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不著痕迹的漏底子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不著痕迹的漏底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過,公安局兩位副局長被開除的事好像是何〖書〗記管的」畢竟,他們倆個都是副處級幹部,這事,又跟我們組織部掛上勾了,就怕到時徐金白會拿這事說事。」,康文生倒是皺了皺眉頭說道。

這麻煩惹自己頭上來他也是有些不想摻和進去的。畢竟,跟著何鎮南跟葉凡鬥鬥他也只是配角」真叫自己捋袖子直接單挑葉凡這個強勢的政法委〖書〗記,康文生說句實話」那tui兒還是有點打閃的。

畢竟,從最近一系列事生來看,姓葉的並不是只軟柿子好拿捏,甚至,那傢伙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連林則徐雕像人家都敢賣惹mao了他什麼事不敢做。更何況,那雕像賣了還一點屁事沒有,省里下來人調查也是雷聲大雨點xiao,康文生再笨,也從中聞到了一絲什麼不尋常的味道。

所以,康文生當然不想惹火把自個兒點著了。還是躲在何鎮南這大樹下比較好乘涼的。

「怕什麼,葉凡是政法委一把手」又兼著公安局長,作為市委常委,他的意見咱們總得聽是不是?咱們不能搞一言堂嘛,黨雖說管帽子,但也得講個理法是不是人?更何況,徐林和鍾一明是他開除的又不是你這個市委組織部部長乾的。」何鎮南當然也琢磨到了康文生心中的一點xiao算盤,話語中是有些不客氣了。

「要不幹脆給徐林提一級nong其它局子去當一把手,想必徐金白也會好受一點。而且」葉凡開除他們倆,咱們給他提級使用,人家心裡自然是會感ji咱們的。」康文生出了個餿主意,他沒猜到何鎮南心思。

惹得老何同志終於是火起了把茶杯重重地往桌上一嗑哼道:,「我說你這腦mén子沒被驢踢了吧?人家徐金白找的是葉凡,又不是你,你急著給人家陞官幹什麼?咱們要尊重葉凡同志的決定嘛!不能人家捋帽子你來戴帽子,這個有點視黨的組織原則為兒戲了。更何況葉凡同志也是市委常委,咱們要尊重他的選擇是不是?所以,此法,不通!不通!」,「那這事我暫時不管了。」康文生請示口ěn。

「那是你的事,不要問我。你才是市委組織部的部長,不是我何鎮南。」何鎮南淡淡哼道。

老子這組織部長還不是你手中一竿槍,什麼時候你把我康文生當組織部長了。

老康同志心裡相當窩火,你何鎮南要壓制葉凡釣李國雄這隻魚,幹嘛不顧我康文生的生死。

到時徐金白肯定會怪罪到我康文生頭上的。要是戴副省長入了常,徐金白升了副省長哪我老康還有活路嗎……

康文生心裡自然不服氣,不過,沒表現出來,點了頭出mén了。一出mén」那淡定的臉sè一下子晴轉多雲快下雨了。

……哼!膽xiao怕事難成大器?」,何鎮南nong著康文生轉出過道的身影,xiao哼了一聲。

「何〖書〗記,戴省長秘書剛來了電話,說是戴省長最近有空閑時間難得悠閑,準備到鴨子灘釣魚」今天下午就會到,現在估計已經出了。」,市委秘長書江籬籬半里說著。

其實,她剛才也聽到了何鎮南的哼聲心裡一震,心說何鎮南這話難道是故意說給我聽的,意思是我最近也太膽xiao了,還得要大膽一點……

「呵呵,好好!你準備一下,咱們一起陪戴省長釣魚去。聽說鴨子灘的魚現在倒是長得又大又féi美。整上幾隻燒烤也不錯戴省長最喜歡烤魚了。你去查查,咱們市裡哪家酒店的大師傅燒烤做得好,叫出來一起去鴨子灘就地烤魚。」,何鎮南心情大好。

這廝心說你終於要出手了。嗯不到這次親自下來了看來,戴志軍的問題不xiao嘛!好好越大越好,難度越大你出手也會越狠辣的」到時,跟葉凡斗得不耳開jiao時咱就好收利……

「我去準備了。」江籬籬出mén而去,在過道上搖了搖頭。心說釣什麼魚」還燒烤,燒烤的是葉凡同志吧,那魚不就是葉幾,「趙〖書〗記,聽說戴維強同志回魚桐釣魚了,呵呵,還真輕閑啊!」副省長魯東來泯了一口茶,贊道,「好茶,這鐵觀音清麗而不濃,淡如水而又回味悠長,好茶好茶。」

「當然好了,是頂尖的那種。」趙昌山淡淡說著,掃了老同學魯東來一眼,笑道,「老魯,咱們是老同學了」以後si平場合叫我老趙就行了,不要〖書〗記〖書〗記的,顯得生份了不是。」,「那敢情好,我就叫老趙了。嗯當年在讀大學時,你睡上鋪我睡下鋪。你那屁可是相當的響的,我這人就遭罪了,哈哈哈……」,魯東來笑了。

「呵呵,響屁不臭臭屁不響嘛!既然維強同志要去釣魚就讓他去嘛,草命工作是要乾的,但也得注意勞逸結合是不是?要是把咱們的戴省長累著了可是不好。」趙昌山爽朗的笑著,一大品鐵觀音牛飲了下去。

「老趙,你這可是糟芥好貨啊,可惜了。」魯東來笑道還搖了搖頭,一付rou痛不已樣子。

「這倒怪了,我喝自己家的茶你rou痛什麼?」,趙昌山淡淡笑道」瞥了魯東來一眼。

「老趙,你可是忘了,剛才你說過的,這罐鐵觀音剩下的全給我,所以,你這牛飲下去又得換茶葉了,最後,還能剩多少。

現在,這剩下的茶葉就是我自己的了,自家的東西當然rou痛了。就拿老戴來說吧,侄兒不爭氣出了大事被人抓了。

他不回去釣魚能行嗎?還是自家的侄兒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