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我知道你是裝瘋的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我知道你是裝瘋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特殊用途,這個我倒不曉得,還請我們魚桐的大領導明示一下。平時,我只是用來健身,抓手上滑動著有利於手指關節運動。」青狼冷冷說道。

「你來說。」葉凡沖王朝哼道。

「此球大有來頭的,在清朝時,此球稱之為『安樂球』。」王朝剛講到這裡,青狼忍不住喊道,「你胡說,什麼安樂球,簡直是胡扯蛋。」

「別急,聽我把話講完再喊還來得及。此球在清朝時的確叫安樂球,想必你心裡明白。

是用幾百年的鐵木紫檀木的老根部打磨而成的。聽說鐵木紫檀硬時如鋼鐵,而它的老根跟合金鋼有得一比。

當然,平時沒有內勁注入之時,這鐵木紫檀木也僅比普通的硬木硬實一些,並不能跟鋼鐵相比。

但是,在高手用內勁溢氣強注之下,此球的硬度可與合金鋼一比。而且,此球還有個特點,用來砸人的話不見血,而且傷處只是一個微微的xiao凹陷,不仔細看還真現不了什麼。

端的是殺人利器,並且,死者臨死時臉上還會掛著微微笑意,因為被此球擊中後會牽動一些笑的神經,所以,死者面上掛笑,所以,此球稱之為『安樂球』。

相當恐怖,比清朝時傳說的血滴子還要詭異得多的。

當然,這安樂球在現代沒幾個人認識了。不過,很遺憾的就是,本人就是那幾個人中其中一個。青狼,我講得可對。」王朝面上掛著淡淡微笑說這話的。

「安樂球,安樂而死,怎麼可能。這球摸上去也沒什麼奇特之處,還有什麼內勁,這世上難道還真有內功一說?」一旁的盧安剛明顯不相信這個,嘴裡喃喃道。

「盧司令,你沒見過並不等於沒有,拿塊鮮活豬rou來。」王朝沖一個幹警哼道。

「我不明白你們在講什麼,簡直是荒唐,被人砸死,死前還掛著笑,世上有這種荒唐的事,可笑,可笑至極。我看你們市局是不是為了查案子一個個都昏了頭,一個普通木球都會扯出什麼安樂球來,乾脆叫外星球不是來得更厲害更神秘。」青狼淡淡的斜了幾人一眼,居然嘲笑了起來。

「呵呵,你是在揣著明白裝糊塗。等下,自然有人表演給你看的,讓你看看,這安樂球的功能不但你會使,別人也會的。」葉凡淡淡笑道,不一會兒,一個幹警扛來了一大塊剛殺的鮮活豬rou。

王朝一鼓勁,一聲大吼,那安樂球在手中滴溜溜旋轉了幾圈過後突然脫手砸擊向了豬rou。

「卟……」

輕輕微響過後,那塊豬rou上明顯的出現了一個凹坑,不過,很詭異的就是,不久,那凹坑就變淺了,十幾分鐘過,凹坑變得更淺了,不仔細看根本就瞧不出來。

「因為豬已死,要它笑是不可能了,王朝也不可能拿個大活人來試驗。看到沒,這細微的凹坑跟八八慘案中幾個死者額角上的凹坑一樣,青狼,你好好解釋一下吧。」葉凡開口說道。

「這個跟我有什麼關係,這木球不過是我從一古玩市場淘來的。當時覺得份量較重,好像又比鐵彈放手中舒服一些,所以就買了下來。至於說你們說的內勁,這個我不懂,從xiao,我的力氣就大,跟一個搏擊師搏練了幾年搏擊之術,什麼內勁,純粹是蒙人的,這世上還真有內勁一說?」青狼臉上一片mi惑。

「裝得還真像,你的身手跟王朝差不多。白天在陽田礦業公司的表演可是幾百人眼見的,別抵賴了,我們眼睛看著的,不是瞎子。」葉凡哼道。

「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不過,本人要申明,此事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什麼狗屁內勁,本人一竅不通,如果你們市公局真要yin人1uan給我青狼栽一個罪名好了結八八慘案,我青狼絕不服,自有人向你們的上級反應你們市局的獨斷專橫、誣陷好人,造冤家錯案的。」青狼那嘴還真是又自臭又硬,無一點服軟的表示。

「哼!」葉凡怒了,走到青狼身前,突然出手如電,在青狼身上拍轉開了,只聽一陣子噼噼啪啪之後,好像瞎子摸象一般。

不久,青狼身上頓時有了反應。那肌rou塊彷彿如蠕蟲一般蠕動了起來,隨著青狼的蠕動,那額角上的汗球如雨般流淌了下來。

而青狼的臉,頓時扭曲變形,如猙獰的魔鬼,嘴裡嘶啞的『依呀』著,看來,痛苦到了極點。

一旁記錄的一個nv幹警那身子骨都在輕輕顫慄,而盧安剛則是一臉嚴肅盯著青狼。

只有王朝知道,這是葉凡次施展了自己教給他的『分筋錯骨手』,因為葉凡是七段高手,所以施展起來比王朝容易得多。

而且,看上去沒幹什麼似的,只是在摸摸捏擔,只有王朝知道,葉凡在干拆卸人體骨節的糗事。

就是王朝也是心寒不已,這分筋錯骨手一施出,又有幾人能受得了這種巨大的痛苦。

足足三分鐘過後,青狼居然沒表示,只是在嘴裡依呀著哼著,葉凡知道,這次的事失敗了。

青狼意志的頑強居然戰勝了分筋錯骨手。看來,對於擁有大意志,大毅力的人,此法也沒什麼用處。

而且,不能拖太久,就怕把人給痛死了。葉凡只好走到青狼跟前,輕輕摸拍一陣後,青狼恢復了常態,不過,全身衣衫如從水裡撈出來一般,濕透了。

而盧安剛,至始至終沒吭一聲,只是眉頭緊皺,看來,也是給驚呆了。

「我實在有些佩服你的頑強,實在搞不懂,你到底在為誰隱瞞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