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孫猴子能蹦過五指山嗎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孫猴子能蹦過五指山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孫猴子能蹦過五指山嗎

「青狼應該不會跑多遠,單是魚桐市就有幾十萬人口,可以藏身的地方太多了,我覺得管飛在魚桐的別墅得盯緊點。」王朝建議道。

「管飛、別墅……」葉凡嘴裡喃喃著,突然說道,「魚桐的別墅估計沒人,青狼不會那麼笨的。倒是處於魚桐邊線的東坡山莊很有可能。」

「東坡山莊,我倒把這茬子給忘了。不過,要進東坡山莊不容易。不過,我馬上帶人去走一遭。」王朝哼道。

「也好,你立即帶些人跑一趟。如果管飛不配合,敲打他一下,現在非常時期,咱們不能全按常理去辦事了,如果歹徒用兩隻槍殺起人來問題比什麼都大。」葉凡冷哼道。

「我明白。」王朝應了聲帶人立即走了。

「田隊長,魚桐這邊的搜查就由你專mén負責,給我盯緊點。」葉凡jiao待道,田七和領命而去。

而魯東風副局長被葉凡派到陽田礦業公司去了,陽田礦業公司範圍相當的大,青狼真要藏身其中,隨便往哪個礦區dong子里一鑽,想找人,大海撈針差不多。

不然,市局在搜查了一天之後居然沒現鳥類化石礦區。說明,陽田這事做得相當的保密,快趕上國家紅sè密件了。

「葉,看來我們的對手不是一般的厲害。」黃明志主任嘆了口氣,遞了根煙過來。

「嗯,假如我們的對手是陽田集團,那將是一股連市局都要xiao心的力量。

陽田的一把手管飛,聽說跟省里的管副有關係。陽田的二把手叫曹yu,此人很神秘,xiao道消息說此人有著京城背景。

陽田的三把手高崗,此人有著軍方背景。柳峰山基地的6勇此人跟高崗有親戚。

而陽田的副總裁苗青眉,聽說這nv子顯得最神秘,就是我們市局也沒查到這nv子的有關信息。

而陽田集團負責安保工作的青狼,此人更是一高手。心志堅定,心思縝密。

一旦給他逃脫,如出籠的大虎,給咱們造成了很大隱患啊!」葉凡嘆了口氣,噴了個煙圈,跟黃明志比賽了起來。

「今天早上,魚桐,將更加熱鬧。」黃明志呷了口茶,眼睛看著遠方,一臉的憂慮。

「這事咱們局封閉了消息,暫時不易傳出去,以免引起恐慌。」葉凡一臉凝重如墨。

「我有嚴厲的jiao待下去,事情也在可控範圍內。知道的幹警並不多,就是軍分區那邊得jiao待一下,昨晚上的事鬧得動靜太大,估計他們也有好多人都曉得了。」黃明志皺緊了眉頭。

「我已經跟盧司令jiao待過了,他說已經安排好了,應該沒問題,但是,不能保證,畢竟,事情已經過去不少時間了,也許,消息早就1u了。咱們得做好兩手準備,不然,早上,將會很被動的。」葉凡說道,實則心裡也沒多少底子。

早上8點。

陽光明媚,鳥語花香的。不過,坐在辦公室的葉凡可沒什麼好心情,青狼在逃,而且帶走了兩把手槍和幾夾子彈,葉凡那根繃緊的神經一刻也沒消停過。

從各方傳來的消息就是暫時沒有現青狼的蹤影,此人,好像突然間從人間蒸了似的。

令得市局許多同志那心火灼火燥的。政治處主任黃明志那面前煙灰缸已經倒了三次了,這第四次又滿了。

「老弟,還沒消息嗎?」鐵占雄打來了電話,葉凡不久就把此情況給他說過了,叫他分析一下青狼的去處。

「沒有,這次的事恐怕還真有麻煩了。如果只是逃走而沒丟槍,還好說一些,就怕那兩支槍會生事。」葉凡口ěn中透顯著一股子焦灼不安,轉爾又說道,「我倒不是怕丟了這帽子,主要是擔心那槍又拿去殺人,良心難安。」

「老弟,你覺得是不是有些奇巧?」鐵占雄說道。

「我也納悶,人關在軍分區,外人怎麼會知道。難道市局內部有陽田集團的人,抑或者說是對手的人。」葉凡說道。

「很有可能,別以為市局就鐵板一塊。畢竟,每個幹警心裡有什麼想法,你很難揣測到,咱們又不是神仙會讀心術什麼的。再說,管飛此人能量如此之大,幹警被他收賣很正常,在巨額的金錢面前又有幾個人能免俗。」鐵占雄說道。

「那我們自查自糾一番了,不過,這次抓捕青狼全體幹警都曉得,只是,關押地卻是控制在較xiao的範圍內了。

不過,至少也有接近2o名幹警知道這事,排查自糾範圍還是很大的。

麻痹的,要是給我知道了誰在吃裡扒外,我定要扒下他這身人皮不可,雜種!」葉凡破口罵了起來。

「當然,對於這種人絕不能手軟。不過,當前最重要的就是你要做好準備。你們市裡有些人恐怕會拿這事生事了。」鐵占雄說道,也略顯憂心。

「我早做好了準備。」葉凡哼道。

九點鐘,市委秘書長江籬籬來了電話,說是何招集要開常委會。

放下電話後,葉凡嘆了口氣,喃喃道:「該來的總是要來的,老何,我知道這次難閃過你的五指山了。」

十三個常委,除了軍分區司令盧安剛到省里開會了,其它的12個全部在坐。

「今天把大家招集來,主要是議議陽田礦業公司的事。該公司董事長管飛已經向我們市委遞jiao了措詞強烈的指責書,大家桌子前都擺著一份複印件,先看看吧。」何鎮南表情淡然,說這話時是不緊不慢的,給人的感覺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