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梅家的忌憚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梅家的忌憚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們梅家搬倒6勇,功亮的事我出面找人講情,放心,走必拿下。」葉凡的誓言。這廝心說,實在不行只好去求趙寶剛了,又得欠下這老傢伙一今天大人情了。

第二天早上,梅盼兒急匆匆回京了。

當她滿懷希望,把葉凡搞的材料遞到了父親梅真豪手中。哪知老爺子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連封皮都沒拆,哼道:「誰給的?」

「一個朋友。」梅盼兒不想透露出葉凡來,自從跟葉凡有了親密關係,在梅盼兒嘴裡已經不想再出現葉凡這兩個字了。主要是怕說多了漏嘴,讓家裡人懷疑上就麻煩了。

「擱哪兒吧,有空了我再翻翻。」梅真豪一臉的不以為然樣子,令得梅盼兒心裡一陣子瓦涼瓦涼,嘴裡說道,「爸,這是人家好不容易nong來的。」

「你nong來,你nong來幹什麼?前次的事還沒跟你好好算算帳。」梅真豪淡淡哼著,一道寒光掃過自家的寶貝nv兒身上,梅盼兒心裡有些虛,雖說自xiao長到大,父親對自己都是寵得不能再寵了。

但是,梅真豪那種軍威、官威,打xiao就在梅盼兒身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真要認真起來,梅盼兒心裡會打鼓的。不過,梅盼兒不死心,悄里有些喃喃著問道:「爸,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長能耐了。自己會找人了,而且,能量還不xiao,第五集團軍魯軍長一關打通了,想不到藍京軍區司令陳凱越那塊廁所里又臭又硬的石頭疙瘩的關節你也能打通,我們家xiao盼是不是很有能耐,是不是我梅真豪還要給你頒一個特殊貢獻獎什麼?」梅真豪一頓子板子拍下來,梅盼兒心臟,自然是不爭氣地咚咚直跳了。

「爸,這個,我是托朋友給辦的」他也是hua費了許多功夫的。當時聽哥說叫功亮還得等著,咱們梅家需要幫助的人太多了。

什麼時候才能輪到功亮頭上,唉……功亮都快的的人了,還等?機會一逝去就找不回來了。

功亮的父母親對我有著活命之恩」我一時一刻都不敢忘了。要是沒有他們,我早死了,還能叫您爸嗎?」梅盼兒講到這裡,眼眶中已經含著淚huahua的,這nv子,自然打的是,悲情牌,了。

「唉……」梅真豪也嘆了口氣,沉默了良久,才對nv兒說道,「我知道,你一直想報答功亮父母親對你的活命之恩,你以為我們梅家人都是冷血?

功亮不是我們梅家直系就要擱一邊了。其實」你完全想錯了。不是不幫功亮,只是,暫時還沒有適合他的位置。

就拿駐浦海市第五集團軍混編旅長那個位置來說吧,你知道,最後鬧出了多大風波。

那個位置太敏感了,陳凱越力挺,而我們梅家卻是沒吭聲,你也可以找借口說是我當時有事出國了。

但是」人家會怎麼看咱們?看笑話了。二來,陳司令難道不會怪罪咱們,和著你老梅家自己的事自己不上心,老子捋胳膊撩腿上眸子你們梅家反而熄火啦?

xiao盼兒,這事」我們老梅家不能表態。因為,這裡面牽扯的東西太多了。有的時候,不是拿下一個職位的問題,而是一個態度問題。你表達的意思一出來,就代表著一個方向,一個政治傾向」是在向你的對手,你的同盟出什麼,這個」關鍵得很。」

梅真豪話講得隱晦,梅盼兒聽得自然是一頭霧水。

「爸」我明白了,這個袋子,我拿來還給朋友了。」梅盼兒表現得善解人意,拿起袋子轉身就要離開。

「什麼袋子,給我看看。」就在這時候,回京開會的哥哥梅長風剛好大步進了大廳,聽到妹子的話後一掃,現其人手上一個文件袋子,隨手伸了過去。

「爸說不看了。」梅盼兒其實還是有些失落的。

「爸不能看並不代表我不能看,這個,你不懂,拿過來吧,呵呵。」梅長風伸手道,梅盼兒掃了父親一眼,現老爺子沒吭聲,此刻,居然悠閑的喝起茶來,知道他默許了,也就遞了過去。

梅長風接過袋子後撕開了封皮,倒是仔細的翻閱了一遍下來,那眉頭時而皺時而松的,良久,又沉思了一陣子,才同道:「是誰給你的?」

「一個朋友。」梅盼兒故計重演。

「什麼朋友?」梅長風沒有放過梅盼兒的意思。

「就是一個朋友嘛!」梅盼兒有些不高興了。

「你不說這材料請拿回去。」梅長風把袋子往桌上一擱,冷冷哼道。

「哥,這材料有用嗎?」梅盼兒有些急了,這好不容易升騰起的一點希望,好像又快被滅了。

「有用,絕對有用,只要咱們肯出面,柳峰山基地的6勇,馬上坐大牢。」梅長風很直白,很堅決,說道。

「哥,你能不能不問是誰?我保證,那個人絕對可靠還不行嗎?」,梅盼兒在哥面前用起了nv人撤嬌那本能來。

「可靠,此人把這麼重要的材料jiao給你,為什麼不jiao給其它人?肯定有棄目的人,妹子,你千萬別著了別人的道,最後,幫別人數著錢還得落下一身的刀子傷。」,梅長風眼神淡定。

「他不會的。」,梅盼兒非常肯定,說道。

「他是誰?」,梅長風步步緊bi。

「他真不會的。」梅盼兒咬了咬嘴唇,哼道。

「你憑什麼證明他不會?」梅長風冷冷哼道,瞅了老爺子跟妹子一眼,說道,「這世上,夫妻尚且反目,兄弟尚且相殘,有什麼事不能生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