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喬遠山有點鬱悶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喬遠山有點鬱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喬遠山有點鬱悶

說起來,唐浩東還是很注重親人的。這個弟弟,也是他一直照顧著上位的。當然,唐林也不是阿斗,自身能力過硬也是一個重原因。

「我知道了哥,就是他對那個叫葉凡的同志講的話。我琢磨了好幾天,覺得他肯定認識葉凡,而且,還留有一些印象。

所以,我偷偷叫人查過葉凡的來歷,現此人出身普通,跟京城一些大家族根本就沒什麼關係。

而且,他不可能有機會見到主席的,所以,這個,我覺得有些搞不懂。

更令人奇巧的是黨校領導居然叫了葉凡當副班長,他只不過才到副廳級罷了。

在我們這個班裡,他屬於墊底的角sè。」唐林現在用詞注意到了,不敢再講『詭異』,而且了搞不懂。

「嗯,你能注意到這些細節,很好,說明你成熟了。不過,主席的心思你別去1uan揣摩,自已干好自己份內的工作就是了。

目前來說,你要搶眼的表現自己,爭取拿到『特別優秀』這個等級。這次的提高班不但組織部相當重要,就是中央也想看看提高班的表現。

他們想以此為模式,以老帶新,以經驗豐富的同志帶動下一級官員。試驗成功的話以後還有可能會推廣的。」唐浩東慎重的jiao待道。

看了弟弟一眼,又說道:「當然,主席留有印象的人,說明此人肯定有著令主席留印象的原因。你查不到什麼,那並不代表什麼?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

「我知道了,哥,我會試著跟他接觸的。」唐林點了點頭。

「嗯……」唐浩東點了點頭,其實,葉凡的來歷他早知道。作為共和國未來的接班人,儲君,鎮主席當然會透底子的。雖說時間還有幾年,對於特勤a組這個秘密部mén,已經開始由唐浩東在關注著逐步滲透了。

「這xiao子,到底怎麼回事?」喬遠山坐在沙上,有些納悶。對面坐的是大哥嶺南大軍區司令員喬橫山,剛從嶺南回來。

「怎麼啦遠山,到底誰惹你氣悶如此,哈哈哈,想不到堂堂的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喬遠山大俠也會被人氣悶成這個樣子,那個傢伙是誰?不簡單的啊!」喬橫山爽朗的笑了,居然嘲笑起親弟弟來。

「誰敢氣我爸,我去教訓他一頓,哼!」喬遠山的二兒子喬青陽故意噴嘴道,當然有玩笑xing質了,還裝象樣子握了後拳頭。

「教訓,就你xiao子,還不夠別人一巴掌的。」喬遠山看了看兒子一眼,沒好氣哼聲道。

「爸,我就這麼差嗎?你看看,你兒子正當年,不過2o來歲,現在已經是總參的中校參謀了。前次叫你給我們領導說說,你不肯出手,我不是照樣子升了,少校到中校,嘿嘿。還不是手到擒來,輕鬆搞定。」喬青陽略顯得瑟。

「得瑟什麼?人家還不是看爸面子上,你以為你有多少斤量,總參領導會拿正眼瞅你一眼才怪?整天就知道開著車子兜風,耍酷稱雄。真把自己當太子爺啦,給你說,京里的太子爺多著,你,只能算是二流貨sè。要是平時練練擒拿搏擊術,看看軍事地圖,多學點,多看點,多問點長些見識多好。」一旁的喬圓圓沒放過二哥喬青陽的打算,立即在一旁劈頭蓋臉的潑了一盆冷水。

「妹子,你也這樣說過,你以為你心中那個傢伙厲害了是不是?厲害個屁!沒有了我們老喬家幫襯著,那傢伙能到正廳就燒高香了,顯擺個啥?還玩酷而橫,我看他們螃蟹還差不多。」喬青陽不服氣了,不知道喬圓圓在家裡得寵,不敢沖妹子撒氣,結果,只好轉移目標,xiao葉同志成了可憐的替罪羊。

「你,這跟他有什麼關係,你又胡扯蛋了。」喬圓圓被氣著了,想到老頭子對葉凡的態度,心裡頓時有股子酸澀。

「怎麼不能扯,你不是整天誇那傢伙牛bi嗎?什麼一個普通家庭出身的同志現在是共和國最年輕的副廳級幹部之一。什麼人家ting有兩手的,就連哥也被他壓得說不出話來。我看未必,不就一個xiao副廳嗎?」喬青陽難得找到一個人撒氣,此刻更是昴足了勁頭,差點把葉凡同志貶得一文不值了。

說起來喬青陽心裡也有鬼的,因為,這廝圈內多個大家族的公子大少在看過喬圓圓後那都犯sao包熬得睡不著了。自然是因為喬圓圓太美的緣故了。所以,那些個太子爺們一直在喬青陽耳旁嘮叨,無非還不是想喬青陽牽線搭座橋什麼的雙方認識一下。

不過,喬圓圓一根筋只認葉凡。根本就不賣賬。喬青陽因此還被圈內朋友取笑過,說他一個大老爺們,堂堂政治局委員的兒子居然連自己的妹子都管不了什麼的。

這廝自然火大了,可對喬圓圓又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他知道妹子練過,用拳頭的話估計自己會立即成為沙袋子。

因為,xiao時候哥哥喬報國可就是一個活例證。有時還會被圓圓揍得鼻青臉腫的。而自己,雖說xiao心著,但也演過幾回豬頭相的。對於妹子,又不能玩yin耍辣的。

「不就一個xiao副廳嗎?xiao兔崽子,你去nong個xiao副廳來給我瞧瞧。人家哪,就是比你強。你看看,人家比你大多少,人家是副廳級了,而且,是自個兒搞上去的。」喬遠山突然開口了,給了二兒子喬青陽一個板栗。

「我看不出他什麼比我強。」喬青陽見大伯在場,知道老頭子不會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