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刑警隊長老子照打不誤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刑警隊長老子照打不誤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刑警隊長老子照打不誤

「銬了,一齊銬了!」何意功憤怒地喊道。

「哪個敢動,老子拚了?」王朝一個健步擋在了葉凡跟著。

「上!有責任我何意功全負著,反天了,幾個鄉下來的土警察也敢在省城耍威風。」何意功一示意,幾個幹警拿著警棍攻擊了上來。

「媽的,你算個球,隊長,隊長又怎麼啦?」葉凡生氣了,何意功感覺眼前虛影一晃。啪啪幾聲脆響過後,何意功頓時呆愣住了。

因為,他堂堂的省廳刑警總隊隊長居然被葉凡狠狠地chou了好幾個耳刮子,那臉,頓時就青腫了起來。

「抓了,全抓了,我……」何意功一聲大吼,幹警們正想上前,後頭傳來一聲威言吼聲道:「都給我站住,想幹什麼?」

「宋廳長,你終於到了。」葉凡沖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宋群說道。

「全部退下,在人家醫院大吵大嚷的,我都覺得丟臉,難道你們還嫌不夠丟人?」宋群一聲喊,省廳幹警們不久全退了走了。

「跟我來。」宋群冷冷哼著,大步而去,葉凡跟何意功互相對視了幾眼,像兩隻斗ji樣跟著宋群走了過去,不久到了醫院的會議室里。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宋群副部長一臉嚴肅,掃了兩惹禍的二貨一眼。

「他們市局的人把我父親打成重傷,而且,重傷了東坡山莊管飛董事長。剛才管副書記已經來了電話,要求嚴辦肇事者。」何意功憤怒的哼道。

「王朝,你來說。把當時的情況一五一十全說出來,不準有絲毫虛假。」葉凡沖身後的王朝示意道。

「嗯,是這樣的,當時我……」王朝把情況述說了一遍下來。

「你們有搜查證嗎?」宋群哼道,看那架勢,葉凡感覺他有傾向省廳的打算。

「沒有,我們當時去只是要求管飛同志協助我們魚桐市局調查青狼逃走的事。作為華夏公民,有協助公安機關調查取證,破案的義務。不過,東坡山莊的保安很是翹皮,不讓進。青狼又是管飛的手下,而當時還被搶走了兩隻槍,事態相當嚴重。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傷亡,所以,我們強行推開了東坡山莊保安進到了莊裡。再說,東坡山莊還在魚桐境內吧,我們並沒有什麼不當的行為。」王朝說道。

「你們憑什麼像強盜一樣撞進人家莊園?」何意功冷哼道。

「我話還沒問完,何隊長。」宋群瞄了何意功一眼,冷哼道,這個,當然有警告你何意功我才是這裡領導的意思。

「我有些急了,對不起。」何意功說道,臉微微有些紅了。要知道何意功跟宋群在省廳裡頭並不是同一夥的。不過,官大一級壓死人,宋群是省廳二號人物,何意功只好把憤怒壓在了肚皮里了。

「宋廳長,趙書記親自到了魚桐,在魚桐市委有重要指示。說是前次回到京里,總理叫他過去了。

要求督促魚桐儘快破除八八慘案,還魚桐人民一個晴朗的天空。所以,魚桐市公安局加大了偵察力度。

青狼就是八八慘案重大的嫌疑犯人,在這件事上,魚桐市局是有些急燥了一些,但是,出點都是為了工作。

並且,後面完全是東坡山莊的保安在管飛帶領下暴力攻擊幹警們,王朝也是正當防衛。

至於說老幹部何一全的突然暈mi,那個,只是一個意外。魚桐市局的同志並沒打傷他。」葉凡一臉真誠,說道,看了何意功跟宋群一眼,又說道,「值此關鍵時刻,我們局幹警被省廳刑警總隊的同志打傷了十幾個。

而作為下屬局的幹警們,在知道對手是省廳刑警總隊的同志後全沒反手,所以,他們受傷很重的。

那十幾個同志,都是我們魚桐市局jing干刑警,估計幾個月內能否恢復回到工作崗位上都難說了。

值此八八慘案偵破的關鍵時刻出了這檔子事,何隊長是要負全責的。而趙書記現在正在魚桐,我剛從他身邊趕過來的。

就等著我們市局的同志好好表現一下,現在出了這檔子事,要是趙書記問起來,叫我如何jiao待?

而且,我得趕緊回去安排警力,趙書記還在魚桐,青狼又在逃,魚桐現在很是不安全,要是出了什麼紕漏,想必我葉凡逃不掉,而且牽扯在這件事中的所有同志,誰能脫身?」

葉凡巧妙的扯出了趙昌山來,宋群那嘴角果然chou搐了幾下,至於說何意功,那臉sè自然更是難看了。

「你們局幹警傷得嚴重嗎?」宋群也關心了起來,這個涉及到省委書記趙昌山,他也相當謹慎了。

「不清楚,王朝,把醫院的給幹警們治傷的醫生請來問問。」葉凡jiao待道。

不一會兒醫生來了,姓林,說道:「情況不容樂觀,其中有四個xiong肋骨斷了,有五個骨頭有拉裂。至於肌rou拉傷,外傷,全都挂彩。十幾個幹警要全面恢復的話,沒有四個月是不可能重新參加工作了。」

「林醫生,請問何老的病情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我剛碰到李醫生,他說何老的病情已經控制住了。都是老mao病了,何老每次來都是李主任給他看的。估計療養上一個禮拜應該能康復了。」林醫生說道。

醫生走了後,宋群那臉立即板了起來,沖何意功哼道:「你看看,都什麼事?現在怎麼處理,你說說怎麼得理較好。」

「宋廳長,他打傷我了。作為魚桐市政法委書記,像個hunhun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