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巨額利潤求月票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巨額利潤求月票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唉……」葉凡嘆了口氣」良久,才硬著頭皮轉過身來,「你這是何苦」去換換吧,穿成這個樣子我有些不習慣。」

「我都不怕你怕什麼?」,董鶯鶯有些怒了,一雙杏眼瞪著某君。

「你不怕我還真怕,影響不好。」葉凡苦笑著,自嘲般的搖了搖頭。實則」這廝底下早鬧騰開了,有了不良反應。

董鶯鶯好像也現了這點問題,輕輕的走了過來,輕輕的依靠在了葉凡肩膀上。

「借我靠一靠行嗎?我沒有別的要求,就是太累,想靠一靠,你不用擔心什麼,我不會糾纏著你的。」董鶯鶯依依說道,而且」那身子故意的往前一擠,輕輕的磨蹭著某君。

騰地一下。

葉凡是再也難耐,伸手往下一撈,yu人頓時入了懷裡,抱著就到了沙上。

底下那xiao東西居然不雅地抵在了人家那啥的圓丘上,董鶯鶯身子輕微一顫慄,頓時,臉上爬上了紅霞。

她閉上了雙眼,喃喃道:,「放心,我很乾凈的,舊年來,我沒讓男人碰過我。」

「說吧,你現了什麼?」葉凡心裡念叨著,南無阿陀佛」正經的坐著沒有其它什麼動作。

董鶯鶯其實也是嘴硬,實則也是相當的害怕這個。臉紅紅的也沒什麼其它動作。

甚至」坐在葉凡懷裡連動都不動,葉凡看了都想笑,說道:「怎麼,剛才你可是很大膽的,臨到頭了又打退堂鼓了是不是?」,「只要你敢我怕什麼?」董鶯鶯突然硬氣了起來,裙子往兩外一拉,老天」居然跨步坐在了葉凡雙膝蓋上」一股令人噴血的感覺湧上了葉凡心頭,這廝心裡直喊道:「媽的,真是空的,裡面沒東西,老天,這還要不要人活」這煎熬,老子又不是柳下惠,那……」,」

某人有些顫慄著在董鶯鶯後面脖頸上來了一下,逗得她咯咯直笑道:「你應該不是童子ji了?」

「當然,我葉凡是什麼人。」葉凡王八氣十足哼了一聲。伸出有些顫慄之手終於罩在了那高翹的山峰頭上。

「老手了就不要羅嗦,咯咯」,董鶯鶯母ji下蛋樣妖笑了兩聲,再沒言語,突然又轉身過來,變成面對面了,伸舌頭在某君鼻尖上tian了一下。

一陣子酸麻,葉凡當即正經了起來,看著董鶯鶯說道:「快說,到底現了什麼,明天我準備動手了。」

「不解風情,哼!」,董鶯鶯白了葉凡一眼,收斂了妖態,說道」「還記得前次那塊我父親留下的石頭嗎?」,「記得,上面好像雕著一隻鳥兒」不過」只有骨架雕著,倒像一隻鳥骷髏。」葉凡隨口說道。

「這就對了……」,」董鶯鶯回答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後就不說了。

「說下去」別調人味口。」葉凡斜了她一眼,問道。

「你ěn我一下我就誠」,董鶯鶯又是盈盈一笑。

「哼!」葉凡生氣了」突然一動作,董鶯鶯被他扔到了沙上。

「你真不管我了?」,董鶯鶯那凄楚聲音又傳了過來,沉默了一會兒又說道」「我沒要求你硬要娶我,我對你沒有任何要求,你怎麼這樣子對我?」

「再這個樣子我真不管你了」說正事,正經點。」葉凡裝得一臉的道貌岸然,還真像那碼子事。

「嗯……」,董鶯鶯突然撲了上來」緊緊的抱住了葉凡,睚萬地開始哭了起來」葉凡也沒避開」讓她好好泄一下。知道她最近這段時間也是嘗盡了人間辛酸。

「哭夠啦?」,葉凡哼道。

「你是冷血動物,哼!」,董鶯鶯突然出口咬向了葉凡,頓時,兩張嘴緊緊的咬在了一起,舌相jiao,口口相觸,兩人一陣子顫慄,如墮雲霧之中。

良久才分開了。

董鶯鶯臉sè通紅如血,喃喃道:「這ěn,真美好!」,「還有更美好的,要不要試試?」,葉凡突然有些sèsè的笑道,作勢要下手樣子,董鶯鶯嚇得一聲尖叫摔倒在了沙上。

「看來你也只是紙老虎罷了,真要動真格的嚇成這個樣子。」葉凡淡淡笑著坐沙上欣賞著這妖靈而純真的姑娘,像是在欣賞一朵正含苞待放的鮮hua。

「喝點什麼,我倒給你。」董鶯鶯坐了起來,羞澀著說道,像極了新婚之夜的美jiao娘。

「白蘭地吧。」葉凡淡淡說道,那眼光,在其人背後那優美的曲線上滑過,直到那修長的雙tui上,再往下……

似乎很得意於自己的身材」董鶯鶯去倒酒時那tun線扭曲得相當的厲害,tun瓣如bo1ang起伏,彎腰倒酒時也許是故意作nong人,深深的峰溝里一賢眾山xiao。

「要不我打開讓你看個痛快。」某nv嗔道。

「免啦,我不是柳下惠。」葉凡擺了擺手」伸手拿起紅酒泯了一口,當然是掩飾窘態了。

「你從那塊石頭上就沒想到過什麼嗎?」董鶯鶯恢復了正經,一臉端莊」像個高貴公主正經的坐在了葉凡身側。只是那薄紗似的睡衣有點破壞了這形象。當然,也許王子最喜歡這個樣子。

「這次我去陽田集團,隨道去參觀了陽田礦。因為我們皇朝帝都在陽田集團也有一成股份,所以我也算是陽田集團的大股東,董事會成員之一。

當時我要求參觀陽田礦的開採過程,因為有些好奇,當然,這只是我嘴裡說的理由」實則是我有些懷疑陽田集團跟我父親的死有關係。

當初父親在世時陽田集團的管飛董事長一直要求我父親退股,不過,我父親一根筋就是不願意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