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就想攪局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就想攪局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就想攪局

「不要說了,那種情況我作為魚桐一把手,是絕對不會讓它出現的。不光是我,想必李市長想法跟我差不多吧。」何鎮南又橇出李國雄來晃悠一圈子。實則是老何同志在bi李國雄同志了。

「嗯,我作為以展經濟為主的一市之長,肩上的擔子並不輕。全市幾百萬人口都要吃飯穿衣生活得幸福美滿。

如果我不能讓他們生活得更好,反而降低了生活質量,這是我絕不願意看到的,也是絕不允許的事。

民生公共事業,樣樣都要往前進,而倒退,那將帶來災難xing的後果。真造成那種後果,我儼然就是一位不合格的市長。

所以,我不希望再看到幾千名陽田職工在請願靜坐,他們丟了工作,丟了飯碗,市政fu先就得頭疼yu裂。

上訪的上訪,靜坐的靜從,絕不行!」李國雄堅決的表了態,矛頭直指葉凡這個攪局者。

「嗯,經濟要穩定快展,創造更穩定的投資環境,人民生活也要安居樂業,追求更高品質的穩定生活,這才是我們魚桐追求的高目標高水準。

什麼叫穩定,去年八八慘案就給我們上了沉重的一課,這種悲劇,絕不能再重演。

不過,早上我聽到一個消息,昨天晚上市局逃脫一名有著重大殺人嫌疑的重犯。

而且,刑警手中的兩隻手槍也給搶走了,子彈也丟了不少,這一顆子彈,也許就是一條人命。

葉,是否真有此事,事情如此重大,還請說明一下?」宣傳部長潘金yu在何鎮南的眼神指使下,終於正面直擊葉凡了。

聽她這麼一說,全體常委那眼光全盯著葉凡了。

「是有這麼一回事,那人外號叫青狼,是陽田集團保衛部部長,專mén負責的就是陽田集團的安保問題。

不過,此人也是帶頭暴力抗法的領頭者,而且,打傷了多名幹警。最後被市局聯合武警制服,秘密關押在市軍分區。

想不到昨天晚上居然生了這種事,我這個市局一把手,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關於這一點,我向常委會各位領導們提出自請處分要求。」葉凡表情略顯尷尬,說道。

「自請處分,葉凡同志,剛才潘部長講了,一顆子彈也許就是一條人命。

這個責任,你能自請得了嗎?早上傳開後,市民們已經處於恐慌當中。

八八慘案yin影還沒消散,想不到又冒出槍支被搶,重大嫌疑犯被神秘劫走的重大事件。

既然人都關在軍分區了,怎麼還有可能被劫持,對於這一點,想必葉凡同志要給各位常委會一個正面的jiao待才對。」康文生是步步緊bi,當然是在實施著何鎮南的『倒葉』計劃了。

「康部長,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人犯是我葉凡特意放的?你這意有所指未免太招搖了?」葉凡有些生氣了,口氣重了不少,因為,你康文生這個隱指也太明顯了。

「到底怎麼回事你心裡清楚,市軍分區是個什麼地方,稍稍懂得一點軍方常識的人都曉得,那是個能令歹徒心膽生寒的地方。

所以,能讓人隨便進去嗎?剛才你也說了,這次關押青狼是秘密從事,而且是關在軍人扎堆的地方。

還有刑警輪班守著,這麼嚴密的保護下人犯還會被人劫持走,那除非他長了翅膀還差不多。」康文生可是一點不放過葉凡,言詞犀利,句句扎人,這廝,自然也是豁出去為何鎮南當一急先鋒了。

「監獄還有人犯逃走,就更別說一個軍分區了。再說,軍分區也未必牢靠。人來人往的也相當的雜,歹徒想進來並不難。軍分區,無非一個心理震懾作用罷了。」周yu明副市長頂向了康文生。

「嗯,自從葉凡同志到魚桐後,市局大變樣了。不但增建了新的辦公大樓,還為廣大的幹警們建了好幾座宿舍樓。

局裡幹警面貌,思想狀況都有很大的改觀。最近魚桐不是相當的平靜,除了八八慘案以外基本上沒生過什麼重大案件。

魚桐,從治案一塊來說,已經在漸漸的復甦當中。當然,要完全消除八八慘案帶來的負面影響,不是一天一個月能急成的。

咱們華夏不是有句俗語,叫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市局的情況也如此。

跟以前相比,市局已經大為改觀了。這就是葉凡同志的能力所倒致,這個,也是有目共睹的事,我們能否定葉凡同志的作用嗎?相信在葉凡同志的用心調整下,市局一定會恢復元氣,為魚桐的長治久安出大力。」副於志海淡淡說道。

「於,我們現在正在討論陽田礦業公司以及青狼被劫走的事。你這又是扯到哪裡去了?」市委秘書長江籬籬cha話了,把想轉移話題的於志海同志又扯回了正軌。

「對於陽田礦業公司的查處來說,我葉凡作得正正噹噹,完全符合法律程序。

有些同志認為我葉凡此事作得不妥,你講得沒錯,但是,我想說的是我也沒錯。

無非是觀察問題的角度,站的立場不一樣罷了。從全市經濟展的格局來看,陽田集團肯定不能讓他們撤資。

但是,從陽田集團的猖狂表現看,市局又不能不依法辦事。如果連副市長被打,十幾個刑警被圍攻的事都能聽之任之。

廣大的魚桐老百姓的職工幹部們會怎麼看待我們市局?還怎麼長治久安保一方平安?

至於說八八慘案,根本就不用想破除了,魚桐,還有什麼未來。」葉凡措詞犀利的反駁著,巡了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