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浮出水面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浮出水面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書〗記這個人我看不透,他一個地方官員,級別也不是很高,家世也普通,又不是軍界官員。用什麼辦法辦到了即便是我們老梅家都難以辦到的事。姑姑,你說說,這事是不是很詭異。」梅功亮有些mi惑不解。

「有些人,你不能看表面。人家背後的能量大著,功亮,你跟著他絕對沒錯,以後你不會後悔的。」,梅亦秋知道葉凡特勤的身份」cha話說道,看了梅功亮一眼,又說道,「希望你不要記恨我們梅家,老爺子和我父親他們也為難,家族這麼大,伸手需要幫的人太多了。」,「我不會生氣的,我知道自己在梅家的份量。」梅功亮表情淡然,實則心裡還是有怨恨的。

雖說自己不是跟梅亦秋同一系的,但好歹跟梅家也能扯上一點關係,梅家人居然眼睜睜看著不出手。

倒是葉凡一個外人為自己出了二次手,這一次總算是功成了。孰輕孰重,兩相一對比,自然對於葉凡,梅功亮是感激涕零了。

「功亮,葉〖書〗記jiao待的事你好好去辦,一定要辦好。不然,總欠人情也不好是不是?」梅盼兒叮囑道。

「找到機會就辦。」梅功亮說道。

而同一天,粵東省省委組織部長金樹洋同志調任燕京市組織部長。這個,估計是他的老同學喬遠山bsp雖說級別沒變,但燕京是都之地,在〖中〗央的眼皮子底下,地位跟粵東相比,不能一概而論的。

估計,金樹洋幹得幾年進入中組部是有八成可能了,只要喬遠山不倒,金樹洋絕對穩步推進。

喬遠山的目的當然是想拉金樹洋進入中組部,增強自己在部里的話語權。中組織部這個部mén特殊,是考核官吏的衙mén」各方勢力都佔有股份的。

對於能分配省部級領導的衙mén,哪家大勢力不想分上一杯羹。雖說中組部並不能決定帶常的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的任命,但對於不帶常的副省部級高官卻是有著巨大的殺傷力。

而喬遠山也剛坐了上去,屁股並不穩實。像一些有能量」有背景的副部長顯然對喬遠山並不服氣,裡頭關係也是頗為複雜,喬遠山為沒有自己的人而苦惱著。

而調整老同學金樹洋到燕京,只是一個過渡階段,目的就是瞅准了中組部副部長的位置。

金樹洋前腳剛走,接任他的新任粵東省省委組織部長叫古懷。此人原任粵東省海州市市委〖書〗記,以前也干過組織工作。

不過,聽說此人在海州也相當的強勢,就是趙昌山的話有時也是陽奉yin違的。趙昌山對此人是恨得牙痒痒的,不過,一時拿他也沒辦法。

想到這廝現在居然跳到自己眼皮子底下,而且,坐上的還是如此重要的位置,趙昌山心裡相當的鬱悶。

對於金樹洋的調走,趙家也早知道。趙家這段時間也在打量著組織部長這個位置,可惜了,因為要扶魯東來上位,所以,魚與熊掌不可皆得。最後」想不到居然是古懷接任了。

對於海州市市委〖書〗記一職,何鎮南當然也眼紅,最近也一直往省里跑著,而且,往京里也跑過丹趟了」當然是去找自己的老領導,也就是調到京城「國家展計劃xiao委員會」,任主任的原粵東省省委〖書〗記雷道全了。

不過,海州市太重要了。因為海州市是〖中〗央確定的經濟特區之一,也是一副省級城市。

而經濟排名來說也是僅次於省城粵州和另外一個經濟特區深德市的。

韋明飛副局長終於回來了。

見面上掛著一絲微笑,葉凡知道,他肯定有所收穫。

「葉〖書〗記」這次到海州調查青狼,現了一點奇巧之處。」,韋副局一進葉凡辦公室棄口搶話了。

「說來聽聽。」葉凡親自為韋副局泡好了茶,坐下後問道。

「青狼的〖真〗實名字叫周天,原是海州市人。父親叫周伯林,前幾年在海州市雲嶺縣任縣長。周伯林是一個很正直的人」一心撲在黨的事業上。

不過,他在努力工作的同時也得罪了當時的縣委〖書〗記黃森。兩人從xiao爭到大斗。黃森這個人很是貪財,對於縣裡的事,事事都是要bsp吃拿卡要,樣樣都干。周伯林看不過去了,向上級反映了情況,不過,結果卻是很遺憾,最後,也不知怎麼的,周伯林居然被黃森nong得進了大獄。

更奇巧的就是,周伯林居然在戒備森嚴的監獄中在吃飯時與一本地混子生口角,被那混半帶著一桌子人毆打在地,送到醫院一天後就死了。

當時青狼才刀幾歲,正在少林寺學藝。他是少林寺一俗家弟子,直接下山要找黃森拚命。

不過,很是不幸,青狼剛潛到黃森的住處還沒動手就被雲嶺縣公安局的同志全包圍了。

在打傷了十幾個幹警之後被網兜兜住了。當場就被雲嶺公安局的幹警打斷了腿,胸肋骨也斷了幾根。那伙人,在黃森指使下,下手是狠辣無情的。」,「看來,人家黃森能量很大,早就注意到青狼了,就等著他自投羅網。」,葉凡哼道。

「肯定的,早算計好了。

估計青狼剛下少林寺人家就盯上了。那個時候的青狼功力並沒現在高。」,韋明飛笑道。

「那青狼後來怎麼能出大獄?」葉凡問道。

「這事說來奇巧之處就在這裡了,青狼出獄居黑是盧安剛司令幫的忙。」韋明飛這話一出,葉凡拿茶杯的手不由得顫慄了一下,一臉的駭然。

「呵呵……」,韋明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