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朱副省長來找茬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朱副省長來找茬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朱副省長來找茬

「這想法很好,只是,咱們市可不缺常務副市長?」盧安剛mo了mo下巴,微微搖了搖頭。

「不缺就讓他缺嘛!」於志海突然g得盧安剛和周yu明都是疑huo不解。

粟一宵說道:「不會是於書記手中有證據,可以拿下崔明凱了?」

「沒有!說句實話,我都快走了,去管這閑事幹嘛。」於志海倒是老實的點了點頭。

「那就怪了?」盧安剛喃喃道。

「這事葉書記心中有腹稿了是不是,不如講出來讓大夥聽聽,為老周高興高興。」於志海把話題轉給了葉凡。

「呵呵,一點xiao打算罷了,稱不得腹稿,什麼叫腹稿,那是人家xiong有成竹的表現。我已經跟李國雄談過了,相助崔明凱去爭取於書記記留下的空位,而這邊,他倒過來相助咱們推老周進一步,而粟副市長入常的推薦方面他也相助我們一把。」葉凡淡定的說道。

「好打算啊!」於志海出口稱道,轉爾,又沉yin了一陣子,說道,「不過,即便是咱們跟李國雄暫時結成聯盟,但是何書記不開口的話這推薦人手照樣子報不上去的。」

「我自有辦法讓何書記答應這事的。」葉凡倒沒矯情,一口定盤了。

「謝謝,葉書記,我以茶代酒敬你三杯。」粟一宵ji動了,站了起來,而周yu明也差不多,只是臉上還算是平靜,也要敬葉凡。

「這三杯茶咱們暫時先留著,等你們真正能上位時再喝不遲,那個時候就不是茶了,而是好酒,哈哈哈……」葉凡爽朗的笑了。

「葉書記,陽田集團的案子查得怎麼樣了。也太不像話了,居然圍攻你們市局。」盧安剛有些憤憤不平了。

「還是一場mi一樣,只是青狼倒是被我們抓了回來。不過,這個對手可不簡單,那天我跟王朝回來,差點死在一塊巨大的石頭下。」葉凡臉嚴肅了起來。

「青狼招了沒有?」盧安剛問道。

「那傢伙很硬氣,什麼都沒說。後來,我叫人去查過青狼,才知道他是海州市雲嶺縣一縣長的兒子,好像還在少林寺當過俗家弟子,練得有幾手拳腳,難怪那天一頓子招呼下來,我們市局幹警躺下了一大片,身手不錯。」葉凡說道,鷹眼卻是隱晦地觀察著盧安剛的神情,不過,很令他失望,盧安剛是面不改sè,連眉mao都沒動一下。

「你講這個我倒是記起來一些,說起青狼這個人,我還是幫助過他。想不到我倒是幫了一個壞人,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盧安剛有些痛心,轉爾說道,「葉書記,要不我去勸勸他,也許他能告訴我們一些什麼了。」

「噢,你幫過他,這事還真是巧了,你怎麼可能幫他?」葉凡裝著一臉不解樣子盯著盧安剛。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當時青狼的父親,也就是周伯林在海州雲嶺縣當縣長……」盧安剛倒沒隱瞞,把這事說了出來,跟韋明飛副局長調查到的大同xiao異。

「想不到青狼身上還扯出這麼多事來,我看盧司令提的沒錯,可以由他去試試,也許青狼看在你以前幫助過他的份頭上會講出一些什麼秘密來。」於志海淡淡點了點頭。

「嗯,那就去試試,麻煩盧司令了。」葉凡說道。

「份內的事,咱們處於同一個圈了,互相幫襯著是應該的。趙書記可是下了最後通碟,要是再不能偵破八八慘案,聽說我們所有常委都要挪窩子了。到時一挪窩子,估計都得降級使用了,幫葉書記也等於幫我自己嘛。」盧安剛坦然大義樣子。

回來時粟一宵說是車子輪胎壞了,就坐葉凡的車子了。

「老粟,我先送你回家。」葉凡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不要了,兄弟,我到你那邊坐坐。」粟一宵好像有什麼事似的,葉凡還以為是不是求自己在市裡活動的事,也就帶著他直往自己住處而去。

到了廳里,葉凡笑道:「老粟,你的事我已經跟李國雄市長達成了協議,就是何鎮志那邊你要請葉東書記活動一番才行。不然,何鎮南不鬆口,咱們都沒輒,畢竟,他才是這魚桐的一把手。」

「謝謝了,我想跟你說件事,不是這事。」粟一宵yu言又止樣子。

「說吧,咱們是兄弟加老鄉,沒必要遮遮掩掩的幹什麼?」葉凡倒了兩杯酒來,兩人坐在沙上喝了起來。

「我聽到一個消息,八八慘案那天有人現原先在咱們魚桐軍分區工作的三個退伍軍人回來過。

他們當時去拜訪了退休後住在月潭的蔣雲副司令員。此人是我們魚桐軍分區原副司令員。

退休後不知怎麼的喜歡的上了月潭那地兒,就在那裡搭建了一座二層的竹樓,還ting大的。周圍還有菜園子,還養得有鴨子ji什麼的。」粟一宵說道。

「這個沒什麼奇怪?退伍軍人回來拜訪自己的老領導,這個純粹正常。不過,那三個退休軍人叫什麼名字,告訴你的人說過嗎?」葉凡心裡一動,感覺這蔣雲好像越來越神秘了。青狼也是住在他那裡,現在又冒出退伍軍人來。

「因為你給我講過,叫我注意留意八八慘案那天的一些有些不正常的事,所以我就注意到了這些。

三個退伍軍人叫易一凡、陳友棉、丁松冰。聽說三人當時在軍分區時都是搏擊高手。

只是因為在一次實彈試訓中得罪了一個人,三人居然被抓了起來。後來,還是盧安剛司令據理力爭才保了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