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什麼叫囂張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什麼叫囂張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什麼叫囂張

「龜孫子的,你罵誰放屁,給老子抓起來。」林風可是大惱火了,沖身側一個少校下了命令。

那少校應答著,帶著六個威武軍人,軍靴蹬著地面,吭吭吭著沖王朝走來。

「想幹什麼?」葉凡聲音一寒,掃了幾個軍人一眼。

「把那xiao子拿到基地再說。」林風聲音更粗。

「哼,那個敢來,按暴力份子論處一併抓了。」葉凡一聲冷哼。

「反天了是不是?這些人全是sao1uan軍事演習的歹徒份子。全抓起來,就是他也一樣。」林團長指著葉凡喊道。

「上!」王朝手一揮,後頭武警上來了幾排,形g人牆冷冷注視著對面一排排眼神更犀利,更為鐵血的軍人。

說起來這些武警同志心裡直在打鼓的,因為,柳峰山基地聽說也是特殊的軍隊,一個個全能打。

而且,人家武器當然更先進了,手中拿的都是衝鋒槍,一掃一大片。

就是步槍也比自己的高檔得多,武警們用的步槍基本上都是軍隊淘汰下來不用的東東。哪能跟正規部隊的槍相比。

以前柳峰山基地有個上尉連長帶了四個兵蛋子到魚桐市喝酒,最後有個nv軍人被魚桐市裡一級混混sao擾了。

那個上慰頓時就出手了,四個男子放倒了混混3o來個。而且,打斷骨頭的都有十來個。

結果,那個上尉屁事沒有還立了功。而混混團伙,當然被一網打盡了。當時那事在魚桐傳得相當邪乎,柳峰山基地的軍人全成了武林好漢什麼的。

「慢著!」這時,林風身後傳來一聲喊叫。

匆匆又走出來一上校,此人幾個跨步到了葉凡對面,攔在了幾個要出警戒線的軍人面前,沖葉凡說道:「葉,這裡正在軍演,你們還是先撤了,難道真想不成?」

「你是……」葉凡斜掃了此人一眼,現臉型相當的寬闊。

「我是基地一團政委費則。」費則說道。

「你們真想包庇陽田礦業,暴力抗法是不是?費政委,如果真要繼續下去,我不得不向你們的上級粵州軍區領導反應情況了。這陽田礦業公司是魚桐市領導下的礦業公司,不是軍事單位。」葉凡一臉凝重,哼聲道。

「對不起,我們簽有協定。」費政委說道。

「政委,跟他們囉嗦什麼。想跟我們玩槍,那就試試。幾個破武警一群懶散刑警能嚇倒我們一團全體軍官了嗎?簡直可笑至極,哈哈哈,還想向我們上級反應情況,那正好,我們也想向粵東省委反應一下魚桐市局的所作所為了。」林團長霸氣十足。

自然,也是裝出來的,要說真跟武警刑警對抗,他也絕不敢叫人開槍的,這是種什麼xing質,絕對能讓他上軍事法庭的。不過,這廝知道有人在後面觀戰,所以,倒也不是特別的擔心什麼。

「真不讓進?」葉凡哼聲道,忍耐到了極限。

「葉,你們還是先回去,過段時間再說這事怎麼樣?」費政委一臉為難樣子。不過,口氣堅決。

「那好,既然你們如此做,把軍隊拉出來暴力對抗市局,而且,你們一直申明說這陽田礦業跟你們柳峰山基地簽定有協議,而且,把陽田礦業公司的地盤都劃拔進了柳峰山基地範圍。那跟我們魚桐市就沒什麼關係了是不是?」葉凡倒是恢復了平靜,淡淡問道。

「那當然!」林團長脫口而出,略顯自得。

「嗯,的確如此。不過,這個,我們也不好說。」費政委話說得有些委婉。

「那好,既然如此,我們魚桐市也可以辦自己的事了。」葉凡冷冷一哼,沖後面的王朝說道,「立即給陽田縣供電局下指示,最近我們魚桐本地電量緊張,經常還要拉閘限電。

既然陽田礦業公司是屬於柳峰山基地範圍,並不屬於魚桐的事了。我們自己都無法保障用電的情況下,這陽田礦業公司就先不照顧著了。

叫他們立即通知陽田礦業公司負責人,半個xiao時後要拉閘了。」

「你們敢!,知道不?我們正在進行軍演,要是因為沒電軍人們在井下出了大事,你要負全部責任。」林風大聲吼叫出來的,這廝憤怒了,居然有人敢挑戰自己權威。

「既然給你們半個xiao時了,想必也來得及應急了。」葉凡一聲冷哼,沖王朝道:「下命令,這事我葉凡一人承擔。」

「是,我跟著葉一起承擔。」王朝一邊回答著一邊說道,安排人打起了電話。

「算我一份,哼,太不像話了。你們,簡直是丟軍人的臉。」盧安剛往前一步,哼道。

「我也一份。」魯東風略顯遲疑也上前說到。

「算我們一份,算我們一份。」這時候,受了許多鳥氣的武警和刑警們全扯開嗓mén吼叫了起來。頓時,現場氣氛達到白熱化了。那聲1ang,直衝九宵雲外而去。

「葉,不必如此吧,你這樣子做不光是責任問題了,是要上軍事法庭的。」費政委臉sè也難看了起來。

「上軍事法庭,正好,我還沒去那地兒逛過,去逛逛也好,哼!」葉凡冷冷哼道,表情淡定得很。

雙方僵持了下去。

東坡山莊。

大廳里又坐著幾個人,自然是陽田集團核心高層了。

「那傢伙很狂妄啊,真的以為這魚桐就是他的天下了嗎?」陽田集團副董事長高崗臉sè相當的難看,而且,一臉的憤怒。

「狂中自有狂中手,要狂行,但也得要有狂的份量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