強人家嘛!」這時,蘇青雲突然cha嘴笑道,不過,收斂笑容時那一些不快卻是讓葉凡看見了。

「哼!喬姑娘瞧不起我蘇國興就算啦。」蘇國興覺得下不了台了,平時跟著林副省長到下邊去,哪有人敢對自己這個大秘書不敬?

更何況,自己還被省城圈內人稱為粵州市第一公子。走出去隨便一吆喝,哪個敢不賣點面子,想不到喬圓圓今天居然如此這樣。

不過,他的話一哼出,蘇報國卻也是皺了皺眉頭,看了看旁邊坐著的蘇香玲一眼,終究沒吭聲。

而對面的陳布和以及金樹洋部長都不吭聲,一臉淡然的呷了口酒xiao品著,一老一中兩隻狐狸當然知道這是蘇國興在向葉凡這個年輕的政法委難了,他們倒是想看看葉凡如何整理這場子。

「呵呵,蘇兄弟,圓圓不勝酒力,她那一杯我代喝了怎麼樣?」葉凡淡淡笑著,伸手拿起了喬圓圓的酒杯擺了擺,意思是咱們倆碰一碰。

「哼!你算什麼東西,也想代替喬姑娘的酒。」蘇國興終於爆了,以前也隱晦地向喬圓圓表達過一些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