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跟省委書記作交易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跟省委書記作交易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跟省委書記作jiao易

「當然,說起來柳峰山基地司令這個職位對功亮來說的確you人,功亮如果能坐上這個位置無形中也為我們老梅家增加了一大助力。

但是,你要琢磨琢磨清楚,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要想清楚。當然,這份材料可以複印幾份下來,我們不出面拿下這種敗類。

完全可以隱晦的出手嘛!」梅真豪雖說考慮到家族利益,但也沒忘了國家大利。大出點還是沒偏向的,這就是老一代軍人的愛國情bsp「爸,你真不出手了。」梅盼兒最後在掙扎著。

「怎麼出手?剛才爸還沒講清楚嗎?你真想為老梅家樹一強敵?你這腦子真是燒糊塗沒有?」梅長風口氣重了許多,是以兄弟對妹子的訓叱口ěn說的。

「你們!你們不幫就算啦,我還給他,還給他!你們想複印材料,我不給!又想拿下6勇,又不敢出面,我們老梅家什麼時候膽xiao到如經地步了。

既然不敢出面,就沒必要再惹麻煩。就當你們沒見過這種事,你們就當我沒回來過,這樣,老梅家就安穩了。

安穩有用嗎?也許,爸退休時,哥你還在副司令位置上徘徊。ji流勇進可是爸教導我們的,拿下6勇雖說為老梅家樹了高一懷這強敵,但在老梅家信奉的政治理念圈內也同時贏得了同事的認可。

有利也有弊,我相信,你們會後悔的,絕對後悔,我走了!」梅盼兒生氣了,眼眶中含著淚,搶起桌上材料跑了。

「唉,這丫頭,我們不是不拿下6勇,這種敗類肯定得拿下,只是換種方式罷了,真是缺根筋,為什麼一定要老梅家出面。」梅真豪嘆了口氣,向兒子梅長風使了個眼神,梅長風對剛衝到大mén口的妹子梅盼兒喊道:「妹子,聽說老趙家不喜歡高一懷。前次趙括提拔的事高一懷就是阻攔團的成員之一。」

「不要你們管,哼!」梅盼兒哼聲著,頭也沒回走了。直接飛到了魚桐,把材料jiao到了葉凡手上。當然,也把梅長風最後一句話帶到了。

「呵呵,老梅家,沉穩有餘但勇氣不足了一點。雖說樹敵了,但也預示著機會。當然,也許是各人所處位置不同,所處角度不同,心裡的想法也不一樣。算啦,既然老趙家不喜歡高一懷,那就找老趙家了。」葉凡淡淡說著收起了材料。

「葉凡,我幫你把陽田礦業暴力抗法的事給抖落出去怎麼樣?等到社會關注過來,相信6勇也不敢太囂張了。」梅盼兒一雙眛子清澈如水,盯著葉凡。

「算啦盼兒,江南傳媒是你們梅家人掌舵的,如果你為我吶喊,不是變相的得罪了高一懷,為老梅家無端的招惹了一強敵。既然你們家求穩求平,就沒必要再cha手此事了。至於說6勇這種敗類,要解決他容易。」葉凡嘴裡說著,其實,心裡還是相當有感觸的。因為,梅盼兒處處為自己著想,自己,的確沒為她作過什麼正事。

這廝伸手一拉,梅盼兒哦嚀一聲入了懷裡。這廝只是緊緊的抱著懷中美人,伸手輕輕的為她擦乾了眼眶中的一絲委屈淚水,輕聲說道:「盼兒,是不是我這人特沒本事,處處受人欺負?局連個礦業公司都進不去。」

「是……但也不是。」梅盼兒輕聲說道,看了葉凡一眼,「你肩上擔子很重,你也僅僅是魚桐市政法委,你的上頭還有很多領導。比如何鎮南,李國雄,蔡志揚、於志海這四位副都能稱得上你的領導。

要說能量,你所處位置的能量還不如常務副市長崔明凱。政法委,明面上管著,實則,除了你兼任的局,像法院和檢查院的第一把手,他們會聽你的嗎?

這個,只是法律規定的罷了。你並不是孬種,反倒來說,你能把魚桐的局面撐到現在,你還是位英雄。

上面下來的幾個調查組同時在調查你,可你還在堅持著。所以,在官場體制中,你應該稱得上是一位真正為民為國的英雄了。

我梅盼兒這眼光絕不會差的,要說到si心,人都有。在國家大義下的si心也正常。

如果說受人欺負,其實,人人都在受人欺負。國家主席夠大的吧,他其實也受人欺負。

比如非洲某些xiao國的元,不是照樣受大國欺負。各國開會,元磋商,xiao國有什麼言權,只能是帶著耳朵去聽,有舉手的話隨大流舉舉手。

到於說言時怎麼說,無非就是棄權或者表示遺憾,最嚴厲的措詞就是表示憤怒,連個抗議都不敢撂出來。

這些,就是xiao國元的悲哀。反倒來說說大國元,他們就不受人欺負了,實則不然,照樣子有人欺負。

欺負他的人來自國內,比如全國的老百姓不滿時會對他喊叫,不同政治派別,不同理念的政黨也會把你當成攻擊目標。

所以,沒有人不受人欺負,只是欺負的程度,欺負的檔次不一樣罷了。」梅盼兒一番理論,看似雜1uan,實則,細想想,好像也頗為有些道理。

「謝謝理解,不然,我還真以為自己沒用了。前次戴維強省長到魚桐,還潑了我一身的酒。

第一次我到魚桐,又被一xiao孩子砸了一身的ji蛋。昨天,何鎮南叫我滾出辦公室,呵呵呵……

我是受盡欺負,連一個xiaoxiao的礦業公司都敢拿擺我,我葉凡,難道真是孬種!」葉凡突然脾氣大,看了梅盼兒一眼,哼道,「給我倒兩杯紅酒,咱們倆晚上不醉不睡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