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妹子讓你當一回將軍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妹子讓你當一回將軍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妹子讓你當一回將軍

「是很詭異,這麼重要的名額趙昌山不給趙家的人,怎麼肯給一個外人。」喬遠山喃喃道居然也有些疑huo不解了。

「人家葉凡有能耐,88慘案就是他破的,還受到過總理褒獎。」喬圓圓在心酸的時候還不忘給葉凡bang上幾句,真是用心良苦。

「那是他的本職工作,有什麼能耐的。再破不了案子,頭上帽子就飛了。還不是為了帽子,別以為他有多高尚。圓圓,你都快23了,怎麼還是那般的天真?」喬遠山皺了皺眉頭,斜了nv兒一眼,沒好氣,哼道。

「呵呵,我可是聽說開學那天鎮主席還誇了他的。」喬橫山消息靈通,笑道。

「我正為這事納悶,那傢伙怎麼可能見到鎮主席。不要說他,就是你我想見主席一面都要提前好久申請,而且,能否見到面還難說。」喬遠山又想起了氣悶的事。

「遠山,有些事不能以常理去推斷,也許,某個偶然機會下主席si訪,給他碰見了葉凡也難說。至少一點可以說明,他傢伙在主席心中留有一點淺淺印象的。別xiao看這點點印象,對體制內的官員來說,印象就等同於提拔的機會。而且,我總覺得鎮主席會停下腳步,不光是隨口問兩句那般簡單的吧?」喬橫山知道葉凡特勤a組的身份,所以,不好點明,只好隱晦地提示弟弟喬遠山了。

「也許是吧,當時鎮主席有說到他年輕就到了副廳級,哥,我當時心還是相當緊張的。

他那個副廳級級別職位可是我給硬提拔上去的,當然,是國防部的李老的話。

李老此人我也看不透,他只不過是國防部副部長,怎麼也是軍委委員,而且,好像鎮主席對他相當的好。

隨時可以出入中園海。就是你我也要特別批准才行,李老好像有特權,隨時可以去,他的通行證是永久的是不是?」喬遠山有些納悶不解。

人家當然可以去了,以前傳說是貼身保護前幾任主席的高人……喬橫山心裡當然明白著,嘴裡卻是說道:「正常,你這件事處理很好,李老的面子一定要給。此人可能有著特殊能力,所以才能受到主席器重的。」

「嗯……」喬遠山瞬間明白了,臉sè頓時變了變,轉爾,問道,「李老怎麼會叫葉凡去魚桐?李老怎麼可能認識葉凡,這個奇怪了?」

「呵呵,葉凡有能力,李老估計是想讓他去魚桐,為的就是88慘案,那傢伙還真不癩,真的破了案子。而且,現在看來,好像還受到了趙昌山器重。

當然,老趙同志肯定沒安什麼好心的,提拔重用葉凡,無非是想把他打磨成一把更鋒利的刀,用來給他在粵東掃清障礙罷了。

而且,我估計老趙同志肯定會給他安排一個好去處。現在的葉凡,聽說腦mén上貼了個『趙字』,估計,這個也是老趙家的yin謀手腕。

葉凡雖說家世普通,但他的能量在同輩人中,稱得上傑出。你沒看到,他那些朋友,個個都有份量。

人以類聚物以群分,人家為什麼願意跟他作朋友,個中,肯定有原因的。人格魅力是一個,其它方面就頗為複雜難琢磨了。」喬橫山畢竟hun跡官場多年,那雙眼,也不會差的。

「也許是吧。」喬遠山點了點頭,喬圓圓偷偷溜到了外邊,直接電話掛到了葉凡處。

「葉凡,最近在魚桐過得好嗎?」喬圓圓很聰明,倒是先考驗起葉凡來了。如果葉凡撒謊,喬圓圓可就真要成河東獅。

「呵呵,在魚桐還行。不過,我現在也到京里了,去黨校學習。剛開學,忙得很,所以就沒找你了。」葉凡心裡一動,喬圓圓突然來電話肯定知道了什麼。

那天開班儀式上鎮主席對自己的xiao誇獎估計上見報了。而且,即便是不見報,喬遠山那天親自來過,肯定告訴了圓圓,再打馬虎眼的話可能會惹得xiao綿羊成河東獅的。

「哼,是不是跟那個趙四hun在一起?」喬圓圓根本就不理某人的瞎話哼出聲來。

「趙四,沒見過,這幾天在黨校都沒出來的。考試過後又逛了黨校,想不到環境還真不錯,有古代園林風格。」葉凡是趕緊轉移話題想把喬圓圓繞走,玩的自然是張教主的乾坤大挪移之術了。

「辜切相信你這鬼話了,你現在在哪裡?」喬圓圓哼道,倒也放鬆了一些心思。

「在紅葉堡,要不,你也過來,咱們晚上共進燭光晚餐,然後開展一些必要的活動?」葉凡乾笑了一聲。

「啐,sè鬼!沒個正經的。」喬圓圓臉一紅,哼了一句,不過,轉爾又說道,「行,燭光晚餐你準備好,我就到。其它活動,你想都別想。」

「那,很遺憾,就先進行燭光晚餐了。」葉凡有些失落,有些jing蟲上腦,在心裡幻想著喬圓圓衣裙下那身子肯定噴火,不由得不雅的吞了吞唾沫星子。

這一切,古邦自然會打理好的。

晚上五點左右,喬圓圓一身素潔的白sè連衣裙到了紅葉堡,葉凡一看,還ting了tingxiong,略顯得瑟說道:「來,挽上我的手。」

「德xing!」喬圓圓斜瞄了某位得意的同志那猥瑣嘴臉一眼,還是伸手挽了過去。

「噹噹當……當……噹噹……當……」某位無恥的同志居然在嘴裡念叨起了結婚進行曲,喬圓圓臉兒更紅了,奇怪的是並沒吭聲,居然溫柔給某位有不良想法的同志牽著往廳里走