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汪家大少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汪家大少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汪家大少

「我哪敢,那不是找chou。剛好碰上張局他,他說你到京了。怎麼樣,晚上我作東,去啥地方由你來點?」狼破天揭謎了,葉凡是恍然大悟。

「晚上,恐怕不行,作東的人有了,要不你來湊湊熱鬧,辦完事我又得走了,最近案子緊張著,不回去不行了。」葉凡苦澀的笑道。

「行!」狼破天爽快的答應了,轉爾又說道,「要不連老鐵一起叫來,不然,那傢伙肯定得咒死我。」

「那是肯定的了,怎麼能少了他,去海王星,五點半左右。」葉凡笑道。

「葉書記,看來你京城朋友還不少,呵呵。」林子潤憋不住了,一臉的羨慕。

「還行,都是兄弟,難得湊一塊,正好了,今晚一起了。」葉凡笑道,看了林子潤一眼,知道這xiao子還有下文,也不揭破,等著他出牌了。

「葉書記,不知我能進什麼地方?」林子潤還是忍不住了,問了起來,雖說從父親口中知道自己可能去中辦秘書局,但是,林了潤在短暫的狂喜之後,不過,未經葉凡口裡正式承諾,心裡一直很是忐忑著。

「這個,暫時我也不清楚。」葉凡搖了搖頭,轉爾說道,「估mo著今晚上就有結果了,別急,地方應該不會差的。」

「嗯,謝謝您了。」林子潤說道。

「你看看,不是早跟你說過了嗎,這事葉書記會安排好的,你還是耐著xing子等著就是了。葉書記答應的事難道會差嗎,真是的。」林峰故意埋怨道,實則是有把葉凡往死角上bi的意思。這話一出,葉凡不給林子潤找個好衙mén那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呵呵。」葉凡淡淡的笑了笑沒回答,也揣摩到了林省長的一點心思。

「葉書記,不介意我這邊帶個把朋友一起吧。」林峰徵求道,看了葉凡一眼,嘆了口氣,說道,「最近省里事多,很難得跑京里一趟。好久沒跟老朋友湊一塊了。」

葉凡知道,林峰也想顯示點能量,不然,雙方jiao往,層次太不對等會被人看輕的,旋即點了點頭,笑道:「沒事,晚上都是朋友聚聚,多來幾個人更熱鬧是不是,呵呵。」

當然,這個也有限度的,不能什麼人都往桌上帶,這個,想必林峰會明白此中道理的。林峰帶來的人,份量肯定不輕,能多認識幾個朋友也無不可。

葉凡chou空去自己的紅葉堡轉悠了一圈,現一切正常。現在三弟葉子奇已經搬進紅葉堡了,一見到葉凡很是親熱。

紅葉堡管家古邦向葉凡彙報了管理紅葉堡的一些雜事。

「沒什麼麻煩就好,古邦,錢還夠用吧?」葉凡問道。

「夠了,說句大實話,先生給的跟其它地方相比,太多了。古邦有幸能給先生作事,很榮幸。」古邦笑道,臉上略微帶著真誠的恭敬。

「呵呵,錢無所謂,只要堡里一切平安就好。當然,如果真有不開眼的要找事,你直接打電話給我。」葉凡jiao待完後古邦知趣的退下了。

「怎麼沒看見倩倩?」葉凡放眼巡了一圈下來,問葉子奇道。

「正在打扮。」葉子弟笑道。

「打扮?呵呵,nv人,唉……」葉凡搖了搖頭,頗為感嘆。

「她說見到你一定要打扮停當,有些怵你。」葉子弟笑道。

「怵我,我又不是大老虎要吃人。」葉凡微微愕然了,想不到自己居然給弟弟葉子奇的nv朋友宋倩倩留下了個惡人形象,某君有些失落了。

「那倒不是,她說二哥你很有大師風範。」葉子奇搖了搖頭,笑道。

「大師風範,完了,看來,我在倩倩眼裡就是一土霸王,那種梟雄似人物了,或者,成和尚之流了,哈哈哈……」葉凡爽朗的笑了。

「二……二哥,您來了。」側面傳來了宋倩倩那有些害羞的聲音。

「是倩倩啊,呵呵,這是二哥送給你的,收下吧。」葉凡從皮包里掏出了三個盒子,裡面當然裝的就是bi殺nv人的寶貝——後宮yu顏丸了。

宋倩倩臉sè微紅,接過後拿手上沒動。

「打開看看,二哥會不會xiao家子氣,到底送的是什麼?」葉子弟笑道。

「那我打開了二哥?」宋倩倩很知禮數,先是徵求葉凡意見。

「子奇說怎樣就怎樣了,你將來是子奇的老婆,當然聽子奇的了。」葉凡笑道。

「哥,嘿嘿,我們還沒……」葉子奇有些尷尬了,mo了mo頭。

「我還沒想好是不是要嫁給他呢,哼!」宋倩倩白了男朋友葉子奇一眼,一時間風情萬種,差點看傻了葉子奇。

「好好,這xiao子不乖的話你就chou他,我給你作主。」葉凡身上大哥架勢十足,故意訓叱起弟弟來。

不久,葉凡給宋倩倩塗了後宮yu顏丸,一個xiao時後效果還是有點的,喜得宋倩倩沒顧及葉凡,當場抱著葉子奇來了一口。

葉凡看了頗為感嘆,心說要是鳳傾娍在就好了,老子也來上一口,眼前又浮現出她在天水壩子躺竹椅上的情景。心裡有股子莫名的燥動,拿起電話後又放下,上下動了好幾次後還是沒打過去。

「唉……算啦,何必再求煩惱,腳踏兩隻船是有些不合時宜。經後,將是一個什麼樣的結局,真是難以料測。不如現在當機立斷,絕了吧……」葉凡在心裡作了決定,不過,對於這個決定這廝心裡也沒底,能否堅持多久,這個,爺們心裡都明白這種燥人心思是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