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表態站隊了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表態站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哥,你總算走到了……」,」一見到葉凡下車,喬圓圓好像見到了組織早撲了過去,一下子就扎進了懷裡,葉凡輕輕摟著,拍了拍肩膀說道」「,別急,有我在。」

「嗯!嗯!」,喬圓圓一測由噻著一邊應該道。

「圓圓,他就是葉凡是不是?」這時,先前站喬圓圓身邊高大男子問道。

「是的。」喬圓圓嘴裡應該著,指著男子和另一個姑娘介紹道」「我堂哥喬世豪,表妹任彩芳。」雙方都是淡淡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咱們邊吃邊聊。」葉凡說道,幾人進了香格里拉,到飯廳點了飯菜。

「查到關押地點沒有?」葉凡先是喝了半碗湯,鬆了鬆手骨,舒了口氣,問道。

「沒有,人不知被他們nong什麼地方去了。」,喬世豪非常的鎮定」說著話。

「到底是誰幹的?」,葉凡又問道。

「檢察院乾的,這個還用問嗎?」,任彩芳嘟起了嘴,認為葉凡是不是傻了還是笨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葉凡說著話看了喬世豪一眼。

「省檢察院檢察長姜一林聽說是汪正錢省長力挺提拔上去的,這次的事估摸著不是針對我們喬家,報國只是受了其中的牽連。」喬世豪明白葉凡意思,略顯憤怒,說道。

「你的意思是汪正錢要敲打蘇青雲,或者說汪正錢想拉蘇青雲下馬。而報國把錢給了蘇香玲」既然不是針對喬家了,為什麼還不放人,至少喬報國的關押地應該會告訴你們的。」,葉凡問道。

「不一定,既然汪正錢動了攻擊,如果放了報國,或者說讓我們見到了他,那蘇香玲這邊肯定也會鬆動。

即便是現在汪正錢知道了報國的身份,但也是騎虎難下了。而且」汪正錢這個人在京里好像是中紀委第一副〖書〗記費一桓支持的。

所以,人家未必賣賬,再說,京里最近各方關係有些微妙」這事又真犯在人家手頭上了。」喬世豪表情相當的凝重,看來」這事對喬家來說也是一次不算xiao的打擊了。

「中紀委第一副〖書〗記。」葉凡嘴裡喃喃了一句,雖說臉沒變sè,不過,心裡早變sè了,這種大腕哪是自己這xiaomao蟲惹得起的。

飯桌上就聽見葉凡跟喬世豪飲酒的呷吱聲,喬圓圓和任彩芳根本就吃不下,兩人張著耳朵聽著,聽著兩人聊天,心情是起起落落的相當難受。

喬圓圓的淚珠子又在眼眶中打著轉兒了,只是沒掉下來罷了。

「嗯,這不是葉督察長嗎?哈哈哈,想不到你也在這裡吃飯。」身後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爽朗的笑聲。

對於給葉凡的稱謂,丁三根最後選擇了督察長這個職務,當然又比葉凡現任的政法委〖書〗記級別高上一些了,名頭當然更響亮了。這個頭銜倒是能見得了光,所以」丁三根就沒避晦什麼了。

至於說丁三根怎麼會出現在香格里拉,當然也是人家孔文然同志巧妙安排的,因為他是團長,所以,晚上,總參巡視組的飯局就安排在了香格里拉,整整坐滿了三張大圓桌子。

因為剩下的包廂全給人包去了,所以,就安排在了大廳。其實,這些,都是人家孔望東同志暗中bsp其目的當然是為了叔叔跟丁三根能有機會碰上葉凡」好給自己講情了。也算是頗為hua費了一番心機了。

葉凡抬眼掃去,不是總參軍務部第一副部長丁三根少將還有誰」旁邊還站著一富態老頭」葉凡不認識。

「是丁將軍啊」你好。」,葉凡站起身來打了聲招呼。

丁三根跟那老頭隨腿走了過來」丁三根熱情地指著那老頭介紹道:「葉督察長,這位就是總參情報部部長孔文然同志,這次總參巡視團下來他是團長,我是配合孔團長走走,要不一起過去喝幾杯?」,「你好孔部長」乾脆就坐這裡喝幾杯吧,反正我們這邊桌子大。」葉凡無奈地說道,既然人家邀請了,過去肯定是不想過去,乾脆也回之一禮,估摸著丁三根也不可能跟自己一起吃飯了。

「長好!」喬世豪因為穿著大校軍服,既然知道了人家是長,那總不能無視吧。

所以,立即站起來行了一個標準軍禮。其實,人家丁三根跟孔文然本來都是身佩少將銜的,不用介紹喬世豪也得行禮了。

「你在哪支部隊?」,為了套近乎,孔文然也是放下了身姿,親切的問起喬世豪來。

「報告長,我在燕京軍區第一集團軍任一師師長,我叫喬世豪。」喬世豪略顯恭敬」回答道。

「喬師長,很好,年輕有為啊!」,孔文然開口就誇上一通再說」還伸手輕輕拍了拍喬世豪肩膀表示親切,自然是演戲給葉凡看了。

既然此人跟葉凡一起吃飯」沒準兒還是朋友之流,所以,先套套近乎還是不錯的。

「嗯,喬司令是你什麼人?」就在這時候,丁三根突然問道。因為他是總參搞軍務的,所以,對於一些厚實的家族還是知道一些的。

「我父親!」喬世豪無奈地點了點頭說道。

孔文然臉上閃過一絲驚愕,想不到葉凡居然是跟嶺南大軍區司令員喬橫山的兒子一起吃飯,那這個說明了什麼……

孔文然心裡甚至暗暗的捏了一把汗,現在總算是有些明白了,估摸著葉凡能提拔得這麼快」背後肯定有著喬家的影子在的。

「想不到喬司令的令郎居然當師長了,老丁,我們都老了,哈哈哈。」孔文然爽朗的笑了。

「那是,一代新人換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