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老何同志扯鬼話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老何同志扯鬼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老大想藉此到陽田集團探探底子是不是?」盧偉xiao心問道。

「嗯,時間不等人,只剩下三個月了,再拿不下案子,我得脫警服鑽地dong沒臉見人了,我已經被bi上粱山了。」葉凡說道。

「那好,這樣,我們盧氏集團乾脆也出一億合責,盤帝集團,怎麼樣,要搞就搞個大的集團出來」一出馬就威風些。

我想,那個陽田集團應該不xiao吧。要干咱們兄弟一起干」到時咱們去掏陽田集團股份。

如果能盤下陽田集團,那不是更有利於查案子。這個,虧了當jiao學費,賺了咱們喝酒,哈哈哈……」盧偉爽朗的笑了,倒不像做作的。

「謝謝,這個,不行,那可是一個億,數目太大了。要是兄弟你有意」就入股三千萬意思一下就行了。」葉凡並不想把盧氏公司拉進來。

因為」實則是從商業方面來說,葉凡心裡沒底。他已經做好了用這二個億埋單的準備,怎麼能害了兄弟。

「不用說了老大,就這麼定了,盧家出一個億,以你大哥葉強為主註冊「盤帝集團公司,。」盧偉態度堅決,不容置疑。

「那行!」葉凡無奈的答應了,不過,心裡充滿一股濃濃的暖意。

「市長,又有好戲看子,呵呵。」常務副市長崔明凱淡淡笑道。

「戴志軍也太不是叮,東西了,一個商人」高挑得很,居然連我這個市長都不放在眼中。

真以為有著戴維強這個副省長撐腰就能拳打天下了?市公安局是什麼機構」那是國家執法的強力機構,連那地兒的錢都敢騙?

以前鄭河明是何鎮南的跟班,全看何鎮南眼神。何鎮南放句屁,鄭河明就應句屁。

幾百萬款子居然被一個建築公司撈走不敢吭聲,這簡直就是丟我們政fu的臉?

法不能執法還稱什麼公安機關。現在葉凡到了」戴志軍還想顯擺真以為人家是軟柿子好捏是不是?

以前有何鎮南罩著他還能顯擺,現在葉凡就不同了,他未必肯聽何鎮南的話。

不過」戴維強作為有資格的老的副省長了絕對不會坐看侄兒被抓的。

此人又是分管著經濟一攤子事,估計又會以此為要挾興風作1ang。唉……,咱們又得受氣了。」李國雄市長倒沒那麼樂觀,搖了搖頭還嘆了口氣。

「戴維強作為老牌的副省長,一直又緊隨著汪正錢省長隨步。聽說最近一直在爭取入常,原任省委常委、副省長江蓮到點退休。

那個位置一直空懸著的,都快半年了。省里各大副職全拿眼瞅得盯,估計都在往京里跑。

而汪省長和新來的趙〖書〗記」以及管黨群的管副〖書〗記都拿眼瞅著那空位的。

能讓自己的人上位憑白地就等於在常委會裡多了一票,一個很大的助力。」崔明凱也是淡淡的說道。

「嗯,戴維強如果能入常何鎮南肯定得巴結得更緊了。老何也想老戴的那空位的,能進步誰不想進步。

如此一來,老何同志肯定得全力幫老戴作事了,葉凡抓了他侄兒,第一個坐不住的就是老何了。

不過,老何現在也走進退兩難,葉凡並不怎麼鳥他,而且一剛來他就把葉凡給得罪透了。

人家正常執法,你何鎮南憑什麼指手劃腳。再說,葉凡此人我也看不透」老崔,你有沒看見好像於志海、周yu明以及盧安剛司令在常委會上都在支持著他。

這事很不尋常,這三個人」以前老何老蔡蜒及咱們都曾經多次伸過橄欖枝的,人家都沒湊趣。

現在倒好,葉凡一到,三人好像有點抱成團支持他的意思。何鎮南肯定鬱悶還以為是我跟蔡志揚倆人在搞鬼,其實不然。

就是我也猜不透到底怎麼回事?」李國雄眉頭緊鎖,臉上淡現著疑惑不解。

「是啊這事真是透著古怪。葉凡的家裡我們也聽說過,沒有什麼背景一個普通的拿工資家庭」父親還只是一xiao科長。

到底誰在背後支持他,按理說,此人如果說在南福省有點背景還可能」畢竟在哪地兒他呆幾年了,到咱們魚桐不到半年,怎麼會有如此多人支持他就透顯著古怪了。

前次市長你支持安蕾升任組織部常務副部長,估摸著也是為了讓葉凡看看」這樣一來,葉凡心裡肯定不滿咱們了。

不過,他的最大目標還是在何鎮南身上。市長施的妙計啊!一石二鳥。既讓何鎮南滿意了,又讓葉凡記恨上了他,呵呵呵……」,崔明凱笑得燦爛。

「你有沒看見,前次調查組下來也是雷聲大雨點xiao。咱們也準備準備,準備接受戴副省長的刁難了。」李國雄一臉的凝重。

「刁難,不光是他,現在已經有人開始刁難咱們了,唉……」,崔明凱說著話,嘆了口氣,從皮包里掏出一疊材劃來遞了過去。

李國雄略顯意外,接過材料後翻了一遍下來,問道:「省jiao通廳這是什麼意思?說好的項目還變卦?」

「什麼意思,癩子頭上虱子,明擺著了。徐白金什麼人」省jiao通廳大權在握的一所手,咱們魚chao公路改建就落他手上了。

市公安局的徐林是他侄兒」葉凡一句話開除了他,人家心裡會服氣,肯定不服了。

前段時間那副局長位置還空著的,現在不一樣了,徐林和鍾一明兩個空位都下來人佔了。

那徐林和鍾一明去什麼地方,現在成了沒人疼沒人要的可憐孩子了。這事何鎮南明知道也不管,擺明了就是要讓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