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永樂所賜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永樂所賜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永樂所賜

趕緊跑了過去,才現費一度已經倒在了地下,連人帶斷樹滾成了一團,樣子十分的狼狽,身上那件名牌衣服被掛破了,頭蓬1uan如鳥窩。

「呸!」葉凡朝地下呸了一口,很是不雅的抬起tui來照準費一度屁股又是一腳踹去,罵道:「麻痹的,就你這破身手也敢叫囂打得老子滿地找牙,今天正好了,老子正煩著,拔幾顆牙齒玩玩也行。」

葉凡一臉yin笑著,一腳往費一度嘴上踩去。

「住手!」費蝶舞瘋了般撲了上去,死死的抱著葉凡不讓他出tui,而費八度早就跑了過去扶起了地下的費一度。

「放開!」葉凡冷哼一聲道。

「求你了。」費蝶舞聽太爺猜測過,葉凡可能有著七段身手。費一度也太囂張了,剛才在車上都叮囑過他不要跟葉凡動手,想不到他太自傲了,也許是被葉凡的年青給méng蔽了,實在不敢相信葉凡有他的能量。想不到才一tui就給葉凡解決掉了。

「來吧雜碎!」費一度甩開費八度的拉扯,認為自己剛才是太輕敵被葉凡偷襲造成的。所以,自然也要找回面子,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來。

「一度哥,他是我爺爺的徒弟。」費蝶舞趕緊大聲喊道,費一度一聽,那腳頓時僵硬在了空中踢不下來了。

「誰是你爺爺徒弟,放屁!」葉凡一把輕扯,不過,沒扯掉費蝶舞的拉扯。

「我爺爺是費青山,你敢說不是,不然,你怎麼有我家的項鏈?」費蝶舞怕葉凡不信,趕緊喊出聲來了。而且,立即從脖頸上取下了項鏈遞到了葉凡跟前。

葉凡剛才其實是裝的,倒也裝模著樣的拿起項鏈審視了起來,現跟費青山叫自己代送回去的那條一樣的,只是自己那條雕得有隻xiao鳳鷹,而費蝶舞的那條雕的是條xiao凰鷹。

「燕紅是你什麼人?」葉凡問道,口氣緩和了不少。

「燕紅是你能隨便喊的嗎?」費一度和費八度同時喊出聲來。

「燕紅是我nainai,她是……她是青山爺爺的妻子。」費蝶舞臉一紅,趕緊解釋道。

「嗯,看來你們真跟費伯父有親戚了。」葉凡點了點頭,看了看,說道,「這事晚上再說,我現在有事先走了。」

就在這時候,魯東風副局長開車過來了,老遠,頭伸出車窗喊道:「葉書記,省里的管副書記來了,點名要見你。」

「管一明,他見我幹嘛?」葉凡哼道。

「來者不善啊葉書記,你要早作準備,他那個樣子好像很生氣似的,兇巴巴板著個雷公臉,快要炸雷了。現在正坐在市公安局會議室里,何書記陪著他的。我也是偷偷chou空出來給你說叨一下。」魯東風有些焦急了。

「嗯!」葉凡冷哼一聲,看了看費蝶舞,上車跟著魯東風走了。

「管一明是誰?」費蝶舞轉身問一旁的費八度。

「我昨天晚上問過老管家,他說已經查過資料。管一明是粵東省分管黨群的專職副書記。在粵東這地兒,除了趙昌山書記,汪正錢省長,排在黨內第三的就是管一明了。

此人是粵東本地幹部出身的,京里什麼人支持他暫時不明。昨天聽說管一明的侄兒在東坡山莊被炸傷後又被魚桐市軍分區司令盧安剛給變成了廢人,不能人道了。

最後,聽說還是這位葉書記救出來的。不過,管一明今天下來,估計是來興師問罪的。

葉書記,有大麻煩了。」費八度嘆了口氣,自從知道葉凡可能是費青山的徒弟後,費八度對葉凡的態度大為改觀,無形中已經把葉凡當成了費家的親人了。

要知道,費青山雖說幾十年沒回費家了,但他那華夏六尊老大的地位卻是相當尊崇的。在費家的地位是除了老太爺費長天以外,費家在武功這方面的真正掌舵人。

在政fu官場一塊當然是現任的中紀委第一副書記費一桓了。費一桓說起來還是費青山的親弟弟,只是,費青山跟費一桓的歲數差了十歲左右。

目前費家人中,第一代就剩下費長天這老頭了。

第二代人中費青山是老大,費一桓是老二,後面還有三個弟妹,合起來費青山這第二代人有五個兄妹。

第三代人就是費一度這代人了,費一度是費一桓的第二個兒子,老大不會武。

第四代人是費蝶舞這一代了。實際上費蝶舞要叫費八度堂叔的,只是費蝶舞叫慣了,在si人場合都叫費八度『八度哥』的。而費八度也寵這個xiao侄nv,倒也沒計較這些。

「找麻煩,他敢!」費一度詭異的居然為葉凡講起話來。要知道費一度作為中紀委第一副書記費一桓的二公子,功力又高,平時,當然也是相當傲然的一個人。

剛才被葉凡一tui踢成這樣,這廝自然心裡不服。不過,現在也有些認同葉凡了。畢竟,如果葉凡真是大伯費青山的徒弟,那就是一家人了。而且,剛才聽蝶舞說是老太爺都認為他有七段的。

更何況,葉凡一tui能把自己踢成這個樣子,費一度心裡ting佩服的。葉凡能加入費家,那費家實力將會大增的。

「剛才有些奇怪,葉凡好像叫青山大伯『大伯』。怎麼可能,不是青山大伯的徒弟嗎?」費八度這時倒想起件事來。

「倒也有些奇巧,應該叫師傅才對的。」費一度mo了下下巴,也有些不解。

「難道他是……」費蝶舞突然想起什麼來,一臉的驚訝,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