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禁軍團長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禁軍團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禁軍團長

宋寧傑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吳明輝上台後就調整了幹部科的幾個科長人選,其它也沒什麼大動作。不過,我們區委裡頭幹部科有三位科長,全換成了蔡鴻生的鐵竿支持者。

這個本來跟我沒什麼關係的,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幹部科從來就是組織部的核心科室,像這麼重要的科室原來都是由除部長和常務副部長以久,穩坐組織部第三把jiao椅的副部長猴方冰同志在分管的。

而且,此人很可能會接替吳明輝的常務副部長一職,只是現在職位級別還沒明確下來罷了。

不過,吳明輝大反常態,把本來是猴方冰分管的幹部科三個科硬是從他手中分離了出來,劃拔到我的範圍來由我直管。」宋寧傑講到這裡口乾了,喝了口茶。

葉凡淡淡說道:「他是想挑起你跟猴方冰的衝突來個漁人得利是不是?」

「絕對有這個意思的,不過,吳明輝更鬼了。他明義上叫我分管幹部科三個重要科室,實則不然。」宋寧傑臉sè更是難看了起來。

「是不是全面把你架空了,而且,還是由幹部一科科長張勁帶的頭。」葉凡淡淡說道,猜也能猜出來,宋寧傑唉聲嘆氣的所在就在此了。

「嗯,明面上給了我這個排名最尾巴的副部長最大的權力,挑起了我跟猴方冰的戰爭。

實際上我是最沒權的,幹部科三個科長以張勁為,全是吳明輝的鐵竿,我的指示命令根本就沒人聽。

連開個會三人都是拖拖拉拉的,都要會議進行到一半後才來。我再也忍不住了,向吳部長反應了情況,誰知道還挨了他一頓子板子。說我這個領導沒有能力。

連自己的下屬的都管不了。你吳部長指使著張勁為難我,叫我怎麼做?後來我找到了梅副書記,他是區里直管組織工作的專職副書記。

不過,他表情冷淡,哼聲說是為了給我提上去,連他都得罪了吳明輝什麼什麼的,這事他幫不了我,叫我回去找吳明輝。

而且還冷冷的諷刺我說——你那個親家不是很能耐的嗎?有本事叫他擺平就是了?」宋寧傑說道,有些憤憤然,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你也知道,說實話,以前組織部的老領導在時對我還行,不過,老領導退休了,現在講話還有誰理他。

所以,我也不怕丟醜了,現在在組織部就成了一擺設,張勁跟吳明輝有親戚,這幹部科,儼然他才是大當家,另外兩個科長只聽他的。而他,當然聽背後人吳明輝的。

我並不是想爭什麼權,只是連基本的面子都不給了,太氣人了。吳明輝不管,梅從雲冷冰冰諷刺著,心裡著實有些難受。我沒用,丟了親家的臉。」

「吳明輝是沖你來的,他認為你搶了張勁的位置,而且,也是做給梅從雲看的。梅從雲是奔我來的,是要讓你涼快著讓我看看,呵呵,有意思。」葉凡反而淡淡的笑了笑,轉爾問道:「朝陽區區委書記和區長都是誰?他們都有些什麼關係糾葛?你要詳細說給我聽聽,也許能從中撿出一條道來。」

「區委書記叫呂勃全,區長是鞏凡,黨群書記梅從雲,副書記曾良,副書記費一起。常務副區長6世勛,組織部長吳明輝……總共有12個常委。」宋寧傑倒記得很清楚,不虧是搞組織工作的。

「說說他們的關係。」葉凡點了點頭。

「他們的關係,說起來我當然不可能知曉他們內部關係了,只能是xiao道消息聽到的一點說說一下了。畢竟我的職位級別太低了,接觸不到較中心層面的東西。」宋寧傑面有愧sè說道。

「聽來的就聽來的,先說說。」葉凡繼續問道。

「呂勃全書記這個人口碑很好,跟區長鞏凡的關係明面上應該還不錯,沒傳出很大的兩人有什麼矛盾的事來。倒是梅從雲仗著有京城老梅家撐腰,有些盛氣凌人。」宋寧傑因為級別太低,根本就提供不了那個層面的有關消息。

葉凡有些失望,淡淡說道,「那就這樣吧,有空了我會去了解一下,你也別急,反正級別職位上去了,他們能cao控一時,絕不能bsp宋家人怏怏著走了,宋倩倩有些不好意思,說道:「二哥,又給你添麻煩了,這事估計很難,沒辦法就算啦。反正哥的級別職位上去了,工資也拿到手了,至於分管工作的事,以後慢慢來。」

「事肯定是要辦的,慢慢來。不過,梅從雲要看我笑話,這個,是不能忍的。做人要有原則,有人要朝我們下手,我們當然也要反擊。太弱,太軟只會更進一步被別人欺負的。」葉凡點了點頭,剛躺下,居然接到了費一度電話,邀請他到『金都娛樂世界』坐一坐。

葉凡聽了後略一沉yin就答應了,正想了解朝羊區的事,費家人也許知道一些這方面的有關消息。

金都娛樂世界當然就是有錢人的天堂了,裡面什麼娛樂設施都有,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辦不到。

即便是你要一個外國大活人,他們也能幫你挖來,前提是你能付得起這個價碼。

一座很大的娛樂城,奇怪的是並沒有葉凡想像中的嘈雜感覺。環境優美,猶如在逛蘇州園林,而且,偶爾才會傳來一點音樂聲音。

看來,金都娛樂下了大本錢的,包廂什麼的全有高檔隔音裝置,互不干擾,難怪消費也是驚人的高。

到了地兒,才現費一度並沒有包下包廂,而是在一個很大的酒吧大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