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就一拳太次了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就一拳太次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就一拳,太次了

梅天傑從地下一跳而起,興奮得大叫道:「打得好,打得好,打斷那狗東西大tui,敢踢我梅天傑,知道我師傅的厲害了嗎?」

「刮燥,閉嘴。」葉凡皺了皺眉頭,哼道。

「是……師傅……」梅天傑訕訕的看了四周圍一眼,緊閉嘴了。

這時,從樓外匆匆走進四個漢子,檢查起費六度來。

「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六度栽了,遇上硬茬子了。」費六度痛苦的叫道。

「你們不是想要位置嗎?很簡單,打得過他們四人其中一個就給你一個位置,另外兩位嘛,叫他們自己去爭取,不然,就站著吧。當然,如果你能打敗四個,給你四個位置,我們這邊有一個人站著倒酒,不然,就麻煩三位給大家倒倒酒,權當一回酒吧男模也不錯。」費草草那話一哼出,頓時引來了滿廳鬨堂笑開了,人家,自然是造勢了。

「呵呵,今晚上我想讓你給我倒酒,怎麼個賭法?」葉凡淡淡一笑,直奔費草草這個頭面人物而去。

「沒錯,今晚上我老狼也想這位寧和和姑娘倒酒,又是怎麼個賭法。」狼破天也跟著湊趣了,拿眼看了寧和和一眼,這xiao妮子那雙眼神,能殺人的。

至於老鐵,就相當鬱悶了。因為他現,就是剛才那個費六度,至少也有著三段身手,而老鐵現在也才恢復到三段練純之階,聽剛才費草草口氣。

剛才進來的老二老三老四老五那功力,絕對比費六度厲害得多。估計有著四段身手。就憑現在自己這身板,可是不敢出頭挑戰了,所以,老鐵同志很鬱悶了。

「鐵哥,沒關係,我再給你賭來一位倒酒nv郎。」葉凡轉頭沖鐵占雄一笑,又沖費草草哼道:「還有上得了檯面的費家姑娘嗎?再來一個,給我鐵哥倒倒酒。」

「這樣吧兄弟,那位費草草很可愛,就讓她給我倒酒了,再來一位的話讓給你了。」鐵占雄一聲乾笑,說道。

「中!」葉凡豎起大拇指,笑道。決定晚上好好的打壓一下費家這些xiao妞的氣焰,不然,也太囂張了。

而且,葉凡還有一個目的,也是想試探一下這費家莊到底跟大伯費青山是否有關係。

從剛才情況來看,這費家莊的中級高手還不少,這費六度費二度的好像都有著三四段身手。

「我可以嗎?」就在這時候,外邊傳來一道如鶯鳥出啼般好聽的柔柔聲音道,隨著聲音,走進來一位如天上寒宮之公主下凡塵樣姑娘來。

姑娘2o來歲左右,比費草草大一些。一身潔白的中式紗裙,1u出紗裙外的一截手臂如雪藕一般的嫩滑,如凝脂一般的nai白。

臉蛋天工巧奪,給人一種甜靜,淑雅的極品感覺。跟喬圓圓鳳傾娍二nv人有得一比,這也是葉凡見過的頂級極品美nv之一。

「蝶舞姐,你來了。」

「當然!」葉凡極力抑制住有點心動的心,哼道。心裡卻是念叨道,原來此nv叫蝶舞,的確如蝴蝶舞步,很美。

「不過,我有個條件。」叫蝶舞的姑娘斜瞄了葉凡一眼,淺淺一笑,說道。

葉凡感覺這姑娘雖說年歲不大,但是給人一種溫柔,雅淑感覺。跟費草草相比,這nv子簡單太懂事了,懂事得令葉凡心裡沒來由的有點虛的感覺。

「說吧,我在聽。」葉凡硬著頭皮,也是回之以淺淺一笑。這個時候,當然不能示弱,一示弱先就輸了氣勢。

「想要我費蝶舞倒酒也行,聽我一曲就行了。」費蝶舞純純的笑道。

「這就這麼簡單。」葉凡哼了一聲,正想答應,鐵占雄卻是在背後點了點他,湊他耳旁說道:「聽說古代有種秘術,可以通過琴音來mi1uan人之心智,達到滅敵之效果。這姑娘有些詭異,其中是不是有問題?」

「倒是跟我的化音mi術有著異曲同工之效,不會是電影中的六指琴魔了吧……」葉凡心裡若有所思,淡然一笑,說道:「就按姑娘說的辦。」

「來吧,聽說你們費家有八度,費一度費二度費三度一直到費八度,剛才摔地下的叫費六度,你們四個既然叫二哥三哥四哥五哥,應該就是費二度費三度費四度費五度了是不是?」狼破天抱著雙手,一臉無所謂樣子沖四人說道。

「你猜得真准,只要你戰勝了我們費家的二度哥,我寧和和晚上給你斟酒,決不失言。不過,如果你輸了,咯咯,跪著給本姑娘當一回斟酒xiao奴就行了,咯咯咯……」寧和和滿意信心,一邊講著一邊相當得意的笑著。

要知道費二度是費家僅次於費一度這位老大的中年一輩中第二高手,聽蝶舞姐說他有著五段開源身手,即便是拿到地下江湖去也是位高手。寧和和不相信葉凡一個地方官能請到什麼高人來。

「唉……老狼今晚上有些可惜。」狼破天微微搖了搖頭,頗為遺憾樣子說道。

「當然可惜了,落下這麼一位牙尖嘴利的丫頭片子倒酒,不爽啊!」鐵占雄極盡鄙視,斜瞄了寧和和一眼,差點沒把寧和和的鼻子給氣歪了。

「耍嘴皮子有用嗎?院中請!」費二度很是大度,雙手一抱拳,轉身朝院後一bsp「好啊好啊,有得看囉,看看費家高手怎麼揍人了。」那些名mén公子全哈笑著,一臉的興奮,全往後院而去。這些人,平時就在電影中看見過打鬥,這下子能見到真人秀,當然興奮了。

「呵呵,來吧,又一個草垛子。」狼破天淡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