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孔家的安排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孔家的安排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那就沒事了,有你爸出面,只要把錢塞回去就走了。錢不夠的話打個電話,我再給。再說,蘇香玲的父親也是省委常委」堂堂的省城第一把手,省檢察院難道真吃了熊心豹子膽要硬扛下去?」葉凡鬆了。氣,不過,眉頭卻是皺了起來」覺得這事估摸著沒這麼簡單。

「沒用!媽都急得哭了,爸倒在京里坐著。罵著說是要讓檢察院的同志好好的關哥幾天再說。蘇伯伯也出面了,不過,這次很奇怪」省檢察院的姜檢察長態度空前強硬,蘇伯伯託人打聽情況他們居然沒透露一點口風,而且,我哥和香玲姐被關什麼地方都不清楚。」喬圓圓焦急的說道。

「這事估摸著是省委各位大佬在背後支使著乾的,看來,這次的事有些麻煩了,不是針對你哥就是針對蘇家了。如果是針對你們喬家,那京城估計還有人cha手了。如果是針對蘇家,那你哥只是受了牽連。這個倒怪了,難道上頭人不曉得你哥的背後人?」葉凡覺得有些詭異,這事,太不尋常了。

「我哥這人從來低調,南福省就蘇伯父和金部長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其他人估計是不清楚。

就是在省委督察室來說吧」我哥還經常受人欺負。我爸對我哥不留京城執意要去粵州工作很生氣」一直說氣話說是不管他的事,由他自己去。

所以,這麼多年來,其實只有金部長和蘇伯伯在暗中照顧著我哥。」喬圓圓嘆了口氣。

「圓圓,別急」這事你爸不可能不管」有他出面應該沒多大問題。」葉凡勸道。

「你不清楚,我好像聽蘇伯伯說過,京里也有些複雜」爸的處境也並不好」說是有人盯著,爸也剛上位不久,如果有人拿哥的事說事,那就惹出大麻煩了。」喬圓圓都快哭了,一會兒又說道,「反正這事我一個姑娘是沒辦法了,我哥也是你的舅子」你想辦法就走了。」

「這個,那個,你爸都沒辦法,我一個xiaoxiao的政法委〖書〗記難道還能管省檢察院院長」人家可是副省級高官,再說,你那蘇伯父都遭人暗算了,我能有什麼能力解決此事。」葉凡這廝當然不想擠了進去,這種省委大佬間搏弈的事最好別摻和。

目前破案要緊,再說,粵東是大省,京里各方勢力在這裡都有代表。往往一個省委常委就代表著某方面勢力集團,nong不好把自己栽了進去連個泡都冒不了的。

反正喬家肯定會想辦法,自己出這個頭有些愚笨了。再說,喬遠山對自己的態度估計是不怎麼好」不然,怎麼沒話叫喬圓圓帶自己到喬家大院坐一會兒。

還有,蘇家給葉凡的印象也是相當的不好,蘇國興的冷傲狂妄」蘇青雲的冷漠和不屑」還有蘇香玲也不怎麼熱情。

所以,這個也是葉凡不想摻和的原因之一」還有一個就是葉凡自認為能力有限,根本就無能力去解決此事。

省檢察院院長自身就是副部級高官的,他的身後人難道級別還會低到哪裡去嗎?

不過,因為喬圓圓知道葉凡特勤的身份,顯然不肯放過她,下一刻她顯然生氣了,口氣重重地哼道:「哼!你真要做冷血動物是不是?見死不救」他好歹是我哥,我哥要是真出了事,我……我……」

噻了半天」終於憋出一句道:「我天天纏得你煩透!」

「唉……我到省城來,行不行這個我儘力就行了。」葉凡嘆了。氣,最難抵擋美人怨啊。

jiao待了一翻後又開車直奔粵州而去。

「唉,你這孩子,臨到頭了還得老子給你擦屁股。」聽了侄兒孔東望的講述後」孔文然一臉凝重,用屁股想也能猜到葉凡是不願見他了。

嘆了口氣,尋思開了,如果自己出面,葉凡未必賣面子,不過」也有五成把握他肯見自己。

這把握xing太少,孔文然要的是十成把握」這個,有關侄兒前途的事他不敢馬虎。孔文然可是把孔家的希望都寄託拓侄兒身上了。

想了想,又叫侄兒把葉凡說的話反覆的學講了一遍下來,琢磨開了,他在尋找契機。

果然,給他找到了好辦法」一拍手喊道:「來得及時啊!」原來,總參軍務部的常務副部長丁三根少將也是他們這個巡視團的副團長」孔文然是正團長。

而丁三根剛從粵州軍區回來,此刻估摸著也到賓館準備休息了。葉凡既然jiao待說是丁三根知道他的身份,那說明他跟丁三根關係還不錯,說起來,丁三根還算他的領導的。

所以」丁三根如果肯出面」絕對說話比自己有份量,再加上自己這個總參情報部部長一配合,八成能讓葉凡把氣給消了正想打電話時電話倒響起來了,裡面傳來一個略顯沙啞聲音,說道:「老孔,東望的事有麻煩了。」

「老聞,不是早定下來了」有啥麻煩的?」,孔文然心裡一震,急著問道。

老聞叫聞樹德」是孔文然的老同學,是國安部副部長,是除部長和常務副部長外的三號人物,也是老國安了。

在國安部里分管的是組織人事方面工作」權柄相當的大。而且,跟孔文然關係很鐵。

「也不知什麼原因,剛才」部長來了電話,話說得隱晦,說是關於粵東省國安廳長人選估計是要重新甄選。」,聞樹德說道,沉yin了一陣子問道」「老孔,看來還得加把勁活動一下才行,這機會失去可惜了。」

「部長真沒透露點什麼吧?老聞,咱們這關係你不能瞞著我了」東望也像你侄兒一樣,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