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有多少賺頭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有多少賺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冷庫是不是管理員打開的?」,葉凡問道。

「不是,管理員說是喝了杯茶以後感覺很困就睡去了。我當即叫人把茶水拿去驗證過,現裡面居然有類似安眠yao成份使人暈眩的東西在。聽醫生解釋說是另一類比安眠yao厲害得多的催眠類yao物,人一吃下去立即就會暈去,其實,類似於現在有些騙子搞的暫時麻醉類yao品。」,盧偉說道。

「看來,這屍體有問題。是不是有人想從屍體上撈點什麼?」葉凡問道。

「應該不是,當時這屍身上的東西全被我們收藏起來了,上面只是méng了一層白布,有什麼可撈的?」,盧偉淡淡說道。

「難道是想偷屍體?」葉凡心裡一跳,問道。

「有可能,估計是現幹警回來得早不敢動手了。不過,也不排除是不是有人想偷器官,現在干這事的人好像也有。」,盧偉說道。

「偷器官,你xiao子是不是美國大片看得多了。器官好像要在剛死,的時候偷來才有用,這個,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偷來還有什麼用?」,葉凡笑道。

「講不定,也許有別的用處。不過,這種可能xing應該很xiao。偷器官的也不會傻到去偷有幹警把mén的冷庫吧。所以,這事肯定有搞頭了。」,盧偉笑道。

「多派幾個人暗中守著,有沒裝監視器?」,葉凡問道。

「剛裝上的,不過,估計一時半分人家根本就不敢再次登mén了。可惜了,要是以前裝得有監視器就好了,現在一播放,什麼不出來了。不過,也不排除人家也是高手,監視器會給他遮了或破壞掉。」,盧偉一臉遺憾,說道。

「放長線釣大魚」只要屍體一天不火化,估計那對手都會想法子出手的,咱們不急,也許」這個就是破案子的關鍵。還有,你那邊查得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沒多少進展」帝華礦業集團,是老牌企業,根底子紮實。據帝華的員工們說馬文才副總平時對人相當和氣。

不無故甩臉子,應該排除了仇家之流雇兇殺人。而他老婆宋蓮香是水州日報社記者,這個,社會關係就相當複雜了。

記者的jiao友面很廣,一時難查清楚。而且,從作案手法看,手段高明,經驗十足」根本就沒留下什麼痕迹。

有的幹警甚至懷疑是不是真是煤氣中毒倒致的。主張就此以煤氣事故為由頭了結此案。」盧偉也是頗為無奈的說道,剛調到水州不久居然生了這檔子事,社會反響ji烈,給他造成了空前壓力,覺得肩上擔子也不輕。

「簡直是胡鬧,想推卸責任也不能如此的不負責任,人命關天,疑點這麼多怎麼為了聲譽或怕受影響而隨便了結案子。」,葉凡口氣重了不少。

「老大」你不知道水州局勢,我是段〖書〗記推薦上位的。」盧偉嘆了口氣。

「你的意思是不是有人想刁難段〖書〗記?」,葉凡心裡一動,冉道。

「嗯,水州是省城,在省委省政fu眼皮子底下」各方都盯得緊。稍有點什麼就會傳到省委省政fu那些光耍嘴皮子實則什麼事都不幹的高層耳里。聽說最近省委裡頭有人指責段〖書〗記搞什麼都不三不四,好大喜功,治安環境惡化、投資環境淺薄,開區搞得像兒戲等等。」,盧偉苦澀的說道。

「什麼意思,講明白一點。」葉凡追問道,因為段海天對自己相當的照顧」而最近段海天跟齊振濤、鐵托三人走得很近。葉凡已經把這三人當成自己的未來靠山了,所以,對三人的事也相當關心。

「紅蓮開區是段〖書〗記倡導的」當時誇下海口,說是要樹立開區的典範向〖中〗央提出。

爭取在五年內讓紅蓮開區成為樣板,不但要成為咱們南福省的試驗品,更要得到〖中〗央認可,向全國推廣。

不過,幾個月過去了,紅蓮開區搞得並不理想。甚至可以說是一包糟糕,當時為了搞紅蓮開區,把宏都區和馬港區都囊括進去了。三個區的人事搞得相當的混1uan,段〖書〗記是每個星期都要視察該區一次,親臨指導,檢查工作。

不過,收效並不是很好。而且,這麼一來,高懷明市長心裡不舒坦了,隱隱的有人說段〖書〗記撈權撈過界了,不但管帽子,連人家市長一攤子事可都要親自指導,天天監督,那還要人家市長幹什麼?

在這個節骨眼上又出現了一家四口都死了的慘案子,人家又拿這事說事,說段海天推薦的人是草包,當然就是指我了。

而且,一直要求把公安局局長位置跟政法委〖書〗記位置重合起來。那什麼意思,就是要解除我的職位了。媽的!這都什麼事?」盧偉憤憤然噴嘴了。

「這些都是省里各位高層在角逐,盧偉,你只是鬥爭下的犧牲品罷了。不過,段〖書〗記是什麼態度才是關鍵的。」葉凡鼓勵xing說道。

「段〖書〗記態度堅決,紅蓮開區要繼續搞平去。而對於我的態度還是不錯的,鼓勵多於批評。」盧偉說道。

「鼓勵多於批評,看樣子你還是被批評了。至於說紅蓮開區,我估計段〖書〗記是有苦難言,當初開區黨委〖書〗記一職他是力ting我上位的,後來在省里沒得通過。

現在倒好,省里那些高層倒戈一擊,自己推薦的人不行,反倒過來指責段〖書〗記,這他娘的都什麼人?難道做下的人都得受這破氣。」,葉凡罵道。

「嗯,這事我姑姑做得不對。至於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