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權力總是跟職位掛勾的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權力總是跟職位掛勾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權力總是跟職位掛勾的

「哼,黃口xiao兒,倒真會利用機會,趙昌山一句話把什麼都扣壓住了,這老趙頭還真是,好端端的跑到魚桐去釣什麼魚?魚桐的魚就正宗一些了嗎?扯蛋!」省委副書記管一明一臉yin沉坐在辦公桌前,聽了朱方寧的述說後差點把茶杯蓋了給扔了。

「你說說老管,趙昌山這不是沒事找事,他跑魚桐去釣魚估計是假,難道茅頭對準的就是陽田礦業?」朱副省長心裡相當的不滿,那天當眾被葉凡yin了一把,那面子可是丟盡了,可惜當時地下沒老鼠dong子,不然,老朱同志真要施個土遁術遁走了。

「有可能,怎麼會這麼剛好。我好不容易說動何鎮南和李國雄用陽田礦業的事壓制著葉凡。

剛才我打聽過了,那次常委會上葉凡已經被常委會班子集體決定處理掉了,暫時停職。

這事還會以魚桐市常委會集體決定形勢上報給省委的。這老趙頭去的剛好,人家開常委會還沒開完,他倒及時的冒出來了。

而且,還搬出總理的指示來,那大帽子一扣,魚桐的何鎮南和李國雄哪還敢嘎嘣什麼,立即就焉了,軟蛋一個。」管一明哼聲道,看了一臉yin沉的朱方寧一眼,說道,「你講得也不無道理,老趙明明知道管飛是我侄兒,還要下去裝著釣魚來一番瞎指示,那不是給葉凡撐腰,把陽田礦業拖死過去。老趙這是在bi我啊,打的好算盤,狗蛋的趙昌山,跟我也開始玩yin的了。」

「估計是前次你在常委會上對趙昌山提出的推薦魯東來進省委常委的事提出了反對意見的事有些疙瘩了。

所以,借葉凡的手來敲打你了。不然,難以解釋一點xiao事要壓制著陽田礦業。

趙昌山是省委書記,難道不知道經濟展的重要xing?難道不知道職工幹部鬧事的可怕xing?

難道不知道這事所帶來的嚴重後果?」朱方寧三個難道,給趙昌山的釣魚披上了一層神秘面紗。

「老趙想把我當魚,哼,他那道行還不夠一點。」管一明一聲冷哼過後再沒說話,拚命跟中華牌香煙干起勁來了。

朱方寧心裡微微嘆息,這省里高層關係也頗為複雜,誰也看不透。管一明作為本土幹部,一直想從趙昌山以及汪正錢的yin影中走出來,樹立自己的威信,在省常委會上妄想著再造一個三國鼎立諸候稱霸格局。

可惜明顯的勢力跟兩家不成正比,汪正錢省長重在底子厚,趙昌山雖說是外來戶,但是人家是京城趙家出身,家大勢大,強勢壓人,再加上他是政治局候補委員和粵東大省省委書記,這頂大帽子往下一扣,粵東哪個官員不心顫。

「其實,管書記,真要拿下那傢伙的話可以尋找別的路子的。」朱方寧說道,看了沉默的管一明一眼。

「什麼路子,說來聽聽。」管一明好久才回過神來,淡淡說道。

「先,那天王朝打了管飛,完全可以給葉凡落個治下不嚴,領導無方的名頭。

二來,如果你真想拿下那傢伙,乾脆跟趙書記作筆jiao易,全力支持他一回,目標就是拿下那傢伙。

先讓那傢伙永世不得翻身,也讓大家看看,管家的威風是不容侵犯的。」朱方寧建議道,甩了狠話,他想借管一明的手找回自己的場子。

「老朱,你好生琢磨一下。難道葉凡不知道管飛跟我的關係,那是不可能的。

在明明知道的情況下還如此做,肯定有目的xing。你想想,葉凡一個地級市的政法委書記。

副廳級幹部,怎麼敢麻著膽了跟我這個省委分管黨群工作的副書記對抗,除非他腦子燒糊塗了。」管一明淡淡說道。

「也是,要是真惹出你的真火來,捋了他帽子只是一句話的問題。那他為什麼敢如此做,而且,還指使王朝動手打人,膽子也太大了,好像,根本就沒把你放眼中,難道他背後有人在支使著他干這事?」朱方寧有些明白了。

「也不一定,有幾種情況可能。一是他背後有人在指使著他干這事兒,所以,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仗著省里有人不怕。而且,那人的級別不會比我低。你想想,在粵東這地兒什麼人能跟我平級或高級的。」管一明一臉嚴肅,說道。

「除了趙書記,汪省長,就是葉東書記最多跟你扯平了,應該略低的xiao級。

其它的像常務副省長林峰在黨內的排名都不能跟你比。而你是分管黨群工作的,比組織部長份量重得多。

在全省人事安排方面,趙書記也得看看你的臉sè。以前的金樹洋態度還比較隨和,一般只幹些具體工作,兩面不得罪,玩的是中庸平和之道。

那個時代的趙昌山還好過一些,不過,聽說現在的古懷調來就不一樣了,估計也有得趙昌山頭疼的了。

如果你再反對,那趙昌山想安排人事,那難度就相當大了。所以,趙昌山想借葉凡的手警告一下你。

因此,葉凡的背後人一般來說是趙昌山而不是汪省長,至於葉東,一般不會是。

他也剛調來不久的,更何況,葉東跟你也沒有多大的衝突,此人到粵東後表現得相當的低調。一般只管紀委一攤子。

很少cha手人事安排。就是紀委他本攤子的事也很少雷厲風行下重手,此人,我看不透,好像無所作為,又好像神秘莫測,倒是一難測之高手。」朱方寧分析道。

「嗯,這是一種可能,從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