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下殺手了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下殺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下殺手了

「唉……青狼到底去了什麼地方,難道真的潛逃到國外了?」王朝嘆了口氣,有些苦惱著了。

就在這時候,王朝突然大喊道:「快跳車!」

葉凡的度不慢,跟王朝一動拉開車mén像只大兔子般跳到了外邊,兩人迅轉身跳到旁側,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只聽一聲轟響,一塊重達上幾萬斤的巨石以雷霆萬均之勢從山上滾砸了下來,葉凡的那輛奧迪頓時被壓成了黑sèrou餅。

「上!」葉凡一聲冷哼,兩人快如箭矢往山上沖了上去。

不過,沒現人,仔細觀察過後,王朝mo了mo石頭旁邊,聞了聞說道:「書記,看來咱們被人設計了。」

「嗯,此人狠啊,是想要咱們的命!居然想到用炸yao來炸動巨石滾下,而且,設計太jing妙了,時間拿捏得正好,時機把握得更是玄妙。這石頭,估mo著早就懸在這裡了。是什麼人,如此大手筆,這麼大的石頭居然能懸在這裡?」葉凡哼聲道,眼睛如鷹樣向四周搜巡開了。

「不是管飛乾的就是何意功乾的,管飛的可能xing佔了八成。這傢伙只是xiong骨xiao傷,應該無大礙。我當時也是下手留情了,不然,讓他躺幾個月一點問題沒有。」王朝狠聲著說著,眼神如狼。

「嗯,管飛的可能xing最大。調幾個老刑警過來,查查。既然有人往我們身上招呼了,咱們也不能太被動。王朝,經後你得xiao心點。別nong得丟了命,不值。不過,會不會是青狼這傢伙乾的。這傢伙,現在恨我們如骨了,他也有可能,此人能量絕不會xiao的。」葉凡哼道。表情嚴肅。

「不對,這裡好像是剛過東坡山不遠。疑點還真是多,葉書記,我有個預感,這事應該不是管飛乾的。管飛會如此笨蛋嗎?這種掩耳盜鈴的勾當他怎麼會做得出來,那也太貶低咱們管董的智慧了。」王朝望了望後方,說道。

「有些東西一切皆有可能,管飛不能排除。也許,他要警示世人惹他的後果。如果能把咱們滅殺在東坡山莊不遠的地方,以後,誰還敢去招惹東坡山莊,以儆效尤罷了。」葉凡微微搖了搖頭,也有不同的看法。

回到魚桐又到辦公室安排了工作,已經是凌晨三點了。

葉凡剛想進樓,現在一顆梧桐樹下好像有個人影在微微動著。難道是李月,葉凡心裡想著走了過去。

走近了現是個男子,好像還有點面熟,不過,記不起來了。

「葉……葉書記,我……」那男子手中提著一個盒子,嘴裡xiao聲的喃喃著,看來有些緊張,連話都講不利索了。

「你是?」葉凡問道。

「葉書記,我是鴨子灘管理科的張鐵,白天的我……」張鐵顫慄著說這話的。

「噢,是張科長啊。」葉凡終於想起來了,原來是趙昌山釣魚的鴨子灘那個牛bi衝天的鴨子灘管理科的副科長張鐵,不過,葉凡覺得有些納悶,這張鐵白天的時候好好的,怎麼現在這般的慘,臉上腫得老高,好像還縫了不少的針,覺得這裡面可能有故事,本不想理他的,旋即又說道,「進屋吧。」

進得廳來。

張鐵把盒子輕輕的放在茶几上,被葉凡掃了一眼後,立即說道:「葉書記,這盒子里是月潭的『圓皇后』。不過,已經死了幾個xiao時了,要不先冰在冰箱里,怕壞了。」

「圓皇后,什麼東西?」葉凡倒是來了興趣,斜瞄了張鐵一眼,又說道:「坐吧。」

張鐵有些不安,半邊屁股坐在了沙上。輕輕的打開了盒子,說道:「圓皇后是魚桐圈內人給這魚取的名字,因為這魚肚皮大,整個身體圓滾滾的。聽說這種魚是大補之物,而且,沒一點副作用。」

葉凡掃了一眼,頓時有些訝然了,因為這魚居然跟天水壩子那蜈蚣潭抓的『龍魚』長得很像,於是拿起魚觀察了一陣子。

可以肯定,其實就是天水壩子人叫的公ji魚,正式名字叫『龍魚』。這魚當然大補了。

不過,葉凡覺得張鐵這廝心裡有故事,所以,裝作不知樣子淡淡問道:「大補,補什麼?」

「這個,那個……」張鐵喃喃著,臉漲得有點紅了,襯著臉上縫的針縫更是有些猙獰樣子。

「怎麼?不好意思說,大膽說。」葉凡哼道。

「聽說補男子的陽jing之氣,血氣剛氣的。調和……」張鐵xiao心的說道。

「看來還真是好東西了。」張鐵講的倒也有理,葉凡點了點頭,轉爾看了張鐵一眼,問道,「你這臉怎麼回事,好像手臂也有些受傷了,不會是這魚很難抓吧。」

「這魚的確難抓,很難抓到的。到目前,也只有守護月潭的蔣副司令的大公子蔣xiao林抓到過。」張鐵說道。

「蔣副司令是誰?」葉凡問道。

「蔣副司令真名叫蔣雲,是我們市軍分區的副司令員,退休了。他兒子叫蔣xiao林,咱們省財政廳副廳長。蔣副司令退休後就搬到月潭去住了,所以,沒人敢去釣這『圓皇后魚』。不過,我在偷這魚時現了一個怪人。」張鐵說道,臉上閃過一絲恐慌。

「怪人,怎麼個怪法,你說說。」葉凡斜瞄了張鐵一眼。

「那個人身上有刺青,這個還不怪,怪的就是,就是……」張鐵又喃喃了,見葉凡皺了皺眉頭,趕緊說道,「他把一個人的名字用mao筆大大的寫著糊在一顆大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