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章陽田集團三大金剛

第一千二百章陽田集團三大金剛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砸車子,就是他抓的戴總,砸了咱們飯碗。一個相當高調的聲音大喊道。

「對對對!砸了這yin人」我們要吃飯。」頓時撲上來幾十個人,拿起手中棍bang往葉凡坐的奧迪車上招呼了過去。

嘭嘭啪啪刺耳聲音響起,葉凡趕緊一腳踢開車mén把喬圓圓給拉到外邊,然後一陣子拳打腳踢下去」地下頓時呼啦啦地躺下了一大片人」而喬圓圓也被葉凡給塞到了人群外邊。

「公安局長打人了,殺人了,魚桐一建的兄弟們,咱們不能看著自己的兄弟受欺負,上上上……」幾道聲音敞亮響起,第二波人群又撲了上來,啪啪旁旁之後,葉凡的奧迪早成一堆廢鐵了。

「保護局長。」田七和大聲喊著帶了幾個人沖了出來。

嗚嗚……

一陣子警報聲響起」幾輛軍車開了過來」車上一下子跳出上百號威武的持槍軍人,一下子全把葉凡給包圍了起來。

「盧司令,這裡有歹徒yin謀攻擊市政fu」暴力攻擊市公安局幹警,已經有多名幹警被打成重傷,我懷疑他們是團伙歹徒,給我抓!」,葉凡大手一揮,果斷下達了命令。

「抓!」,身佩大校肩章的盧安剛司令沒絲毫猶豫,大手一揮,百來號軍人猛虎如山一般撲了過去」用搶托一擺」魚桐一建的工人終於給嚇住了」全蹲在了地下雙手舉得老高作出投降狀。

「有動手的全鋒起來。」葉凡沖四七和哼道。

「銬了!對歹徒沒必要客氣!」,田七和早打紅了眼,這廝額角腫起兩個旺仔xiao熳頭,鼻血流著下的命令,三十來個衣衫破1uan的幹警拿著手鋒沖了過去。

這下子下手那是毫不客氣」因為有軍人持槍站著的,所以,開始叫得很兇的工人們早嚇破膽了」乖乖的伸出了雙手給鋒上了,這一拷就是上百人。

「這些機械都是作案工具」全扣留下來。」,葉凡的聲音從半導體擴音筒里傳得老遠。

不久從各縣區趕來的幹警們拉著刺耳警報全趕過來了,一下子冒騰出幾百號幹警來,那巨大的場面威風一下了就震懾住了全場。

盧司令在葉凡的眼神下指揮著軍人悄悄撤離了現場。

審訊工作立即展開,葉凡以鐵腕手段以武力強壓了下來。

市政fumén口恢復了平靜幾個清凈員正在沖洗地下的血污。

一個較年輕的婦nv笑道:,「葉〖書〗記真威風,以前魚桐一建的工人來鬧事」前任公安局的鄭〖書〗記連個屁都不敢放,一直好言相勸,哪敢動手。看看人家葉〖書〗記,連軍隊都請來了,說抓就抓了,該抓!」

「抓得好不然,真把我們市政fu當自家菜園子了,說來就來說去就去一夥刁民。」另一個老婦nv還朝地下呸了一口解解氣。

「其實,他們都被騙了,戴志軍這種人值得為他拚命嗎?根本就是一人渣」欺騙nv人不說,想打誰就打誰。這種人早該送他進大牢了,還請願要人bi著公安局放出來」什麼東西。」先前婦nv罵道。

「呸,該抓!」,後來老婦人哼道用掃把拚命地往地板上掃著。

「哼,居然敢慫恿軍隊抓人,膽大包天了,軍隊能隨便調動嗎?」,何鎮南臉yin沉沉的。

「嗯,而且一抓一大把」好幾十人,這個,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件。要是給省里知道了就是大麻煩。從另一個方面也可以看到」盧安剛跟葉凡真是綁在一起了,他也不怕丟了帽子。以後估摸著此人跟葉凡是聯成一氣了。以前,此人基本上不來參加常委會」以後就講不來了。」康文生有些擔憂。

「這事還真有些怪,葉凡憑什麼能說動盧司令如此的支持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冒然調動軍隊。這個,沒有點膽識絕不敢幹的事。」,市委秘書長江籬籬甚至略顯佩服口略說的這話。

「風口1ang尖之上,極有可能被人抓住把柄,盧安則這次應該受點教訓了。如果能站隊回到以前的態度上,那就好了。」康文生淡淡說道,隱晦的看了何鎮南一眼,說道,「何〖書〗記,咱們要不要給他們好好宣傳一下。」

「沒必要。」何鎮南面無表情,說道。

「這次鬧事是誰組織的?」葉凡剛沖魯東風哼了一聲。刑警隊長田七和一臉yin沉著跑了過來。

「什麼事這麼急?」葉凡皺了皺眉頭,預感到又有些爛豐生了。

「金旗公司的范笑林夫妻倆突然改口,說是不願意再告戴志軍了。」田七和一臉憤怒」說道。

「為什麼?」葉凡看著田七和,「是不是生什麼事了?」

「剛才市政fumén口鬧事,警力不夠,我看情況緊急,韋副局等人都受傷了」而保護范笑林那邊卻是有四個經驗老道的刑警出卜時在輪班,所以,我就……」田七和有些遲疑。

「口是不是?」葉凡心裡一緊,冷冷哼道。

「嗯,當時情況也太危機了,所以」,」田七和臉漲得微微有些紅了。

不過被葉凡打斷了,嚴厲的叱責道,「你是怎麼搞的,范笑林夫妻本來就害怕戴志軍報復,咱們得給他安全感。

這是破除踢慘案的導火索之一,也許還是一個切入口。你看看,你都幹了什麼事?

肯定生什麼事了,不然」不就一會兒功夫,怎麼范笑林夫妻就改口了,問清楚了沒有?」,「您處分我吧,我失職了。」田七和達拉著腦袋了,本來調整到市局代理刑警隊長他是信心滿滿的,想不到一下子捅出這麼大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