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費家有高人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費家有高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費家有高人

這時,費三度站了出來,在cao練場東邊畫了個三米寬範圍圈子。

葉凡笑道:「姑娘,咱們的比試是不是要在圈內進行?「

「你眼光很准,你如果能堅持一曲而不退出圈外,你贏了,我費蝶舞給你斟酒。」費蝶舞淡淡笑道,不久,有兩個姑娘搬來了一個全身顯著翠綠光澤的古琴。好像是竹子做的,好像又不是。

不久,淡轉昂揚的音樂聲響起,彈的居然面埋伏》。像這隻曲子一般都是用琵琶演奏的,想不到費蝶舞居然能用古琴彈出,著實令得葉凡吃了一驚,開始凝神靜氣聽著。

琴聲開始時估計在過渡階段,所以,顯得還是較悠揚和緩的。葉凡倒是抱著一股子欣賞味道在聽著。

環顧四周那些顯貴巨富公子爺們都在聽著,但是,好奇大於實際。而且一個個都有些皺眉頭,認為這位叫蝶舞的姑娘也太會扯了,居然想用琴音去mi惑一個大活人。

這種情況只是在電視電影中的傳說,現實社會哪有用琴音作為攻擊武器的。

不過,3分鐘過後,琴聲斗轉,葉凡猶如處於兩軍決鬥的環境中,琴聲顯得相當的詭異,聲動天地,幻想中屋瓦若飛墜般飄砸而下。

凝耳一聽,就這一個古琴中居然彈出了金聲轟轟、鼓聲嘭嘭、金、劍相擊的旁旁啪啪聲間、人馬群嘶叫尖叫血叫之聲,到低谷時又靜如無物一般。

不久,由靜漸動,有怨而難明者為楚歌聲;凄而壯者為項王悲歌慷慨之聲、別姬聲;陷大澤,有追騎聲;至烏江,有項王自刎聲,余騎蹂踐項王聲。使聞者始而奮,既而悲。

葉凡漸漸的被帶入一種詭異的幻境這中,環顧四周,現那些先前還皺眉的公子哥xiao姐們已經漸入痴mi之境。

一個個形態相當的怪異。xiao姐們有的正捂嘴含淚,有的拿著一手帕好像要擦鼻涕,不過,一直按在鼻孔上沒動作,好像時間被定格在了這一刻。

葉凡知道,這個還是因為費舞蝶把琴音集成一束專shè向了自己。而旁邊的人只是溢出了一絲琴音就如此罷了。看來,這費家的琴音之術端的是神奇無比。

不過,下邊聽下去葉凡感覺有些難受了,那金鐵相撞的聲音太刺耳了,猶如真的處身於古代的戰場之中。

幾分鐘過後,葉凡漸漸的尋到了一些mén道,感覺這琴音的施用手法有點像是自己師傅費方成傳的『化音mi術』,其實,都是把內勁集於一處暴出來。

用嘴爆時度很快,而用琴爆時範圍較廣泛,而且,綿長。葉凡鷹眼細察之下,現費蝶舞那額角上已經開始溢出一些細密的汗珠子來了,看來,相當的吃力了。

葉凡淡定的站在圈內,二米開外就是費蝶舞那手指在琴弦上如一狂1uan的撲街作家在鍵盤上碼字一般的瘋狂的點動著。

見葉凡還是那般的淡定,費蝶舞似乎感覺這臉無處擱了。突然一咬牙,雙指更是飛彈而下,嘣嘣嘣聲金鐵相擊聲音如實質xing音波一般彈向了葉凡。

「哼!」葉凡心裡一聲冷哼,內勁以八成化音mi術驟然聚集成一團,爆猛地,「嚓!」地一聲仰天大叫,衝擊出一股無形聲音扎向了臉額上掛汗如雨的費蝶舞。

啪……

一聲清脆琴弦嘣斷聲響起。

卟……

意外生了,費蝶舞身子往居然把持不住,往後一仰直統統的向地下砸了過去。

費家人嚇得大叫了起來,只見一個人影虛晃,葉凡兩個跨步早到了費蝶舞跟著,伸手環抱了過去。

當然是好心了。

手指剛觸及費蝶舞腰間時感覺耳旁傳來嚓嚓的微響聲,葉凡鷹眼之下頓時有些駭然,現幾枚圓圓的,估計有圍棋珠子般大的白sè東西彈擊了過來,並且,分成上中下三點分擊而來,刺破空氣,出尖利的摩擦聲扎刺而來。

「高人!」葉凡瞬間恢復鎮定,xiao李刀在手腕上一動彈shè向了那些xiao圓點。

「啪啪啪……」

三聲爆響過後,xiao李刀和三個xiao圓點炸開了,xiao圓點碎成一蓬白sè灰塵散開了。

「咦!」就在這時候,從遠隔百米開外的一座竹樓里傳來一聲輕微的訝然聲。

不過,葉凡感覺那xiao圓點上傳來的反震之力相當的強悍,身子往後一歪居然沒把持住倒砸了下去。

這下子可是糟了,因為費蝶舞在向下倒,葉凡變成砸在她身上雙雙壓砸了下去,這位美麗可人的姑娘如果被自己砸一下那還了得。千鈞一時刻。

葉凡一個大轉身,抱起費蝶舞轉了個方面。啪地一聲,雙雙倒地,這下子剛好調了個個頭,變成葉凡被費蝶舞當g人rou墊子砸在了地下。

幸好這演武場的地都是土質的,感覺只是被大力撞擊了一下。睜開眼時,現費蝶舞那彎彎的柳眉瞪得差點直了。

「對……對不起,失手了。」葉凡笑了笑,不過,這廝可是有些無賴起來了,居然還是雙手把費蝶舞緊緊的擁抱著不願鬆手。至於那些公子哥們滿臉露的自然是酸意然然了。

鐵占雄和狼破天頓時呆了,旋即,兩人互相望了一眼,一臉的猥瑣相彰顯。

「你……你這項鏈哪來的?」費蝶舞好像蒙了,居然還是任由葉凡環抱著倒在地下,而雙眼盯著的卻是葉凡的脖頸。

「項鏈……」葉凡心裡一動,心說難道費蝶舞認識大伯費青山叫我送回家裡的項鏈。

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