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極盡纏綿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極盡纏綿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所以,如果真這個樣子,葉凡最後肯定得落下警告外分什麼的,但自己的威風何是一下子全沒了。所以,老何同志儘管憤怒,但是,他忍住沒拍桌子。

並且,還有一個原因是促使老何同志沒抓桌子的理兒。那就是對於葉凡這人老何同志是越看越看不透,說他有能量吧,好像一點能量也沒有,連個陽田礦業公司都擺不平。

說這傢伙沒能量嘛,怎麼連省檢察院的曲白秋副檢長都被他治得說了聲,對不起,我錯了,。聽說曲白秋回家後病了好幾天,自然是給氣成這個樣子的。

而且,最近調查組也來了好幾天了,一直在調查,並沒作出什麼指示或者1u出什麼政治傾向或處理意見的苗頭,nong得老何同志在鬱悶的同時也相當的無奈和憤怒。

更詭異的就是今天聽說粵東軍區派人下來了,本來說是要帶走葉凡的,當時聽了有些同志彙報後何鎮南心裡像喝了mi一般。

誰知,不久,葉凡就漏了一句話,來勢洶洶的蔡部長轉爾跟他聊起天來,聊完後屁股一拍,去柳峰山基地了。這些事,都透著太多的神秘和詭異,老何同志,不得不有所忌憚的。

「何〖書〗記,您當然是我的領導了,而且,我一直很尊敬你。您是代表組織井表黨,我哪能不聽您的是不是?」,葉凡突然態度好了起來,老何同志卻是不敢相信這牲口的話,因為,他相信這牲口肯定還有下文的。

果然,這廝立即轉口道:「我的確沒抓苗副總,只是請她到公安局喝茶,協助了解一下陽田集團高層對於自己的子公司陽田礦業的處理態度。

您也知道,咱們市的粟副市長被打了,而工作人員也被打成重傷的有十來個,連我們市局刑警都被他們打傷了十來個。

這陽田集團,說句實話真沒把咱們魚桐市委市政fu放在眼中。今天打副市長,明天是不是就該對我下手了,後天呢……」,葉凡講到這裡,故意盯著何鎮志意思是後天也許就該輪到你了。

這話一出來,何鎮南倒也覺得有點道理,皺了皺眉頭,哼道:「我知道,陽田集團是有些過份了。

但是,不管怎麼樣,你也不能無端的抓了人家高層副總裁。要是因此事惹得陽田集團惱火了,撤資了那對於咱們魚桐的損失是不可估量的。

從大局出,市公安局受委屈了,這一點我們市委都看在眼中的。不過你還得顧全大局才對。

人活著,不可能事事順心,有的事,該忍的總得忍是不是?其實,這只是個變通的法mén罷了。」

「對不起鎮〖書〗記,這事我實在抹不開臉放人。陽田礦業連大mén都不讓市公安局同志們進去,這是一種什麼行為,想必你是最清楚的了。搞什麼軍事演習無非一個噱頭罷了。大家都是明眼人,一看就清楚。

咱們沒找他,他們倒先找起咱們來了。苗青眉作為陽田集團高層,她有義務協助我們公安機關查清此事。

我們並不是抓她,也沒拘留她只是蔣她協助了解陽田礦業的事。」,葉凡淡淡說道。

「你這還不是抓人,這是哪mén子道理了。人給你留在了公安局,不是抓人是什麼?沒有正當理由拘留的話出xiao時內必須放人。」,何鎮南有些怒了,語氣重了不少。

「要我們放人也行,除非陽田礦業打開大mén讓市局進去。不然,即便是省委趙〖書〗記來說情我葉凡絕不會放人的。」,葉凡頓時也是冷冰冰哼道,氣勢如雄。

「你這是什麼態度?你還有沒一點組織觀念,還有沒把領導放在眼中?」,何鎮南差點吼出來了那嘴,都ji動得在顫慄。老何感覺這xiao子簡直在挑戰自己的領導權威。

「我並沒一點做錯,要是哪裡錯了,還請何〖書〗記指出。黨的一向宗旨是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我葉凡,不是一個知錯就不改的人。」葉凡堅決不讓步,就是想攪局,趁機把陽田集團的人吸引過來。

他是在bi管飛1u面,或者是管飛身後人1u面,抑或最好是管飛等不住了使出什麼幺蛾子來,自己也好順幕mo瓜,徹查踢慘案。

「滾!」,何鎮南終於暴怒了,鐵青著臉,一巴掌擊在桌上,出嘭的一聲轟響,嚇得他秘書鍾志趕緊跑了進來。

「哼!」葉凡一聲冷哼,轉身走了。

「太囂張了,真是太囂張了,眼中還有沒有領導。何〖書〗記,我看得向上級反應情況了。再不,乾脆招開常委會,以市委班子集體決定形式先停了他的職再說。」組織部長康文生同志當然暗暗高興,嘴裡不滿的叫囂著。

「是的,再如此下去,就怕這魚桐會出現第二個葉凡,甚至第三個葉凡。事一不可收拾,這魚桐還怎麼管理下去?」,秘書長江籬籬湊嘴道。

「是該拿下此人了,已經到了無可容忍的地步。黨的組織紀律是什麼,連組織紀錄都不要了,像什麼話。他是干出了點xiao成績,無非是為市局nong來了些錢,正在蓋兩座大樓罷了。」宣傳部長潘金yu冷冷哼道。

「其實,何〖書〗記。上給雖說nong了些錢,但在88慘案方面並沒聽到市局有什麼進展,到目前也沒聽到已經抓到了某個嫌疑人的消息傳出來。咱們是不是可以在這上面做些文章?」康文生老謀深算,倒給他抓住了葉凡的軟肋。

「叫李市長過來一下。」,何鎮南yin沉棄臉,居然下定了決心。他是再也難以忍受,要動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